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九章 谁为执刀者
    林家,男爵级世家,位列世家之林的时间不到千年。

    要不是家族内有一位神境圆满的老祖坐镇,凭林家的底蕴,连世家的门槛都迈不进。

    此时的林家,家主林天和太上长老林动地正笑容洋溢的接待着解叔和皇甫从龙一行人。

    皇甫从龙的母家和林家是姻亲,不管是嫡系还是旁支,反正只要沾了边,那就是林家的盟友。

    更何况皇甫从龙现在傍上了中央大陆绝顶宗门这个庞然大物。此时的林家若是再不表态,那等日后再想有所作为,就悔之晚矣。

    “林老,这一次的事多谢了。只是公主被他给带走了,至今没有消息,我很担心。”坐在位子上解叔放下手中的茶盏,面露担忧之色的说道。

    “解老,公主吉人自有天相,您就宽心吧!再说妙俊风那小魔头不是说了吗?他会带着公主回来。虽然我们是敌对双方,但对他的信誉我们还是信得过的。”

    “也是,这一次是我托大了。早知道就请宗主派几个圣镜小成的师兄来了。这下倒好,不仅让公主受了委屈,也让宗门的颜面受到了折辱。”

    林动地在解叔这一句“圣镜小成的师兄”七个字出来后,脸上的神情立刻变得很激动。

    他不想隐瞒什么,自己卡在神境圆满这个境界上已经几十年了,若是没有天地灵药或者高人相助,自己这一生恐怕就会止步于神境圆满境界。

    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己才不会去趟这趟浑水,把皇甫从龙当宝贝,与妙俊风死磕到底。只有像如今这样表足了态,才能让眼前这位老人家对自家另眼相看。

    “解叔,老祖在之前就帮过我,为了我的事,林家的几位长老都死在了妙俊风的手上。现在老祖更是为了帮我们挽回宗门颜面,不停的游走于各大家族之间,让他们派人来协助我们,共同参加这次的伏魔行动。”

    林冬天向皇甫从龙递去了一个赞赏的神色。这小子实力不高,察言观色的本领到是一流。能够把我的话毫无瑕疵的接下去,并能在此基础上让解叔再添好感,实乃可造之材啊!

    想到这,林动地的心里又激动了,他感觉圣镜小成的大门已经向自己敞开。只等杀了妙俊风,自己心中几十年的夙愿就可以得偿所愿。

    “林老,这一次的事麻烦你了。等营救到公主,回到宗门后,我定当向宗主汇报此事。”

    “解老客气了。从龙也算我们半个林家人,他的事也是我们林家的事。等从龙和公主成亲后,我们林家可就和贵宗亲上加亲咯!”

    “嗯,也是。估计这件事也快了,毕竟公主的年岁在增长,宗主也要培养接班人。”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林动地的心再一次激动起来。他发现今天的激动足以抵得上以往几十年的激动次数。到了现在的境界,能让自己的激动的事已经不多了。

    倘若皇甫从龙被宗主当成接班人来培养,那自己的修为又怎会停留在区区圣镜小成呢?圣镜大成也是指日可待。

    堂内一团和气,堂外紧锣密鼓。林家的子弟和长老可没有像太上长老和家主那样悠闲。

    妙俊风的威名是杀出来的。不管是对战修行者,还是领兵作战。他的光辉事迹全部伴随着刀光剑影,浴火纷飞。

    一将功成万骨枯,可以说,妙俊风的脚下有着无数的枯骨。在这些枯骨中,星月日境的修行者是开胃小菜,侯王皇境的强者是素菜,仙境和神境的大能则是主菜。

    如今,在妙俊风如日中天的势头下,家族内的高层竟然做出了如此糊涂的决定。难道他们是嫌日子过得太好,不找点事做就不自在吗?

