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炼剑 下
    “休息够了吧!下面我们继续。”

    妙俊风深吸一口气,双手一撑,从地上坐了起来。

    “你将雷剑释放出来!”

    “嗞嗞...”的声音在下一刻回响于库房之内。

    “你师父传授给你的雷剑就是由精神力观想而出,雷剑不仅有其形更有其质。你想要观想出精神之火,就先好好揣摩一下你手中的雷剑吧!”

    “师父。”妙俊风立刻联想到了那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却一直坑自己的家伙。

    妙俊风摇了摇头,聚精会神的看着自己手中绽放的雷剑。

    银色的光芒带着锋锐的气息诉说着它的威力。没有重量但却让自己的内心凭空出现一杆秤,这杆秤是专门用来调节手中雷剑重量的。

    雷剑的变大变小,看似重量保持不变,实际上心中的那杆秤已经自动的将重量调控到了自己可掌控的范围。

    雷剑的形态不是灭杀鬼物的根本,其实质是至刚至阳的雷电。

    天威不可触,若真有一道天雷劈到自己的身上,那自己绝对会一命呜呼。

    然而,师父传授给自己的雷剑的确是蕴含了一丝天威,那强悍的雷电气息足以将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物体给劈的稀里哗啦。

    妙俊风越想越入神,像是捕捉到了其中的奥妙,可每当自己想要伸手去抓住时,这奥妙便像个调皮的孩子一溜烟的跑到了远方。

    就在妙俊风观想揣摩炼器的的同时,妙荣的书房内,妙如拘谨的站着,脸上的神情很暗淡,情绪也很低落。

    “如儿,不是我说你。难道就凭他的几句话你就认为他没有废掉吗?那些公子哥平时就是一群酒囊饭袋,被俊风耍是分分钟的事。

    兵法你也懂,难道你就不知道实则虚之虚则实之的道理吗?我可是亲自给他探查过的,他的精神世界完全封闭了起来,就像是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

    现在你跑来告诉我,他没有废,我们制定并执行的计划全部都是错的,你这不是存心让我难堪,让我们整个妙家难堪吗?”

    “父亲,我不是这个意思,若是可以的话,我希望您能再探查一次。假如和之前的结果一样,那我甘愿受罚,并且卸下长老的职务。”

    “哎!你这是何必呢!你的聪明才智不在你两个哥哥之下。也罢,我就再去探查一次,死马当活马医吧!”

    “谢谢父亲。”

    妙俊风自然不知道在姑姑的请求下,爷爷愿意再探查一下自己。现在的他可是到了最后关头,只要将那个调皮的小家伙给抓住了,那观想出精神之火就是眨眼间的功夫。

    “总算是抓到了,看你这会往哪跑!嗷!”

    一声痛苦的嚎叫,妙俊风感觉像是被雷给劈到了,一股钻心的疼痛之感和灼热撕裂之感是瞬间袭遍全身。

    “咻!总算是大功告成了,不被劈一下,怎能悟真道。”所罗门放心的呼出一口气,门槛总算是迈进去了,接下来就要看他的悟性了。

    当所有的疼痛之感消失后,妙俊风发现自己身上居然一个伤疤也没有,仿佛之前就是一场梦。

    “好了,不要再看了。若真有伤痕,现在的你应该已经不在这了。赶紧的,立刻给我观想火焰!”

    妙俊风很听话,再度观想起自己的精神之火来。

    一唆火星在妙俊风的努力下是不断地发展壮大,最终演变成一团赤红的火焰。

    “雷电的滋味你已经品尝过了,那不妨再品尝一下火焰的滋味吧!”

    妙俊风沉浸在精神之火的喜悦中,完全没有去思考所罗门话中的含义,他是顺着所罗门的话就开始感受火焰的实质。

    热,很热,非常热。

    烫,很烫,非常烫。

    疼,很疼,飞常疼。

    香,很香,非常香。这股烤肉味是自己有史以来闻到过最香的味道。

    所罗门眨着眼睛,他看呆了,难道是被雷电劈出毛病来了吗?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呢?火焰的灼烧炙烤难道比雷电劈要轻松?

    “所罗门,是不是很惊讶?要不你也体验一下?”

    “唰!”的一下,一道红色的匹练是向着所罗门就缠了过去。

    “呼哧”一声,所罗门是边跑边叫着:“烫,烫,烫,疼,疼,疼...”

    “哈哈哈...”在一阵大笑中妙俊风收回了精神之火。他疼吗?当然疼,但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好小子,你竟敢戏耍本王!哼!看在你这么快就能凝聚精神之火的份上,本王就不跟你计较了。下面你就将精神之火一点一点的释放出来,把这团铁块给完全包裹起来。

    然后,按照你自己的思路,炼制出想要的铁剑。本王最后再提醒你一句,要量力而行,你现在顶多就是三星炼器师的水准,不要妄想着去炼制更高级别的符器。”

    “我知道啦!你就放心吧!”

    妙俊风一点点的释放出自己的精神之火,赤红色的火焰像一块轻柔的纱布,将黑色的铁块一寸寸的包裹起来。

    出于对携带方便和符器重量这两个因素考虑,妙俊风决定将黑铁炼制成一把佩饰剑,长不过一尺,只要能握在手中便可。

    “呼呼呼...”的火焰不断淬炼着黑铁,黑铁一滴滴的融化开来,按照妙俊风的思路开始一步步的成形。

    炼器无时间,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伴随着“叮”的一声脆响。一把小巧玲珑的黑色佩饰剑是稳稳的悬浮于妙俊风的眼前。

    “还不错,第一次便能将符器练成这样,也算是难能可贵了。”所罗门表面上这样说着,但在心里却狠狠的骂了一声变态。

    “承蒙夸奖,这炼器算是入门了,要是能将制符也入门,那可就太好了。”

    “打住啊!我怎么到现在才发现你竟是如此贪婪,制符与炼器二者能掌握一项,已经算是了不得,你竟然还想全部掌握。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感到很汗颜!”

    “切!没有大志向怎能有大的成就!若是没有野望,那今天我所拥有的一切都将会成为别人的嫁衣。”

    “好!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是男人就要有野望!拥有野望的你勉强能够成为我的主人了!走!让我们一起去闯天下吧!”

    妙俊风缓缓地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体。随后将黑色佩剑一收,怀着美好的心情走出了仓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