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留书一封
    被送到地上的妙俊风,抬着头望着那存在却看不到的结界空间,心中是五味杂陈。

    虽然他当过净世庭南方分局十五小队队长,有过几年出仕经验,但他现在的实足年龄连十八岁都没有到。

    看似是一个大家族的公子,实际上只有当事人才明白,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自己的家族只剩一个空架子了。

    “俊风,今晚可真是惊险刺激啊!来的人是一个比一个强大,幸好你说的是实话,而且跟她没有什么交集,否则,你是瞒不过你舅舅的。就算你舅舅睁只眼闭只眼的不计较,那两个人也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的存在本来就是个未知数,要不是你师父,恐怕我现在也不知道会有多逍遥快活,再过个几年,在你们的世界上又会多出个英明睿智的所罗门王。

    他建议你去上学,你就去吧!我也很怀念上学的时光啊!周围尽是女同学陪读,老师也很年轻漂亮...”

    “喂喂喂,你怎么说着说着就没正形了。你还用上学?我看你就是在玩吧!世界很大,我们真应该出去走走,在这里所学所知的东西真的太少了。”

    妙俊风将目光收回,转身拾阶而上,向着院内走了回去。

    直到这一刻,他才想起一件事,从刚才到现在好像都没有见到父亲的身影,他去哪儿了?

    ..................

    “乾飞扬,你给我站住!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个说法,你就别想走!”妙庆气势汹汹的从后面追了上来,在他的身后李木是带着歉意的笑容向他们看去。

    “啧啧啧,乾飞扬,你的家务事还真多。这刚见了外甥,现在又见到妹夫了,需不需要我们回避啊?我好心的提醒一下,正事要紧,他们可不会等我们。”

    这一次乾飞扬没有立刻反驳,对于坤风的话他是赞同的。外甥是外甥,妹夫是妹夫,两码事。再说这个妹夫向来是有勇无谋,与他多纠缠,好事也会变成坏事。

    “你回去吧!几年没见,还是没有长进,就这点本事还想留住我?”乾飞扬语气不善的说了一通,随即两指一夹,抬手一挥,一道玉质的符箓是向着妙庆就飞了过去。

    “咚!”的一声,一口白色的大钟是将妙庆给罩在了里面,任凭他如何攻击,大钟一动不动。

    “李木,妙家的事还请你多多费心。我这个妹夫也请你多多担待。”

    “好说,你我之间还用这么客气吗?另外,我想告诉你,他已经派人过来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这也是预料中的事。俊风那里我已经提醒过了,接下来还是要看他自己。若是走过来,我想就算是他,也不能再轻易的拿他怎样。”

    “你还是这样的自信。”

    “告辞。”

    “不送。”

    ..................

    妙俊风回到家中后,没有直接回自己的房间,也没有去爷爷那,而是去了祖殿。

    他点燃檀香,对着祖宗牌位拜了拜,之后凝视着第一代家祖的牌位,直到檀香燃尽他才走出祖殿。

    接下来按照自己的打算,他想去爷爷那的,但在犹豫片刻后,调转了方向,向着妙文的院落走了过去。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

    “请进。”

    “吱!”的一声,妙俊风推门而入。

    “哥,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去爷爷那吗?”

    “来看看你。”

    “我有什么好看的,到是你受了那么重的伤,应该好好休息才是。”妙文刚说完,一下子就愣住了,妙俊风的身上除了衣服破皱之外,貌似他身上的伤势已经无大碍了。

    “你先不要多说什么,听我把话说完。”

    看着妙俊风那严肃的神情和认真的眼神,妙文点了一下头。

    “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妙家就需要你来支撑了。我希望你能奋发向上,早日达到星阶文者的顶峰。

    爷爷的年纪大了,你需要多照顾。长辈们为这个家付出很多,在心有余力又有能力时,不妨多替他们分担些。

    妙海还小,有些事就不要让他知道了。等到适当的时候,在一口气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他,堵不如疏,但也要把握时机。

    和马家的联姻只是暂时缓解了我们目前的状况,不要在上面寄于太大的希望。马娟是个好女孩,以后要好好对她。

    嗯,我想说的就这么多,晚安。”

    妙俊风来得突然,走的更突然。在妙文回过神来时,他已不见踪影。然而一回想他之前所说的话,就好像是在交代遗言一样。

    “是我想多了,哥可不是一个短命的人。”妙文将房门关上,准备吹灯歇息,但就在他拿起灯罩的时候,也不知怎的,是拿着灯罩,打开房门就冲了出去。

    他一路狂奔,也不管妙荣现在是不是在厅堂内跟众长老商量事情,他没有通报,直接就闯了进去。

    他这一闯,立马是让厅内的众人将目光全部转移到他的身上。一股无形的压力是瞬间将他压得喘不过气。

    “妙文,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正在开会吗?”妙荣的脸上显出不悦之色。

    “爷爷,我有急事,天大的急事。”

    “好,你说。若我们听了认为不是急事,那就家法伺候。”

    妙文不敢耽搁,是赶紧将妙俊风刚才对自己说的话如实的复述一遍。

    等到他说完,妙荣“噌”的一下从位子上站了起来,火急火燎的冲出了厅堂。

    大伙的反应虽然比他慢了一拍,但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是紧随其后的追了出去。

    “啪!”的一声,房门被重重的推了开来。

    安静的房间内,除了烛光在跳动,完全见不着妙俊风的身影。

    “爷爷,快看桌上。”妙文的观察力很敏锐,一下子就注意到了摆放在桌上的一封书信。

    一种不好的预感顿时涌上妙荣的心头,但他还是走了过去,将桌上的书信拿起拆开,从里面取出了一张信笺。

    “俊风立志出家门,学不成誓不还。家人无须多挂念,是虫是龙它日闻。”

    妙荣将手中的信笺递给妙文,随后深深一叹的说道:“俊风他走了,也许会回来,也许再也回不来。”

    “爷爷,我相信哥哥会回来的。您还记得他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吗?**************,一遇风云便成龙。”

    “是啊!他若成龙,我妙家定当崛起。”妙荣的双眼中泛起一抹泪花,在泪花中却隐藏着对妙俊风深深的爱意和期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