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六章 热痰
    威灵克迈出的脚步很有节奏,每一步都会让他的身上披上一层光辉。

    妙俊风轻蹙眉头,他不想威灵克把仪式进行完,可内心的自尊和好奇心,又强行让他立在原地,想要去见识这从未见过的招式。

    “嗡”的一声,在威灵克的身上升起了一道金色光罩。这层光罩像是一件柔软的纱衣,轻披在他的身上。

    “我以首席圣骑士的名义向你发起挑战,看招!”威灵克先向妙俊风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随后,毫无征兆的向他挥出了自己的右拳。

    在他的拳头上,金色的光泽不断闪烁,像是黄金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璀璨的光芒。

    妙俊风没有躲闪,往前迈出一步,身体一错,给他还以一击铁山靠。

    就在妙俊风的肩膀要撞到威灵克身上的时候,威灵克左脚一点,以巧妙的力道让自己的身体避开了妙俊风的肩膀。

    第一回合的较量,双方都没有让对方受伤,但却让彼此感觉到了对方战斗经验的丰富。

    “哈!”威灵克刚站稳身形,便向妙俊风打出一个金色拳印。

    妙俊风返身后退,双手不断游走,演化出一个黑白阴阳太极图。

    “咣”的一声,拳印带着刚劲砸入了太极图中。不过,它没有按照威灵克设想的那样,冲破太极图,砸到妙俊风身上。而是随着太极图的旋转,威力不断变小,直至化成一个光点,消失在太极图中。

    “我以圣光驱逐黑暗,我以圣火温暖世间!”威灵克丝毫不给妙俊风喘息的时间,短暂的咏唱后,朝妙俊风释放出了圣术。

    柔和的光芒任凭妙俊风如何移动,都能精准无误的把他笼罩在光柱内。

    一簇簇金色的火焰在光柱锁定妙俊风后,从虚空中不断流出,用一种柔和的灼烧之力,开始对妙俊风进行无情的焚烧。

    妙俊风的衣服在沾到圣火后,“呲啦”一下,顷刻间化成飞灰。之后,金色的火焰从柔和中走出,转眼间变成洪水猛兽,把妙俊风一下子包裹起来。

    威灵克在见到此番景象后,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就算妙俊风本事通天,也禁不住圣火的灼烧。

    当然,身经百战,谨慎有余的他没有因为这样就撤去一身的警戒和防御。不到最后关头,他决不允许自己掉以轻心。

    处于圣火灼烧下的妙俊风没有威灵克心中想的那么不堪。拥有地火的他怎么可能会被这种低等级的火焰烧伤呢?

    虽是圣火,但也只是威灵克口中的圣火,并非是真正的圣火。

    圣光的作用是锁定自己,限制自己,净化自己。圣火的目的是焚毁自己。

    可如今,这两样对自己都没有。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做出反击,是因为自己想要对它们好好的研究一番,从中寻找出光明法则和火焰法则的共性。

    “总不能光着和他战斗吧!趁着火焰活跃,给自己炼套战甲吧!”妙俊风的想法若是让威灵克知道了,绝对能喷出一口老血。

    想到就去做,妙俊风在圣光的沐浴下,在源源不断圣火的补给下,开始了自己的炼器。

    他的动作在外界看来,像是在做最后的挣扎。身体僵硬,保持着一个姿势动也不动。本可以发出声音的咽喉,在圣火的灼烧下,失去了原有的功能。

    威灵克感觉到了从教堂走出来的一行人,他头也不回的说道:“这就是对罪人的惩罚。你们要好好看看,把这副景象永远的留在脑海里。”

    吉尔教皇在见到这一幕后,小腿一颤,差一点就要往后倒去。幸好米修斯站在他身后,眼疾手快的把他托住。

    “教皇陛下,我们要相信他。眼前见到的景象不一定是我们心中想的那样。只有到了最后,我们才能给一个人或者一件事定性。”

    “谢谢你,米修斯。若是没有你,说不定在威灵克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把皇冠摘给他了。”丘尔教皇诚实的说道。

    “教皇陛下,曾经的我和您差不多,也因此受到了主的惩罚。这一次,主之所以没有选择我而选择您,我想他是想让我在您的身上看到以前的自己,想通过您,让我修正自己。

    教皇陛下,现在的您不管遇见什么事,都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您是主钦定的人选,若您轻易的就将皇冠送出,那等于是把主的信任和垂爱也转手送给了别人。”

    “好,你的话我记住了,我会努力提高自己,摆脱懦弱,成为真正受人尊敬的教皇。”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威灵克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得僵硬。就算被圣火灼烧,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也应该化成一堆灰烬了,为什么那个人还保持着这个姿势呢?

    再有从圣光和圣火中传来了令自己感到陌生的强大力量。这不是一个人该拥有的,类似挂在自己腰间的圣剑。

    “难道他没死?他在借圣火炼器?”威灵克死劲的晃了一下脑袋。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想到那方面,实在是太可笑了。

    然而,他这边刚想完,那边的圣光光柱就出现了“咔擦”声,圣火也是变得紊乱起来。

    “嘭”的一声,火光四射,烟尘四起。妙俊风站立的位置瞬间消失在人们的眼中。

    当一切平复后,一位身穿金色战甲的英俊青年,拖着黑色的长发站在大家的眼前。

    “威灵克,圣火的威力有待提高。若是能提高那么一点,我炼制这身战甲也不用花那么长的时间。”

    妙俊风话不惊人语不休。在场之人,凡是听到他这句话的,无不目瞪口呆。至于威灵克,更是被内火一熏,一口热痰“噌”的一下就堵在了他的嗓子眼。

    “咳咳咳...”一阵猛烈的咳嗽,威灵克面红耳赤,好不容易把这口呛住自己的热痰给咳了出来。

    “妙俊风,你该死!你竟敢用圣火来炼器!你这是对圣火的亵渎!”威灵克目露凶光的对妙俊风吼道。

    “我呸!别动不动张口闭口就是亵渎。你释放出的圣火,也能配称之为圣火?也就是比普通火焰稍微强那么一点。

    威灵克,你口口声声说你热爱圣庭,这里是神的国度。那么,刚才,是谁允许你往地上吐了一口热痰?难道这就是身为首席圣骑士该做的事吗?”

    妙俊风的话让火气刚平息下去的威灵克又有了怒火冲天的感觉。隐隐的似乎又有一口热痰即将堵到他的嗓子眼。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