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八章 战三雄(上)
    “妙俊风,你要感谢一下李兄和林兄,不然的话,那两个贪生怕死之徒早就成为我掌下亡魂了!”

    妙俊风抬了一下眼,漫不经心的回道:“原来你就是杨秋,在你的身上我感觉到了浓浓的死气,的确是大半截身子都入棺材了。

    哎!你说你一个都快死的人了,在这里瞎起什么劲?你就不能积点阴德,让自己转世时好过些吗?

    别跟我说你不信苍天,不信世间有轮回。

    假如没有苍天,何来的天道誓言?假如没有轮回?这个问题我暂且不宜回答,等你死后,自然会知道有没有轮回。”

    “杨秋,你和他啰嗦什么!明知他口舌伶俐,能把死的说成活的,跟他绕,纯粹是浪费时间!你们帮我掠阵,我先来会会他!”

    李家老祖李风霜最近的一次战斗是在三百年前,那一次他以一人之力,灭掉了一个男爵级世家。

    “月落乌啼霜满天!”

    一轮清冷的明月当空升起,呼呼的风声像哀鸣的鸟雀,淡淡的薄雾在空中飘起。连带着让空气中的温度不断下降。

    “哗哗哗”的薄雾不断地在妙俊风身上轻刷,忽然间,节奏一变,薄雾化成黑色的冰雾,一层层的将妙俊风包裹。不到一会的功夫,妙俊风便成了名副其实的冰粽子。

    霜寒之力侵入肌肤后,一路深入,向妙俊风的识海世界开进。它不仅要冻结妙俊风的血肉,也要将其灵魂冻成冰渣。

    “小样,只不过想见识一下这富有诗意的攻击招式,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妙俊风心念一起,识海世界顿时火光四射,红艳万分。

    寒霜之力在以往也遇见过异种神识,它以为此次的火焰和以往遇见的差不多。故而它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一往无前,大有一气呵成之势。

    然而,地火会让它如愿吗?开什么玩笑!除了哥哥天火,谁也压制不了小爷。其实它还有半句话没有说出来,它的父亲混沌火哪怕只分出一丝火焰,都能瞬间收拾它哥俩。

    没有任何悬念,侵入的寒霜在地火的吞噬下,一败涂地。连带着,冻结在外的冰壳也是一点点的碎裂开来,直至化成漫天的冰屑。

    “月落乌啼霜满天,这句话诗意很美。你的攻击很不错,让我开了眼界。你有资格让我知道你的名字了,赶紧报上名来,我不杀无名之人!”

    李风霜脸上的肌肉轻颤着,他不想回答他的问话,但若是不回,又弱了气势。

    “小畜生,你记好咯!我叫李风霜,黄泉路上若有问起,你也好回答是谁杀了你!”

    “李风霜?这名字听起来很凄凉啊!我掐指一算,你的这个名字将会让你在今天遇见不幸。听我一句劝,你自裁吧!”

    “混账!给你三分颜色就开染坊,拿命来!江枫渔火对愁眠!”

    一株株红色的火枫在妙俊风周围出现,一点点火光在枫林间来回穿梭。看得久了,一股朦胧的睡意在大脑中升起,让人的眼睛情不自禁地合了起来。

    充满睡意的和谐画境,突然间,画风陡转,一片肃杀之意从枫林中狂放而出。

    红色的枫叶变得尖锐,每一片叶子都像是饿极的狼崽子,凶狠的盯着妙俊风。

    点点火光由最初的橘红色变成了幽绿色,像是从九幽腾起的鬼火。

    阴森,恐怖,嗜血,三大主题取代了先前的诗意绵绵。而此刻的妙俊风仍然合着双眼,一副朦胧欲睡之状。

    “嗖嗖嗖...”枫叶向妙俊风发起了密集的攻击。幽绿火光也是聚集而起,变成一张鬼脸,向妙俊风张口扑来。

    这一切看似复杂冗长,实际上在眨眼间就完成了这一系列的转变和动作。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峰渔火对愁眠。”很美的诗,让我联想到了深秋的肃杀和心里的苦闷。

    “李老头,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回你一句。”妙俊风单脚一点,腾空而起,跃出了包围圈。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你送我深秋,我还你春天。这不就是你想要的老树开花吗?”

    和煦的春风带着净化之力,扫过追上来的鬼脸和枫叶。银色的梨花在空中一朵朵绽放,至刚至阳指正的花香从梨花中飘出,很快覆盖了整个枫树林。

    “呜...”,狼嚎般的呜咽声从鬼脸中传出,它们呼喊着,逃窜着,一点点的消失着。

    “噗噗噗...”的声音在天空中响起,嗜血的枫叶像风干了的脆叶,一块块的破碎风化。

    “咔咔咔...”的声响在枫树林中响起,每一株枫树从下到上,自主开裂,化成飘散的木屑,四散纷飞。

    李风霜满脸铁青,他觉得自己还是低估妙俊风了。这两招是自己思来想去后使出的两招,也是自己最得意的两招。

    可就是这两招,在他面前竟然跟纸糊的一样,说破就破,不费吹灰之力。这还是人做出的事吗?就算是神,也要稍作思考吧!

    “李风霜,你这是什么表情?你的父母长辈应该早就不在人世了,你不用现在来悼念他们吧!须知你我还在战斗中!”

    “小畜生,先让你得意会!我也消耗了你不少力量。接下来就让林兄或者杨兄来会会你。

    不要急,我们有的是时间,今天要么是我们三个横着躺下,要么就是你命丧于此!”

    “李风霜,你也一大把年纪了,用得着火气那么大吗?不就破解了你的两个招式吗?用得着这样气呼呼的吗?依我看,你现在应该先喝杯茶,消消气,然后主动向我承认错误,最后,当着大家的面自裁在我面前。”

    “小畜生,你找死!”李风霜当即大怒,挥掌就要前冲。

    “李兄,且慢!千万不要中了小人的奸计!他这是在故意激怒你,好让你失去理智,从而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林动地飞身到李风霜身旁,一把拦住了他。

    “呦!小林子来啦!你我的恩怨是要好好的算一算了,再拖下去,不等我找你算账,你都要一命归西了!”

    “你!我忍!”林动地衣袖一扶,强忍住冲上来的怒火。

    “李兄,你先在一旁歇息,伺机而动。我和林兄一起出手,我就不信,凭我们两个还不能让他露出破绽,用出最后的底牌!”杨秋飞身到李风霜的另一边,语气阴冷的咬字道。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