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八章 自焚与救赎
    绚丽的紫光在半空中绽放,威灵克的身姿在紫光的衬托下,显得出尘,妖异。

    妙俊风不会像他那样爱显摆,轻飘飘的徐徐而上,没有一点吸引人之处。

    “妙俊风,天使的力量不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想象到的。天使的一根羽毛就能压塌一座高山,一指圣光便能射穿地面,直达地心。”

    “威灵克,你不觉得现在的你更可笑了吗?你原先身为人类的优点全都被禁锢,放大的都是自身的缺点。

    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主的忠实仆人,可你真的知道主需要你做什么吗?或者说他希望你成为什么样的人?”

    “哼!区区一个卑微的人类,你没有资格来谈论主,来谈论高贵的天使。既然你急于求死,那我就成全你。”

    “哗啦啦”的紫羽漫天飞舞。灵动轻巧的它们像是活泼的精灵,把异度空间的舞蹈带到了这里,毫无保留的展现给阳世间的凡人。

    紫色的雾霭和火焰,点点跳动,朦胧中不失神秘之美。

    “咻咻咻”的紫光流动,漫天的紫羽像是受到了惊吓,同一时间,同一方向的向妙俊风急冲而去。

    “在我面前玩光和火,这不是找虐吗?”妙俊风心里偷乐一声。

    地火的力量被妙俊风心念调动,红蒙蒙的火光像流淌的溪水一样,在金色战甲表面静静流淌。

    银色的雷光化成一双洁白的手套,无比醒目的被妙俊风穿戴在手上。

    妙俊风在紫意盎然的世界里移动了身体。他动作很慢,显得很沉。身上的气息也给人一种迟暮之感,似是已到耄耋之年的老者在那里打着那个年纪该有的拳法。

    他每一拳都充满了自然的韵律,每一步都会让人觉得无比真实亲切。

    整齐有序的紫光在妙俊风双拳的舞动下,有了焦躁的表现。一部分绚丽的紫光开始不听从大部队的调遣,随同妙俊风拳风和掌风的移动而移动。

    紫色的火焰紧随其后,它们比紫光更直接,像是找到了另一个新家,不断地向妙俊风铠甲表层蜂拥而去。

    威灵克站在妙俊风对面,眼睁睁的看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在自己的眼前发生。他不愿相信这是事实,这绝对是妙俊风用了障眼法,遮掩了实际情况。

    “嗖”的一声,一柄紫色光刃被威灵克狠辣的掷向了妙俊风。若是障眼法,那这柄光刃将会让事实还原,让妙俊风狼狈的站在自己的眼前。

    “咦?这么好的切菜刀怎么能乱丢呢?要是砸到小朋友就不好了。就算砸不到小朋友,砸到那些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

    妙俊风右手抬起,很轻松的就将朝自己射来的紫色光刃抓在手中。

    “咔擦”一声,他用力一捏,光刃如风化的岩石般,一点点的消失在紫色的火光中。

    “竟然是个伪劣产品,实在害人不浅,幸好是被我发现了。若是让别人带回家去,岂不会害人家饿肚子?”

    妙俊风的言语和动作,让威灵克的身体,快频率的颤动起来。这是上门打脸的节奏,是直接挑明的羞辱。

    “感谢你们的配合,可以散了!”白鹤亮翅下的妙俊风,玄妙的一震,令紫意盎然的光芒和火点顷刻间消散无形。

    “妙俊风,你很好。你有让我正视的资格。没想到啊!你还真是深藏不漏,实力已达到你们东方修行体系中的神境。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猖狂了吗?”

    最后一声,威灵克是咆哮出来的,如同一只陷入疯狂状态的雄狮。冲天的紫焰再度燃起,宣示着他内心的滔天怒火。

    相对于威灵克的癫疯,妙俊风却显得相当平静。他不急不慢的说道:“威灵克,你似乎弄错了两件事。

    其一,我有必要让你正视吗?说句实在的,之前的你在我眼中只是配菜,现在的你到有点主菜的味道了。

    其二,我猖狂吗?我似乎一直很低调,真正猖狂,不可一世的人是你而不是我。”

    “哼!牙尖嘴利。就先从你的嘴巴开始,我要让你知道生不如死的滋味。”威灵克羽翼一展,向妙俊风劈出四道光刃。

    这四道光刃可不再像之前那样软绵绵。每一道光刃中所含的力量,足以让一座中等城镇迅速沦为一座废城。

    光刃速度很快,转眼间就来到了妙俊风眼前。

    “噌噌噌噌”的四道震动声,齐声在妙俊风耳边响起。之后,强大的束缚之力在妙俊风双腕和双脚上,显化成了四条锁链。

    “镜花水月!”

