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一笑而过
    “他已经废了。”

    “真的废了吗?父亲,俊风他可是我们家族的骄傲啊!您不是说他古来罕见,是万古奇才吗?怎么会因为这一点小伤就废了呢?”

    身披敞肩的老者不再说话,“嗒”的一声,迈出迟缓沉重的步伐,渐行渐远。

    “二弟,你的心情我能理解。请你放心,就算俊风他有什么不测,我们家族还是会养他一辈子的。”

    “是的,二哥。他是我的亲侄子,我也不会对他弃置不顾的。”

    门外的说话声虽然很小,但在这样寂静的夜和不平的夜里,再细小的声音都会被放大无数倍。

    躺在房间床上的妙俊风,双手紧紧的抓住被子,一行清泪从他的眼角自动滑落下来。

    伴随着眼泪的流下,他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两天前。

    “队长,区区一个魉灾,用得着这么谨慎吗?您可是我们这片区域的少年文者天才啊!”

    “吴三,小心驶得万年船,就算我是天才也是一样。今天的鬼灾爆发的毫无征兆,巧合的是大多数队员又都在休假,只剩下我们五个。

    若是不小心一点,我真的很担心会出问题。魉灾中的鬼虽说没有智慧,只会本能的攻击,但要被他们群殴了,就算是我也不见得有把握能够逃脱。

    所以,一会进入灾区后,请大家务必跟紧我并保持队形的完整。”

    灰色的雾气将眼前的街道完全笼罩,被笼罩在内的人们全部昏迷不醒,琉璃街灯在灰雾的衬托下,更显孤零无助。

    “大家准备好,攻击符箓和防御符箓分别拿好,按照以往的攻击节奏,我相信我们能够像平常一样凯旋而归的。”

    妙俊风在鼓舞士气的同时,也是拿出一叠符箓,只是他拿出的全部是攻击符箓。

    并不是他没有防御符箓,而是身为队长,他必须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队员的生命必须优先考虑。

    “啊呜!”

    一声凄厉的鬼嚎,一道黑影带着阴冷的风瞬时出现在队伍的左方。

    “火箭术!”

    符文红光一闪,符箓化作一道红色的箭矢,向着黑影就激射而去。

    “噗!”

    精确命中,一个红色的“封”字是在黑影的心口位置显现,紧接着一道道红色的符文之锁是从“封”字上发出,将黑影全身上下困得结结实实。

    “吴三,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将它收进符文袋!”

    “哎!”吴三应了一声,是在短暂的晃神后反应迅速的将被封印的鬼给收进了符文带。

    有了开始,接下来的战斗就要简单得多。凭着以往的团队合作经验和丰富的战斗经历,他们很快就将这一片街道上游荡的鬼全部封印。

    “队长,你看我就说不用大惊小怪吧!”吴三一脸笑嘻嘻的向着妙俊风走来,完全解除了警戒的状态!

    “小心!”

    妙俊风一个猛扑,将吴三推了出去,自己则是被飞窜出来的的鬼影给抓了个正着,双肩之上的鲜血顿时溅落一地。

    “队长!大家快,快把队长保护起来!”

    这一幕来的太突然,以至于大伙在吴三的话说完后,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然而,隐藏在暗处的鬼影可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噗嗤”一声,一名队员的的胳膊被切割了下来,那喷射的血柱是溅了他身旁队友一脸。

    “噗通!”

    被血溅一脸的队友,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也不知道是他的脸色本来就白,还是在鲜红血液的映衬下显得很白,反正现在的他脸色煞白如雪。

    转眼间五名队员,就一下子受伤三人,之前的高兴劲在此刻是被冷水浇的拔凉拔凉的。

    “土球术!”

    吴三祭出了自己保命的防御符箓,现在可不是保留手段的时候,只有做到最好,才有活着出去的可能。

    “搞什么鬼!不是说了只是魉灾吗?怎么会有有智慧的鬼,这可是魍灾级别啊!”

    “我的胳膊!啊...”受伤的队员在大喊一声后,是坚持不住,直接昏了过去。

    身为文者,本身体质就不如武者,无论是体能还是身体愈合能力,都比武者逊色很多。更别说是在对疼痛的忍耐上了,若是武者面临同样的情况,恐怕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吴三,带治疗符了吗?帮他治疗一下,另外大伙就交给你了。这个鬼若不封印,不仅是我们这个任务无法完成,恐怕就连命都得留在这。”

    “队长,我不能让您去冒险。就算是去,也是我去!”吴三义正言辞的盯着妙俊风,这不是溜须拍马之言,而是真的发自肺腑。

    “你有这心我就很欣慰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相信我没错的,我什么时候让你们失望过?”

    妙俊风向着吴三及大伙竖起了大拇指,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他站起身来,向着土球术的外边走去。他之所以敢这样做,是因为在自己的身上有一张底牌可以用。

    这是爷爷交给自己的保命符箓,依稀记得他在将这道符箓交给自己时那严肃的表情。

    “不到万不得已,不得使用!”

    这句话时常回响在自己的耳边,自己也常常试想着用到此符的场景。不曾想到,自己期盼的场景真的在今天发生了,但情形却是那样的糟糕。

    活动一下有些麻痹的右手,勉强的让手指抽出那一张被自己珍藏的符箓。

    这是一张中级符箓,名为“炎蛇术”。驱使它需要强大的精神力作保证,若用文者等级来划分,至少不是现在的自己,一个二星文者可以驱使的。

    “拼了!”

    妙俊风牙关一咬,向前重重踏出了一步。

    “桀桀桀...”

    在附近徘回的鬼对于妙俊风的行为发出了鬼笑之声,只是不知道这是在赞扬他的勇气还是在嘲笑他的愚昧。

    回忆到这,妙俊风吃力的用双臂将自己的身子支撑了起来。他慢慢的走下床,向着门外踱步而去。

    “吱!”的一声,房门被打开了,这让站在门外的三个人是立刻停止了谈话声。

    “俊风,你怎么不多休息一会?现在的你需要好好的休息。”妙庆关切的搀扶过来,这可是自己的儿子,抱以期望和骄傲的儿子。

    “父亲,我很好,您不用担心。”

    妙俊风避开了父亲的搀扶,将目光看向了大伯和姑姑。

    在目光短暂的停留后,他是微微一笑,随即向着走廊的另一头走去。

    背对着他们的妙俊风看似潇洒实则痛彻心扉,这不仅是身上的伤口带来的撕扯般的疼痛,更是在刚才,他从大伯和姑姑的眼神中读到了一股令自己感到心寒的气息。

    他对他们一笑而过,留下一个坚强的背影,可对自己却是什么也交代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