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家臣
    来到吴海的办公室,见到办公室内的陈设,妙俊风觉得他是一个有品位的人,和自己的性格蛮合拍的。

    “请坐。”吴海主动地为他沏了一杯茶,放到了他的面前。

    “您这样礼贤下士于我,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妙俊风直舒心意的说道。

    “那我们就随意一点好了。我们可以好好的交流一番,你放心,我这里布下了隔音结界,至少在金陵城,还没有人能破得了这个结界。”

    “那好,我想问你为什么请我到这来,不会仅仅是为了喝茶那么简单吧!”妙俊风的双眼紧紧注视着吴海的眼眸,只要他有一点情绪波动,自己立马可以识破。

    “你相信相术一说吗?”

    “有点信。”

    “那你相信在此基础上的卜卦吗?”

    “也有点信。”

    “好,那接下来我要说的话想必你能够接受了。我在城门口见到你的第一眼,就觉得你的面相尊贵,将来一定可以封王拜相。也就是出于这一点,我才在城门口为你解了围。

    等我回来后,我细想一下,又觉得缺了点什么,之前的看相似乎没有看全。进而我又用卦术算了一下我与你之间的联系。

    卦象虽然朦胧,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便是跟着你将来一定能够流芳百世。”说到这,吴海不再说话,而是给自己沏了一杯茶。

    妙俊风轻抿一口茶,笑着说道:“你不会就因为面相和卦象之术就觉得我高深莫测,所以才请我来这里吧!”

    “也是,也不是。说是,是因为我信这个。说不是。是因为凡事都要经过实践的检验。我已走过五十个春秋,对于人世间的一些事还算看得通透。

    再加上我如今的位子,对于人性的把握还算精确。可你知道吗?对于你,我有点看不透。既然看不透,那只好当面了解一下了。”

    “你不会要拿我做人体研究吧!”妙俊风故意害怕的说道。

    “哈哈哈...,俊风啊!你真会开玩笑。你看我像这种人吗?我只是希望你能将自己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让我能够说服我自己,证明我的相术和卦术不是胡吹出来的。”

    “能让我考虑一下吗?”若是换成别人对自己这样说,自己一定会搪塞过去。但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他,自他一开始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就有一种亲切感。

    “所罗门,你觉得这个人可靠吗?我可以将我的全部实力展现出来吗?”

    “我觉得应该可以,你可别忘了,我这一辈子见过多少人,男女老少,忠奸善恶那是数也数不清。在他的面前,你尽可以将自己的才华展示,而且是越牛越好,越牛越可以镇住他。”

    “那好,听你的。谁让你是我兄弟呢!”

    “啥?你说啥?”

    “我说你是我兄弟。”

    “兄弟!那好,我是大哥,你是小弟。嘿嘿!”

    “哎呀!我差点忘了,你是式神啊!”

    “算你狠,你是大哥,我是小弟。”

    妙俊风站起身来,对着吴海说道:“你这有炼器的材料吗?说不如做,事实胜于雄辩。”

    “给!”

    吴海戴在手上的戒指光芒一闪,一块银色的金属就悬浮在了妙俊风的眼前。

    “好!”

    妙俊风惊讶归惊讶,但理智时刻处于上风。他的这一表现,也让吴海的眼眸一亮,对于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是充满了期待。

    妙俊风深吸一口气,在呼出浊气的同时,释放出了精神之火。

    赤红色的火焰均匀的将银色的金属包裹,他没有急于将金属熔化,而是精准的操控火焰,让它一点点的将炙热的温度渗入金属内。

    “啪啦”一下,金属块缓缓的变成了一滩液体。恰在此时,妙俊风也将对道的感悟和修为及时注入,开始对这金属液体进行改造。

    一把泛着寒光的银色利剑正一点点的成型,在即将成型的那一刻,妙俊风是一咬舌尖,将自己的精血喷到了利剑上。

    这把剑可不仅是为了证明自己而炼,更是因为自己的手头上正好缺一把剑。

    将自己的精血融入利剑中,是所罗门临时提醒的。他的意思是借着符器成型的一瞬间融入自己的精血,让它有一定的几率突破一个境界。

    这也是考虑到妙俊风离六星境界只有一纸之隔,若是差的太远,那精血完全就是浪费。

    “嗡”的一声,银色的利剑彻底成型,在成型的刹那间是散发出了实质的剑气,层层剑气将利剑烘托的有如神兵。

    “六星符器!”吴海瞪大了眼睛,大喊一声。

    他知道妙俊风隐藏了实力,可没想到他隐藏的那么深,还有最后的那一手,在书上可是没有记载的。

    吴海的心绪乱了,他猜想着眼前这位年轻人是不是有一位隐世的高深莫测的师父在身后,再不然就是某个隐世大家族的子弟出来历练。

    从他的举止可以看出,他从小应该受过良好的教育。他的心性也应该是受过不少磨练,不然区区一个少年,怎会如此老成?

    “我到底应不应该把宝押在他的身上呢?若是押错了,那我剩余的半辈子可就毁了。

    若是不押,和他结个善缘,那日后他对我的帮助也不会很大。甚至是时间拖得越长,我与他之间的善缘就会变得越淡。

    哎呀呀!这该如何是好啊!每当机遇来临的时候,真的会把人给逼疯了!选对了幸甚。错过了,那可是要悔恨一辈子的。”

    妙俊风将炼制好的六星剑收起,随后,换成自己为吴海和自己的杯子满上茶。

    他没有催吴海,从他的神情可以看出,现在的他恐怕是在做着艰难的选择。

    一直到妙俊风自斟自饮的喝完了三杯茶,吴海终于是回过神来,他像是做好了选择,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妙俊风,我愿意成为您的家臣,不知道您愿不愿意收下我?”

    “家臣?您真的要做我的家臣?”

    “千真万确,这是在我慎重考虑后做下的决定。”

    “我若是不答应岂不是辜负了你。既然如此,那从即刻起你就是我妙俊风的家臣了。只是你我之间就不要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了,你平时就称呼我俊风。”

    “是,俊风。从今往后,我一定会忠心耿耿的辅佐您。”吴海说着就准备跪下来。

    “别,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有些繁文缛节能省则省。”妙俊风是一个前冲,一把将他给扶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