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八章 解叔
    “二皇子,让你身边的人出来吧!他们隐匿气息的身法太粗糙,就不要在我面前给你丢脸了。”既来之则安之,不管皇甫从龙获得了多大的机遇,自己必须要把他从最大的威胁名单上剔除。

    “解叔,你们都出来吧!妙俊风可不是普通人,连修罗皇朝都能覆灭的的人,我们必须要慎重对待啊!”皇甫从龙站在原地没有动,依然保持着谦逊的微笑。

    “哗哗哗...”一连五道身影出现在皇甫从龙的四周,把他紧紧的护在中间。

    现在与妙俊风面对面的,正是皇甫从龙口中的解叔。此时的他,怒目圆睁,发丝飘扬,像极了发怒的老狮子。

    “解叔,你不了解他。你越是这样,就越会触怒他。想要和他心平气和的谈话,就必须放下所有的身份。”

    皇甫从龙的话,不仅让解叔放下了战意,也让其余四人放下了战意,变得跟普通人一样。

    “解叔,几位你们好。你们应该是来自中央大陆的绝顶宗门吧!不久前,我跟你们宗主在一起喝豆花。他喝的可多了,整整一大桶豆花,他只给我喝了三碗。

    哎!伤心呐!他对皇甫从龙这个女婿似乎不看好。要不是他的千金对皇甫从龙念念不忘,说不定他就要选我当驸马了。

    在我听说了这件事后,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的提议,也提醒他不要往这个方面想。既然郎有情,妾有意,我们又何必棒打鸳鸯呢?

    宗主是个豪爽的人。在我的一番苦劝下,他改变了原先的态度。对我说道,再见便是生死,倘若我杀不死皇甫从龙,那就等着被他亲手镇杀吧!

    说了这么多,想必你们也听明白了。若是不明白,可以好好的思考一下,我不着急。

    二皇子,话说了这么多,能否让人给我上杯热茶,我有点口渴。”

    妙俊风的话让皇甫从龙的心里冒起了冷意。他想不通,既然宗主都见到他了,为什么不一巴掌拍死他呢?难不成他还真想让妙俊风杀了自己,换成他成为自己的女婿?

    “来人!上茶!”皇甫从龙重哼一声,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

    “妙俊风,你说你见到宗主,可有凭证?你要知道,你刚才所说的内容,可以从孤独乘风身上套取。他虽说是个青年英杰,但心性磨砺不够,面对心如大海的你,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我知道他被你打败了,而且败得很惨。要不是他回来向我报信,我也不知道你会出现在修罗国的皇都。”

    “姜还是老的辣啊!能这么快稳定心神,洞察出我话语中的破绽,非一般强者可以做到。现在我算明白了,为什么你家小姐会派你守护在皇甫从龙身边。”

    妙俊风的话让皇甫从龙输出一口气。只要宗主不偏向他,那一切都好说。

    “过奖,不是我有惊人的洞察力,而是宗主不会闲着没事干,专程跑来和你一起吃豆花,考察一下你。

    你要知道,跨海域传送耗费的水晶可是惊人的。就算不通过传送阵,宗主一来一回至少需要在虚空中穿梭三天。

    若换成是你,你会做这样无聊的事吗?假如再有一个宝贝女儿,你会忍心和她的意见相左吗?”

    “嗯,说的有道理。只是我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因为,刚才我说的都是真的。孤独乘风那个怕死的龟儿子,怕死怕的要命,对于你们的一切是闭口不谈。

    当然,我也没有问他。因为我觉得知道太多那就太没意思了。中央大陆我很向往,那里的风土人情还是等我亲临大陆后,亲身体验吧!”

    解叔和皇甫从龙,被妙俊风大转折的话给气的不行。他就不能一口气把话说完吗?这样吊人胃口有意思吗?难不成他是诚心要给自己下马威,要从心理上瓦解众人的斗志?

    “好啦!别再多想了,你们累不累啊!我说一句,你们就要想一下。假如我站在这里说上一车的话,那你们今晚是准备连觉都不睡了吗?

    谁让我心肠好呢?你们只要记住我接下来说的一句话就行了。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霸道的言语自妙俊风口中说出。王霸之气也在此时被妙俊风故意散发而出。神境小成的威严在王霸之气散出后,后来居上,狠狠地压到了他们的头顶上。

    “哼!休得放肆!”解叔起初吃惊不小,尔后释放出自身的气势,把众人护在身后。

    “神境圆满,修为不错。解叔,让你做皇甫从龙的护卫,屈才啦!”

    妙俊风的话犹如棉花中夹棒子,让解叔嘴角的胡须直翘,但却不能加以回击。

    说自己不屈才,怎么可能?自己可是堂堂神境圆满大能。若是放到外面,哪一个不是呼风唤雨,成为一方霸主之辈。

    但若说屈才,那不是跟小姐对着干吗?小姐不可怕,可怕的是宗主。然而,这一次自己当皇甫从龙的护卫完全是逆着宗主的意思。

    “玛德,自己把自己给坑了。”解叔思来想去,在心里爆了一句粗口。

    妙俊风的观察力何等惊人,他看出了解叔心中的憋屈,同时也注意到了皇甫从龙眼神中的闪烁。

    “解叔,虽然你我才第一次相见,但我觉得和你挺投缘。为此,请您听我一句劝,回去吧!从哪儿来回来哪儿去,不要再跟宗主对着干了!

    皇甫从龙我是一定要抹杀的。死掉的皇甫从龙对你们家的小公主来说,意味着什么就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解叔!你别听他胡说,他这是在离间你我的关系。珠珠她怎么可能舍得我死在这里。若是我死了,还是在您的眼前,等您回去了,珠珠一定不会原谅你的。

    你要知道,女人发起疯来,可是没道理的。”皇甫从龙不得不在妙俊风说完后,给予还击。

    如今,可以依靠的只有解叔了,一旦解叔打了退堂鼓。那自己恐将真的活不过今晚。

    “这可让我如何是好啊!”解叔在憋了半天后,终于冒出一句话。

    他的这句话,让护在皇甫从龙身边的四位高手,脸颊忍不住的颤动了一下。

    他们以往在解叔手上吃过不少亏。今天很难得见到他吃一次亏,心中别提有多乐了。

    “解叔,我有一个好主意。若是我把你打晕了,你不就可以置身事外了吗?”妙俊风把握住时机,又给解叔下了一剂猛药。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