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四章 治病
    “你要做什么?”珠珠公主把手置于胸前,胆怯的往后退了一步。

    “治病!医者父母心,既然然答应了前辈,要治好你身患的公主病和天真病,我就一定会履行自己的诺言。”

    “解叔怎么可能让你给我治病?他没有这个权限,更不会以下犯上!”珠珠公主豁出去了,往前迈了三大步。

    “你看,我刚说完,这公主病就犯了!回答我,你叫什么名字?”

    “朱珠。”

    “我知道你是珠珠公主,我问的是你的名字。”

    “我就叫朱珠,这是父母起的,想换也换不了啊!”朱珠把头一昂,向他做了一个挑衅的动作。

    “妙俊风,她姓朱,朱漆的朱。名珠,珍珠的珠。我们一般称呼她小名,所以才有了珠珠公主这个称呼。”

    “咳咳咳,你不早说!你是不是想故意看我出丑啊!

    苍天呐,大地啊!为什么又跑出来一个珠,难道老天就那么喜欢让珍珠环绕着我吗?”

    妙俊风从一本正经忽然间转到近乎神经,让大家的神经也跟着他一块,变得神经了。

    “朱珠,从现在开始,你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在我面前,你就是朱珠,并非是中央大陆绝顶宗门的公主。

    我口中的前辈指的不是解叔,而是你的父亲,那个爱喝豆花的老爷子。

    我真不明白,那么强大的宗门难道就挑不出一个好老师来教导你吗?你的公主病,天真病,傲慢病,自以为是病还不是被前辈给惯出来的。

    现在到好,区区三碗豆花,他便双手一背,飘然而去。把你这个大麻烦从老远的地方抛给我,让我给你治病。

    治病是小事,可我担心的是一不小心出手过重,让你留下后遗症就麻烦了。”

    妙俊风不等解叔开口,不等皇甫从龙有所动作,抬手就对他们释放了一道结界。

    “解叔,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朱珠我会完好无损的给你带回来的。

    皇甫从龙,收起你的心思和所有的小动作。我今天既然来了,自然是要把所有的事都给了结。”

    “你混蛋!你把从龙怎么了?赶紧把他放出来!要是他有什么闪失,我绝对会让父亲杀了你!不!让你生不如死。”

    “亏你长了一副好面孔,竟然如此蛇蝎心肠。嗯,你的病又多加了一种,这药的剂量必须得加大。”

    “云山令,急急如律令,去!”朱珠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枚令牌,随后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

    云山令在受到精血的刺激后,光芒绽放,浩瀚的空间之力刹那间倾泻而出。

    妙俊风双眼一缩,在它的身上感觉到了威胁之力。这是一件近乎于后天灵宝的巅峰符器,只要炼制此宝的主人再进一步,这件宝物便会蜕变成真正的后天灵宝。

    原本让人惬意的漫卷云舒在此刻充满了冷冽的杀伐,厚重的山石本该沉稳的落在地上,可现在却随同云雾漂浮,散发出强大的引力。

    云山令,以困敌为主,杀敌为辅。这是一件防身宝物,并不适用于杀伐。但被怒火攻心的朱珠,早已忘记了云山令的真正用途,心中只想着杀了妙俊风。

    “哎!麒麟印,把它跟我镇压咯!让它老实点!”妙俊风对朱珠的耐心彻底结束。

    “哞”的一声麒麟吼,金色麒麟脚踏祥云,向云山令俯冲而去。

    “嗡”的一道空间震鸣,麒麟的前掌稳稳的踏在了云山令的令面上。

    袅绕的云雾,漂浮的山石,伴随着云山令被镇压而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事一阵呜咽声。

    “别哭!要怪就怪你跟错了主人!什么人不好跟,偏偏要跟她!她若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到哪说理去!”

    被妙俊风一冲,呜咽声立刻停止。仿佛眼前的这个家伙比自己的主人还要主人。

    “来!跟我走!追魂索命!”妙俊风向朱珠释放出一条锁链。

    朱珠面对妙俊风释放出的链条,毫无抵抗之力,半个呼吸的时间都没到,她就被结结实实的捆成了粽子。

    妙俊风手提链条,带着朱珠就破空而去。他们要去的地方是幽冥黄泉,也只有在那里,妙俊风才能放心大胆的给她治病。

    从阳世进入九幽,从阳光明媚的温暖之地去向阴暗寒冷的无人之所,眼前的景象让朱珠吓得不敢吭声,心脏的跳动都出现了异常。

    此刻的妙俊风,像极了从阳间拘魂而来的阴差。这锁链可是货真价实的追魂索命,和阴间鬼差手中的链条同出一辙。

    “你,你究竟要带我去哪里?为什么我感觉这里很不详?”朱珠想了半天,还是决定问他一下。

    “不错,还能感到不详。再有我叫妙俊风,不叫你。以后称呼我可以直呼其名,你这个称呼少用。”

    “好,妙俊风,我知道了。现在你能告诉我,我们要去哪儿了吗?”

    “地府,九幽,冥界,阴间,黄泉。称呼不一样,但地方都是一样的。”妙俊风没有隐瞒,就算她吓得晕过去,自己也能让她立刻清醒。

    “什么?我们是要去阴间吗?救命啊!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父亲骗我,他不是告诉我这世上没有阴间吗?呜呜呜...”朱珠被吓得不轻,情绪瞬间崩溃,梨花带雨的大哭起来。

    “别哭,你越哭自身阳气泄的就越多,介时会吸引来很多鬼怪。它们若来,我可阻止不了,到时别说我欺负你。”这话是假话,可妙俊风为了不让他哭,也只能编一个善意的谎言。

    果然,一听到自己哭后会吸引鬼怪过来,朱珠马上变老实了。哪怕呜咽,也是强忍着,尽量在体内消化。

    “我今天带你走走瞧瞧,就是想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黄泉是什么样的。

    人在做事,天在看。很多人都说老天不长眼,让好人短命,让坏人长命,老实人都是吃亏的。

    对此,我不想多说,你自己用眼睛去看,用心灵去感悟吧!

    若是你能在黄泉之旅中有所收获,那是你的造化。假如在旅途结束后,你一身的臭毛病还是改不掉或者说不想改,那等你下一次再来后,就会体验到你看到的景象。

    苍天有眼,说的不仅仅是上面,也包含下面。人嘛!都喜欢抬头望天,但却忘记了要看脚下。

    脚踏实地难道不好吗?需知,平平淡淡才是真。轰轰烈烈不过眨眼间的火花,说没也就没了。”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