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夜谈
    木船载着妙俊风向着高空中飘去,在感觉到“嗡”的一声波动后,妙俊风的眼前是出现了三个身穿白衣的人。

    见到这三个人,妙俊风感到很吃惊。他们正是今晚在回来的路上见到的三个神秘人。

    “你外甥长得还算可以,不过跟你可不像。”

    “他又不是我儿子,跟我长得像才怪。”

    “喂喂喂,我说好歹有晚辈在这里,你们俩就不能先停一停吗?”

    “要你管!”

    “哼!”

    乾飞扬和坤风异口同声的回了一句,随即互看一眼,轻哼一声,把头一偏。

    他们三人在妙俊风心中的神秘感顿时被现场的气氛给淡化了,与他们遥远的距离也因为这一出而拉近了不少。

    “舅舅好,两位前辈好。”妙俊风对于礼节是很看重的,他不顾身上的伤势,向他们三人同时行了一个晚辈礼。

    “看你挺顺眼,把这个吃了。”坤风屈指一弹,将一枚黄色的丹丸射向了妙俊风。

    妙俊风没有多想,直接调整了一下身体站立的方向,是张口就将那弹射而来的丹丸吞到了肚子里。

    “好!爽快!比你舅舅强多了!”

    “你,看在你救治我外甥的份上,这一次就让你过过瘾。”

    乾飞扬不再理他,脚步一迈,一瞬间就出现在了妙俊风的身前。

    他伸出一根手指,轻点妙俊风的眉心,在一番仔细的探查确定妙俊风没有留下大的暗伤后,是安心一笑。

    “真没想到你我的第一次见面竟是在这样的场合下。”

    “舅舅,您说错了。这应该是我们的第二次见面了。”

    “嗯?我们之前在什么地方见过?”

    “封印地的林间小道上啊?我坐在马车上,那时的你们都带着斗笠,身上的气息虚无缥缈,似有似无。”

    妙俊风的这番话,让他们三人的心神猛地一紧。他们来此正是为了询问有关封印地的事,没想到他会主动将话题引到这上面。

    关键是他怎么知道隔离区有一个隐晦的名字叫封印地,更重要的是他怎么能看见自己这一行人?

    “俊风,你老实的告诉舅舅,你真的看见我们三个了?”

    “是的,我看见了。但是姑姑没看见。”

    “那好,我再问你,你又怎么知道隔离区又叫封印地?”

    “是一个女人告诉我的,但我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在她的身边有很多高手,与她身边的那些高手比起来,我渺小的可以忽略不计。也许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让我活了下来。”

    妙俊风没有说谎,但并不是她让他活下来,而是当时的她认为妙俊风即将死去,自己也就懒得动手了。

    “女人?你还记得她长什么样吗?”

    “最可恨的地方就在这,我想她应该很美,但是她却一直装丫鬟扮丑。哎!漂亮的女人不可信,但男人往往就是栽在漂亮女人的手上。”

    “哈哈哈...,飞扬啊!看来你的外甥是情窦初开,栽在他小情人的手上了。封印地消失的事与你外甥或多或少有一点关系,但主要矛头已经指向了那一拨人,尤其是那个女人。

    你和你外甥再多说一会吧!接下来,我们可要马不停蹄了,我料想他们应该还没跑远。”离昧拍了拍坤风的肩膀,与他一起消失在了妙俊风的眼前。

    “舅舅,这就是结界空间吗?”

    “嗯?你知道结界?也对,妙家在没落前,也是出过高人的,关于这一方面的记载不会少。

    没错,这是结界。等你将来若是到了问道境,也可以释放出这样的结界空间。”

    “舅舅您现在是什么境界?外公为什么又不让您来我们妙家做客呢?母亲好像在去年回去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哎!这里面的故事说起来就复杂了。还是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吧!我现在是问道境,可能是天赋好,拥有可以匹敌王者境的实力。

    关于你外公,我希望你不要误会他,他这么做实际上不仅是在保全乾家,更是在保护妙家。你只需知道一点,那就是妙家现在所面临的敌人真的很强大,强大到弹指间就可以将妙家给灭了。

    之所以妙家能够支撑到现在,也是因为上面还有人帮衬,可谁又能知道那个人还能帮衬多久呢!”

    “舅舅,您的意思不会是他的寿元将近了吧!”

    “你很聪明,只是你越聪明我越担心。俊风,你今后的路会很艰辛,艰辛到连你自己都不会在相信自己,但我还是想问你一句,你会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吗?”

    乾飞扬的意思妙俊风现在还不是很明白,但心中隐约像是抓住了什么。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思索了片刻后,将头一抬,用坚定的语气向乾飞扬回道:“我会走下去,不仅要走下去,还要走的潇洒,让那些人只能望着我的背影。”

    “好!果然是我的好外甥。既然你已经有了选择,信念也很坚定。那我可以为你指条明路,一条有助于你成长的道路。

    如今的妙家格局太小,你想要成长,就要走出去。南玄武很大,你还年轻,可以去南玄武学院当一名学生。”

    “您的意思是,南玄武学院将会是我迈出去的关键一步?”

    乾飞扬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随后抬手一挥,站在木船上的妙俊风是被他给送了回去。

    “话已至此,能不能潜龙升天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从你目前展现出的心性和实力来看,只要给你时间,你注定可以再现妙家往日的辉煌,但他会给你这样充足的时间吗?”

    “飞扬,你不要对他寄予太大的希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妙家只要不灭亡已经算是谢天谢地了。”

    “不是我故意打击你,你的侄子是块好料,只可惜他没有诞生在你们乾家,而是生在了妙家。就算他真的有天纵之姿,恐怕也只能埋没于此。”

    “时也命也,若真是龙,哪怕身压万重高山也会一飞冲天。若是虫,就算鸿运加身,也会无福消受。

    是虫还是龙,听天由命吧!身为舅舅,就算平时可以不帮他,但在他性命攸关的时刻,我还是会出手的。”

    “哎!血浓于水啊!”

    “好吧!这一次我就不跟你抬杠了,我也很想看看这小子能成长到什么地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