    关于这些议论,仅在中下层弟子的圈子内流传。这话要是传到上头,等待自己的那可就是血光之灾。

    妙俊风拎着朱珠,一路从虚无世界中往林家所在的位置飞速赶去。

    当他们正式进入林家的家族领地后,妙俊风在朱珠的身上施加了一个封印,让她不能说话,同时,也动用了自己的易容术帮她改变了一下外貌。

    这样,就算朱珠有机会和人单独相处,别人也不会因为她的动作和字迹而相信她的话。

    自己在林家人的印象中,是狡诈多变的。因而,只要不是万分确切的消息,对林家人来说,都有可能是自己散出去的烟雾弹。

    “朱珠,最迟一天,一天后我就替你解开封印,恢复原貌。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当然,你若是硬要给我添麻烦,我不会杀了你,但会让你的容颜变得与众不同。”

    不能说话的朱珠,用一双杀人的目光愤恨的盯着妙俊风。她现在很后悔,后悔没有在家学一门强大的瞳术。不然的话,妙俊风与自己的位置说不定就调过来了。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只是带你去见证一个事实。等到日后,说不定你会感谢我。甚至还会因为在我手上做过俘虏而感到骄傲。

    好了,多说无益。就让事实来成为我最好的证词吧!前面有家茶肆,我们去喝口茶,了解一下最新的情况。赶了一段时间的路,我不累,你恐怕累了。”

    朱珠朝妙俊风翻了一个白眼。虚伪,一路上都是你在消耗,自己一点力气都没出,怎么会感到累?哼哼,我总算抓到你的小辫子了。男人都爱面子,你也免不了这个俗。

    “小二,上好的茶水来一壶,再来三叠精致的点心。”妙俊风很随意的往板凳上一坐,大声的招呼了一声。

    “好嘞!客观稍等。”小二把毛巾往肩头上一搭,朝后堂走了进去。

    “你就别擦了,坐一下又不会死!出门在外,就不要那么洁癖了。洁癖是一种病,得治!”

    朱珠刚平复下来的心情又被妙俊风给搅乱了。不由分说,紧接着她便向妙俊风又翻了一个白眼。

    “客官,上好龙井一壶,三叠精致点心,您点的上齐了,您二位慢用。”

    小二刚准备离开,妙俊风就一把叫住了他,“等一下,这个给你,向你打听点事。”

    小二接过妙俊风抛来的一小袋灵币,两眼瞬间眯成了一条缝。然后,他赶紧把它塞进怀里,规规矩矩的向妙俊风说道:“客官,有什么想问的您就问吧!只要是小的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问你,林家近来可有什么异常?例如有神秘强者进出或者别的什么小道消息。”

    “嘿嘿,客官,您要是问别的事,小的可能知道的有限,唯独这件事,小的到是知道不少。”

    “哦?这是为何?”

    “嘿嘿,谁让你给的灵币多呢?本来这事打死我也不会说的。咳咳咳,是这样的。一个小时前,从外面赶回来的林家内门子弟坐在您旁边的一张位子上喝茶。

    当时小的正好在整理您这张桌子。无意间,小的听到他们说,家中来了几位贵客,久未出世的太上长老亲自出关,全程陪同他们。

    再有什么,送信的弟子都已经回来的差不多了,大部分世家都保持中立,唯独杨家旗帜鲜明的表了态。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世家排名第一的李家竟然也发表了意见。

    虽然李家没有正式表态,但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能从李家的话中听出他们的言外之意。

    客官,小的就听到这么多。因为您也知道,小的在收拾完桌子后,不能傻乎乎的站在他们身后。他们在您面前不算什么,可在小的面前,那就是货真价实的大爷!”

    “谢谢,你去忙吧!你跟我说的事,我会帮你保密的。”妙俊风微笑的向小二挥了挥手。

    一杯热茶下肚,妙俊风向朱珠传音说道:“是不是想说话?有什么想说的你就说吧!我对你下了封禁,不能说话和传音,但对我则是例外的。”

    “妙俊风,你个挨千刀的,本公主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本公主还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男人,你这样......”