    妙俊风还是那个妙俊风,但真实的妙俊风已遁入虚无世界。

    “噗噗噗噗”的四下劈砍声,妙俊风的手臂,双腿,头颅和身体四散分离。

    然而,四散的躯干在转眼间就化为了虚无,没有留下一滴血。

    “明镜止水!”

    妙俊风的声音在威灵克的身后响起。当他想要躲避的时候,闪烁着银色光芒的拳头像是算准了他要闪避的路径,一拳轰了上来。

    “嘭”的一声巨响,威灵克被妙俊风一拳轰飞而出,向后滑行数十米。

    “妙俊风!”威灵克再度咆哮起来。此刻,他身后的紫焰化成漫天的紫色箭矢,向妙俊风夺命飞射。每一根紫色箭矢在飞行途中,都带出一道紫痕,灼烧空间。

    “呼呼呼”的黑白火焰在妙俊风掌中燃起。伴随着他双掌的挥舞,一黑一白的两条巨龙在空中由小变大,由弱变强,最后,一左一右的把妙俊风守护在中间。

    黑白双龙支起的防护罩隔绝了紫色箭矢的攻击,让妙俊风站立的区域成为了一方净土。

    等到紫色箭矢的攻击结束,妙俊风心念一指,让黑白双龙龙尾一摆,朝威灵克一扑而去。

    “妙俊风,身为圣骑士的我对屠龙可是很在行的。即便这不是真正的龙,我想屠起来的感觉应该很爽!”

    圣剑的金色光辉和威灵克身上散发出的紫色光辉交相辉映,别有一番景致。可在这绚丽的景致中,一正一邪的两股力量反复争斗,想要争夺对威灵克的控制权。

    “噌”的一声剑鸣,圣剑的剑光化成一把参天巨剑,向黑色巨龙的龙头斩下。

    “噌”的又一声剑鸣,第二道剑光自下而上带起一抹紫色的韵味,像是要将白色巨龙一剖为二。

    “生死阴阳化混沌!”妙俊风手印一结,凌空射出一道鸿蒙光束。

    “昂”,响彻天地的龙吟声,使得天地间下起了一场倾盆大雨。

    云从龙,行云布雨对神龙来说那是家常便饭。可在西方,他们看来这是相当神奇的,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恶龙似乎只能喷火,喷水的很少见。

    大雨持续了一分钟。一分钟后,彩虹在天空中升起,祥云在天空中飘起。一条威武的金色神龙前掌嵌合着圣剑,龙尾扫扶着紫光。

    “哈哈哈,没想到你对我这么好,真的送来一条神龙!好!今天,我就当着你的面,把这条龙斩于我的剑下。”

    威灵克羽翼一扇,化作一闪即逝的流光,朝金色神龙飞冲而去。

    没有一点声音发出,金色的圣剑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一劈而下。

    “叮”的一击刺耳声,圣剑与神龙的龙爪擦出了激烈的火花。

    “嗯?为什么?”威灵克自言自语了一声。

    “废话!圣剑中蕴含圣剑意志,他不愿也不可能被黑暗力量掌控!”妙俊风隔着一段距离,朝他大喊了一声。

    “为什么你什么都知道!我才是世间最强的存在!”威灵克强行将堕天使之力注入圣剑。

    “嚓嚓嚓”的声音响起,圣剑对外来之力进行了强烈的抵抗。

    “啵”的一声,金色的剑气参杂着神圣的祝福之力,朝手握圣剑的威灵克一斩而下。

    “呲啦”一下,威灵克身穿的神圣铠甲被劈开了一条裂缝。紧接着,“啊”的一声惨叫。威灵克持剑的手掌变得血肉模糊,圣剑以其方式遁离了这里,不知所踪。

    “该死的圣剑,别让我知道你藏到哪儿去了,不然,让你好看!

    还有你!妙俊风,这一切都拜你所赐。圣剑陪伴我几十年,就是因为你的出现让它对我产生了间隙。在我寻到它之前,你必须要为此事付出代价!”

