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四章 罗家三代
    “妙俊风,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吗?你就不怕在史书上留下惨败的一笔吗?”罗乾坤一边用言语争对妙俊风,一边暗中向皇宫深处传去了求救的信号。

    罗乾坤的小动作瞒不过妙俊风的神识,但妙俊风不想揭穿他。若是能把所有的大鱼都引来,也省得自己再去一个个的找寻了。

    “惨败的一笔?难道就因为把修罗皇朝给覆灭了,我就成为了罪大恶极的大魔头?罗乾坤,你的思想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幼稚了?

    历史潮流浩浩汤汤,顺势者昌,逆势者亡。你本来站在我这艘顺势的大船上,可以安享晚年,可以保住修罗国。

    但你做了什么呢?为了不着边际的野望,硬是从我这艘大船上跳了下来,上了一艘逆流而上的破船。不仅如此,你们一家甚至还将这艘破船当成至宝。

    哎!罗乾坤,你换位思考下,倘若你站在我的位子上,你会如何对自己呢?”

    罗乾坤被妙俊风说的不吭声了。他把目光转向了孤独乘风,向他递去了求助的目光。同时精神传音道:“乘风,你我在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等他把我们修罗皇族一锅端了,下一个要对付的人便是你。

    与其一个个的被杀死,不如我们联合起来对他进行反围杀。父亲和爷爷即将赶来,凭借他们的修为,我们足以把他镇压。

    乘风,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男子汉大丈夫,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想要成就一番霸业,没有敢于拼搏的心是不行的。”

    孤独乘风也许真的是被妙俊风吓得六神无主了,此时的他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完全是一副你说什么我就干什么的样子。

    “好!那我们就说好了,等我们三个一起出手的时候,你看准时机,给他来一个致命的偷袭。”

    破空声响起,两道身影联袂而来。一个黑发长须,一个白发长须,两个人的年纪看起来都四五十岁,但实际年龄恐怕已有上百岁。

    “父皇,爷爷。”见到他们二人遁来,罗乾坤的脸上立刻洋溢出喜悦的神色。

    “罗乾坤,你的修为是神境小成,你的父亲是神境大成,你的爷爷是神境圆满,半只脚迈入了圣境。

    怪不得以往皇庭不敢对你们大举用兵。原来问题的症结在这。可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在出现王族叛乱的时候,这二位为什么没出场呢?”

    “放肆!修罗皇族岂是你一个小辈可以随意议论的!早就听阴阳说起你的事迹,但在老朽看来,你始终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没有一点远见。”

    “罗混沌,你别以为起了个混沌的名就有了混沌的能耐。在我看来你不是混沌而是馄饨。”妙俊风对罗混沌伸出食指,慢慢的摇了摇。

    “孽障!拿命来!”罗混沌的脾气很火爆,抬手就向妙俊风抓来。

    他的手掌在妙俊风眼中不断放大,丝丝火焰在他的手掌周围不断燃起。大有要用掌中火焰炙烤妙俊风的迹象。

    “老匹夫,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是病猫啊!”妙俊风火了,反手就是一巴掌。

    他打出的光印很朴实,等同于他实际手掌大小。可就是这不对等的大小,刹那间洞穿了罗混沌的手掌,在他手掌还没留下鲜血的情况下,“啪”的一声,响亮的打在了他的脸上。

    全场皆惊,孤独乘风背后凉气直冒。神境圆满的大能在妙俊风面前如同孩童,这样的仗怎么打?让自己去偷袭,不是找死吗?

    于是乎,孤独乘风很没义气的化作一抹遁光,向皇庭皇域的方向逃了回去。

    “你这个没骨气的小人!”罗乾坤在见到孤独乘风逃走后,心里是千万个恨啊!

    不管是妙俊风还是对孤独乘风,罗乾坤的心里都是恨意滔天。但相对于妙俊风,罗乾坤对孤独乘风的恨更上一层楼。

    这个畜生,不仅拿了好处,就连宝贝女儿都**于他。可他呢?在自己遇到生死危机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把罗娇给推了出去,现在,更是在答应自己要求后,果断地选择最佳时机,一路逃遁。

    假如今天自己没有死,孤独乘风的命自己一定会去收取。会让他在痛苦的折磨中慢慢死去。

    “好了,收起你的目光吧!他已经走远了。你还是多考虑一下自己吧!不过,我可以答应你,等踏平修罗皇族后,孤独乘风的命我会帮你去收割。”

    妙俊风抬手一拂,将罗家三代带入了虚无世界中。在这里,自己就是主宰,而他们则是待宰的羔羊。

    “我不管你们修的什么道,到了这里,是龙你给我盘着,是虎你给我卧着。只要你们自身掌握的道不超于我,就休想动用自身的实力把我斩杀。”

    “哼!老夫就是不信邪!妙俊风,拿命来!”罗混沌祭出一枚方印,随后,猛地往自己心口一锤,喷出一口心血,把这枚方印染个通透。

    “去!镇杀此贼!”罗混沌在喊完这句话后,身上气势顿时削减。

    “有意思,战斗这么多回,终于见到一枚印章了!那就让我们看看,是你的血印厉害,还是我的麒麟印厉害吧!”

    “哞”的一声麒麟吼,麒麟印化成一只金色的麒麟,脚踏祥云,向血印飞奔而去。

    “咚咚咚”的声音响起,麒麟印重重的践踏着血印。每践踏一次,它便会在血印上留下一道裂纹。

    一连践踏十八下,血印“嘭”的一声崩碎开来,化作一地的碎屑。

    “噗”一大口鲜血喷出。这一回,罗混沌的半条命算是没了。这可是它的本命符器,连着他的精气神。

    “爷爷!”

    “父皇!”

    罗阴阳和罗乾坤一左一右的把他搀扶而立。身为皇族,自然有皇族的骄傲。只要还剩一口气,就绝不会向敌人屈服。

    “精神可嘉,值得表扬。但要杀还得杀!”妙俊风身上的杀意化成了实质,令他周围的空间出现了红色的暗潮。

    “妙俊风,难道我们就一定要不死不休吗?难道我们之间就不能有一个和平的解决方式吗?”罗阴阳在父皇不能开口的情况下,向妙俊风大喊道。

    “有和平的解决方法,但被罗乾坤给拒绝了。不信,你可以问问你的好儿子。”

    罗阴阳把目光转向了罗乾坤,罗乾坤脸色复杂的点了点头。

    “哎!妙俊风,你能否把条件再说一遍!他不答应,也许我会答应。我是他老子,我答应的事,他不敢不答应。”

    “好,那我就早说一遍。算是给你点面子。”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