    “看来你是连这唯一说话的机会都不想要了,既然如此,那我就......”

    “慢着,本公主舒服多了,下面我们可以正常谈话了。我问你,你就不害怕吗?接下来你要面对的敌人可不仅仅是林家,还有李家和杨家这两个世家。

    我知道你很强,但双手难敌四脚啊!要是一下子出现十个圣镜大能同时围攻你,我就不相信你还能像现在这样镇定自若。”

    “你说的有道理。其实,我也没有想到,林家这次居然这么狠,把杨家和李家都给请来了。

    我和杨李两家之间没有一点交集,若硬要扯上点关系,也只能跟李家搭上点关系。这杨家我和它真的一点瓜葛都没有。”

    “嗯,从你的目光中,本公主看到了诚实。虽然你让本公主很不开心,但本公主急人之所急,还是好心的帮你分析下吧!

    在他们这些世家的眼中,曾经的你和一只蝼蚁差不多。但随着你实力和威望的提升,你已经从蝼蚁成长到了斑斓猛虎,到了足以威胁他们的地步。

    像你这样的草根,能够一步步走上如今的舞台,要么身上有逆天的宝贝,要么就是受天道眷顾,是身怀大气运之人。

    和你相处的时间虽不长,但本公主明显看出你很穷,身上没有一件像样的宝贝。

    排除这个可能,那他们联合起来对付你的原因不就简单了吗?他们想掠夺你身上的大气运,好让自己再进一步!”

    “嗯?气运这虚无缥缈的东西也能掠夺?”

    “废话!难道你不知道,只要战胜了一个强者,就能把他身上的气运加到自己身上吗?如若不然,为什么要说,想要成为至强者,就要一步步的杀上去,把敌人踩在脚下呢?”

    “照你这么说,我岂不是掠夺了很多人的气运?假如之前不犹豫,把皇甫从龙给杀了,我不就把加在他身上的气运给掠夺过来了吗?

    按照这个说法,这个世界还能太平吗?想要成为强者,就要不断杀人。杀掉成千上万,便能称王做主。”

    “切!修行者的世界本就这么残酷。要不然,就不要做修行者,当个普通人,过完朴实的一生。

    修行者本就在做与天争名的事。在踏出那只脚的时候,自己的命就已经悬在天上了。要是不努力,这悬在天上的命迟早是别人的。”

    “不错,没想到你并不是没有脑子。要是你能把这脑子用在平日的方方面面,我想前辈会很高兴的。”

    “你真的见过我父亲吗?你这样对我也是我父亲让你做的?”

    “你说呢?如若不然,我犯得着费这么大的劲吗?我对你没有恶意,我与皇甫从龙是死敌,不代表把你也囊括进去。

    你对皇甫从龙的感情我不会多说什么,但身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不妥。我就点到这里,剩下的你自己去思考吧!”

    “喂喂喂,能别转移话题吗?我们在谈你的问题,你怎么一下子转到我的问题上来了?你现在难道就没有一点担心吗?他们布下的可是十死无生之局啊!”

    “十死无生吗?也许吧!但谁才是真正的执刀者,他们恐怕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清楚。

    嗯,来的还够多,希望能多来几条大鱼,这也省得我日后再大费周章的去抄家灭族。”

    神魂上的交流让朱珠感觉到了妙俊风内心的自信,仿佛他说的话就是事实,是不容更改的。

    要是没跟他相处过,一定会认为他在说大话。但现在的自己绝不会这么看,而是会为那些布局人感到悲哀。

    “我带你经历的这些,希望能给你留下深刻记忆。我想,这些经历要比你在家里死读书的好。毕竟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嘛!”

    “希望你说的是对的,我也很想通过这件事,来考验一下我与皇甫从龙的感情。我不想我付出的感情是镜中月,水中花。”

    “哎!强求的姻缘不会圆,强摘的瓜果不会甜呐!”妙俊风长叹一声。似乎提及到的感情二字,触及到了他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神经。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