    “哎!闹剧也该结束了。你比我想象中弱多了。堕天使的力量应该不仅仅只有这点。看来你没有得到路西法的认可,他只是把你当成了消遣的玩具!”

    “不!路西法大人是不会这样对我的。在他心里,我是他最骁勇的战将!是阳世最好的代言人!”威灵克的额头上,伴随着他这些话的喊出,长出了弯弯的犄角。

    “喂!下面的人能听得到我与他之间的对话吗?听到的话就请你们举起手,给我一个回应!”妙妙俊风朝下面呐喊一声。

    片刻后,站在下方的圣庭人员一个个的把手臂举了起来。他们真的不敢相信,身为圣庭首席圣骑士的威灵克,竟然当众承认自己是撒旦的人。

    “你们都该死!”威灵克抬脚一跺,将满腔的怒火发泄到了下方举手人群的身上。

    “咚”的一声巨响,紫色的火球像是一颗坠下的流星,携带毁灭之力,无情砸下。

    “啦啦啦”,清脆的童声响起,一双散发着莹白色光泽的手掌穿越时空,在圣庭上方破空而出,一把朝那坠落的火球抓去。

    “噗呲”一声,威力巨大的火球没有掀起一点浪花,被大手一把抓灭。

    “啦啦啦”,清脆的童声再度响起。大手缓缓的在空中消失,没有过多停留,更没有像大伙心中期望的那样,把威灵克一巴掌拍死。

    威灵克的身体再次抖动起来。这一次他不是愤怒,而是害怕。这股力量让他混乱的意识有了一丝清明,认识到如今的自己究竟犯了怎样的一个大错。

    这个错误不是靠忏悔和赎罪就能挽回的。这是本质上的转化,是对主的背叛。

    “威灵克,该结束了。看样子你也清醒了一点,但这改变不了你最后的结局。既然爷爷不忍心下手,那就由我来充当这个刽子手吧!”

    “嗯?”威灵克愣住了。很快他用一双复杂的眼神看向妙俊风,晦涩的说道:“妙俊风,从一开始你就提过爷爷这个词。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原来你才是主选中的人,你才是主在阳世间的代言人。

    主的胸怀和境界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主,而不是由我内心幻想而成的主。

    妙俊风,这一战,你赢了,我输的心服口服。趁我还有理智,我必须要为圣庭做点什么。

    不管你们怎么想,我对圣庭是充满感情的,我对主的追随是坚定不移的。”

    “呼哧”一下,狂暴的紫色火焰自威灵克身上窜出。火势很迅猛,让妙俊风来不及去救他。

    “哎!你这是何必呢?留着有用之躯难道不好吗?以这种方式进行忏悔和赎罪,就算你的灵魂到了天堂,爷爷他也不一定会原谅你啊!

    说不定你这边刚走,那边路西法就来接你了。我觉得路西法会这样干,这是他给我的感觉。”

    “淅沥沥”的声音响起,金色的能量化成蒙蒙细雨,普降在圣庭的大地上。

    这是威灵克的自我救赎,也是他对圣庭养育栽培之恩的回馈。

    金色能量不会被人吸收,只会润物细无声的去滋养这片大地。他知道,之前的战斗从这里抽走了众多的信仰之力。

    没有自己的回赠,信仰之力也能够恢复,但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有了自己的回赠,不说一时半刻,至少,在短时间内,圣庭的信仰之力将会恢复如初。

    威灵克是自己的敌人,但他最后的做法让自己感到肃然起敬。为此,妙俊风朝他消失的地方深深地鞠了一躬,以示自己对他的尊敬。

    “俊风,圣庭又欠你一次。你可不能让我们欠的太多,我很担心我们还不了。”米修斯在妙俊风回到地面上后,第一个走上去和他打起了招呼。

    “我们之间还计较这个吗?再说了,爷爷的事就是我的事,不存在谁欠谁。”妙俊风回答的很干脆,这话也让米修斯感到很开心。

    “爷爷?妙俊风大人,您口中所说的爷爷真的是仁慈的主吗?”丘尔主教走过来,怀着郑重的神情问道。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此话一出,丘尔教皇和米修斯的脸上露出一抹尴尬之色。他们对妙俊风这种跳脱的性格真是没法子。也许此事的答案也只能去问仁慈的主了。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