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怀疑
    “一个废物还这么嚣张!他以为自己还是那个少年天才吗?等你入赘我们冯家后,我让你好看。”冯管家脸上没显露什么,但在心里却已经将妙俊风给锁死了。

    秒如的心里也是火大得很,这简直就没把自己这个姑姑放在眼里。而且还是在一个有身份的外人面前,这要是传出去,那可是脸上无光的。

    “秒如长老,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我会陪同我们家小姐一同前往。希望你也能陪着妙俊风一起前来。”

    “让你见笑了,他这是在耍小孩子脾气,还请你别放在心上。”秒如陪着笑容说道。

    离开自己庭院的妙俊风是顺着走廊来到了前院,然后直接穿过前院出了大门。

    他一路而下没有停歇,周围的景物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像是空气一般,在他的眼睛里只有脚下的那条路。

    当他停下来后,他发现自己站在了封印地的外围,只要再向前走一步,便可以进入封印地中。

    “鬼并不可怕,有时人心比鬼还可怕。今晚我就住里面吧!”

    “唰”的一下妙俊风走入了封印地中。

    “桀桀桀,血食。还是一个愚蠢的人类,不知道天黑以后就是我们的天下了吗?”它大笑着向着妙俊风就扑了过来。

    “界禁!”

    妙俊风抬手一点就将他给困在了里面。今晚的自己不想再打斗,只想安安静静的过一夜。

    伴随着妙俊风的深入,他身旁的艺术品是越来越多。有从空中落下的,有从地底钻出的,更有三五成群围成一圈的。

    “很美,到了明天这里会变得更美。”站在宫殿的大门前,望着自己走过路上的艺术品,心中是升起了一股期待之情。

    也许是哈尔帕斯的气息还有残留,宫殿里是没有任何鬼物胆敢停留。但妙俊风还是在自己打坐休息的区域施加了一道结界。

    能够再度修炼的妙俊风,比以往更加珍惜修炼的时间。他之所以被称为少年天才,除了先天的原因,与他后天的努力更是分不开的。

    修炼中的妙俊风是没有时间感的,好在修炼之前他联系了所罗门。

    “醒一醒,天亮了。等你走出去,他们差不多也该到了。”

    听到所罗门的声音,妙俊风是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浊气。

    他双手举起,活动了一下脖子,慢慢的站了起来。

    “我说你这么磨蹭干嘛!本就是修行之人,用不着这样。”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养生。对自己爱护些难道不好吗?”妙俊风面带笑容的解释了一下。

    “咦?我觉得你对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啊!难不成你对那个女子有意思?”

    “不不不!是我想看到他们大跌眼睛,惊讶的样子。都说我是废物,我到要看看被我这个废物打败的那些公子哥算什么。”

    “嘿嘿!好!我喜欢。被废物打败的叫什么,当然是废物中的废物啦!不对!应该叫垃圾。嗯!就是垃圾。”

    妙俊风一路往回走,一路解开昨晚释放的界禁,并和那些鬼物们不断沟通着。

    “搞定!”

    妙俊风站在封印地的边缘,高兴地大喊了一声。

    “不就是和它们达成协议了吗?有必要那么高兴吗?”所罗门有些不服气的嘀咕道。

    妙俊风没有去和他抬杠,他的高兴并不仅仅是因为和它们谈妥了,而是通过昨晚的试验,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精神力水平和文者等级达到了什么程度。

    以前自己的修为是二文星水准,精神力显示是两颗星。而如今,破而后立后的自己已经达到了三文星水准,精神力也进阶成了三颗星。

    这预示着自己可以驱使中品符箓了,若是再进入那晚的灾区,自己可以稳稳的从里面走出来。

    隔离区外林间小道的入口处,冯欣一行人还没有来,但是她的追随者们是早早的就到了。

    “李哥,我觉得你铁定的会拔得头筹,谁不知道你三天前就突破了,达到了三武星武者的境界。”

    “不,比我厉害的人多着呢!瞧!今天打扮的衣冠楚楚的黄家大公子,他可是也在三天前突破了,现在是三文星文者的境界。”

    “李哥,你也太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谁不知道这隔离区里面的危险啊!文者的体质哪有武者体质好。这次又不是执行任务,而是比拼看谁捉的鬼物多。说白了,这是一场耐力的比拼。”

    “说的也是。据可靠消息,妙俊风这次也要参加。但我觉得他不会来,他现在可是一个废物。”

    “李哥你也知道啦!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他来也好,让他以前那么嚣张。我看他今天还能嚣张起来吗?”

    妙家的马车和冯家的马车一起驶了过来。坐在妙家车厢内的冯如脸色是极为难看,她没有想到妙俊风会放自己鸽子,今早竟然敢跟自己玩失踪。

    相反的,旁边冯家马车上的冯欣可是笑的嘴都合不拢了。她远远地就掀开了车帘,在看到有十几辆马车停在那的时候,那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我的魅力就是那么大,注定是要飞上枝头做凤凰的,这合城恐怕是容不下我啊!”

    要是让妙俊风听到冯欣说的话,指不定就把昨晚的隔夜饭给吐了出来。

    冯如脸色难看的下了马车,就算妙俊风玩失踪,她也不能不来。

    “姑姑,您总算是来了,我还以为您不来了呢!”

    这突然响起的声音将妙如给吓了一跳,她猛的一个转身,对着妙俊风就气势汹汹的喝道:“一大早的你跑到哪去了!不是说好一起来的吗?”

    “姑姑,我们好像没有说过一起来吧!”妙俊风没有回避她的目光,很坦然的回道。

    “好像是没说过,但你在走之前应该向我打声招呼,你可知道我在家里找了你整整一早上。”

    “我跟您打过招呼了啊!还有那个冯管家。”

    “嗯?你不会要对我说,你昨晚就来到这,然后在这过了一夜吧!”

    “是的,我昨晚走着走着就走到这了。你们来的可是有点晚了。他们那群人太阳刚升起就到了。”

    秒如咽了一口口水,他现在有点怀疑,妙俊风的修为是不是真的被废了。若真的被废了,他敢在这里过一夜?这里可是比灾区还要危险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