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章 我就在一旁静静地看
    从妙俊风身上升起的莫名惆怅,感染了多愁善感的朱珠。

    她没有想到妙阎王也有这样感性的一面,难不成他每天都在伪装,活得很累?

    这个念头的诞生,让朱珠对妙俊风的排斥感降低了一些。腾出来的空间为同情妙俊风留下了充足的余地。

    “妙俊风,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计划,那我们现在还坐在这里做什么?应该立刻杀过去,打乱他们的计划,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咦?你怎么一下子关心起我了?按照剧情发展,对你来说,巴不得我被他们擒住或杀死。你这突来的好心,让我感到有点害怕。”

    “哼!好心当成驴肝肺,本公主知书达理,分得清好歹。我父亲还没到两眼昏花的地步,他选中你,一定是看中了你身上的潜力。

    一匹黑马就在我眼前,我可不能让它这么快就呜呼哀哉了。呜呼哀哉是小,回去后被父亲训责和失望是真。”

    “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我首先要说声谢谢。现在过去太没劲,敌人都太弱。我想在一旁静静地看,等他们都到齐了,我在闪亮登场。”

    “你不是有病吧!等他们到齐后,你还有还手的余地吗?这一次他们出动的可不再是族中菜鸟,而是实打实的高手中的高手。

    同时面对十个圣镜大能的攻击,你应付得过来吗?”

    “朱珠,你把他们想得太高大上了!这里不是中央大陆,哪来那么多的圣镜高手。每个家族中能有一个圣镜大能坐镇就不错了,更何况有的家族连圣镜大能都没有。”

    “啊?不会吧!世家有这么弱吗?”朱珠的脑筋一时没转过来。

    “世家的实力毋庸置疑。但我们分析世家的实力,需要把它放在客观环境之下。北大陆世家和中央大陆世家同样是世家,但没有一点可比性。

    无论从实力,远见,气度还是其它方面来比较,北大陆的世家要比中央大陆世家至少弱一倍。”

    “额?好吧!这么菜的力量,想必你能应付得来。嘻嘻,喂!你现在是什么修为啊?不妨透漏一下。放心,本公主口风很紧,不会出卖你的。”

    “我若说,我的境界是圣镜小成,你信吗?”妙俊风端起茶杯,轻饮一口热茶。

    “圣镜小成?骗鬼去吧!你今年才多大啊!好像还没我大呢!如此年经轻轻就达到了圣镜小成的境界,那你让老一辈的大能情何以堪呢?他们是不是该找一块豆腐撞墙呢?”

    “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日后若有人问及,我会把你的话搬出来,谁让我人微言轻呢!”

    “你!哼!给你三分颜色就开染坊。本公主知道自己魅力大,但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在这方池子里你的确属于天骄。可若放到我们那的池子里,你顶多算是不错。

    仙神圣境又如何?那只不过是修行者的筑基阶段。后面的路还很长,你要是能走到最后,本公主说不定会多看你两眼,生出好感。”

    “承蒙公主抬爱,在下不胜感激。请公主放心,等我去了中央大陆,必将那些所谓的天骄踩在脚下,掠夺他们身上的气运。

    这个世界已经很乱了,必须要大一统。不管是阳世还是黄泉,必须要集中统一!”

    无上的威严自妙俊风身上散发而出,短短的刹那间,整个茶肆的人全部昏倒在地,不管你是修行者还是普通凡人,都是如此。

    坐在妙俊风对面的朱珠要好些,但也是满头汗水,牙齿“哒哒哒”的打着颤。

    “你怎么了?难不成被我折服了?”妙俊风一无所知的问道。

    “变态!”回答他的只有两个字,因为朱珠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没想到才往这坐一会,就遇见了两条大鱼。装的到是挺像,但运转的气息太正常了。”妙俊风举手一挥,布下一层结界。

    “你们两个起来吧!难不成还要我亲自动手把你们拽起来吗?”妙俊风的声音中蕴含冷冷的杀意。

    在他们左手边十五步的地方,躺在地上的两个人慢悠悠的站了起来。

    其中一人,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道:“妙俊风,你果然谨慎。连喝口茶都要释放精神力保持警戒。哎!你不累,我都替你感到累啊!”

    另一人没有说话,全身上下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戒。只要妙俊风有进一步的动作,他会立刻做出反击。

    “二位,过来坐吧!我这里的热茶和美食正好可以招呼远道而来的客人。”妙俊风抬手一招,从柜台上飞过来两个茶杯。

    “妙俊风,现在的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怕吗?要知道,现在的你可是进入了几大世家联手布下的局中啊!”

    “身在局中不知局,局中又有黄金局。执黑执白都一样,自作聪明断魂肠。”妙俊风这边给他们沏好茶水,那边就吟完了自己刚做的一首诗。

    “口气不小,胃口挺大,只是不知道最后的结局能否像你口中说的那样。”大胆的客人率先坐下来,端起沏好的热茶就喝了一口。

    胆小的客人稍作犹豫后,坐到了另一张空凳上。而后,把注意力放到了朱珠的身上。

    “喂喂喂,小子,色字头上一把刀,关键时刻,怎能妄动色心?原本还以为你是个人物,现在看来,也只不过是一枚庸才。”

    “你大胆!”胆小的客人当即抬手,指着妙俊风骂了一句。

    “我的胆子的确很大,不然,也不会悠哉的坐在这里喝茶,不是吗?”妙俊风端起手中的茶杯,向他举杯示意。

    “好了,你少说几句,能跟妙俊风在一起喝茶,实乃人生一大幸事。需知,在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和他平起平坐的在一起喝茶呢?”胆大的客人是个明白人,他知道在妙俊风眼中,自己二人跟布偶没有一点区别。

    “哼!”胆小的客人轻哼一声,生着闷气坐了下来。

    “你们二位来自哪个世家?”

    “杨家。”

    “哦?正好我心中有个疑问想请教。”

    “普天之下还有什么事能难倒你?你就不要谦虚了。”

    “该谦虚的时候我会谦虚,不耻下问是我向来提倡的美德。敢问二位,我与你们杨家何来的仇恨?你们为何要卷入这场浑水中呢?难道你们杨家的家主就认定,我妙俊风此次必死无疑?”

    “这...,哎!这个问题我还真的无法回答。”胆大的客人拿起茶杯,一口气把茶杯喝了个底朝天。随后,又给自己满上一杯。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