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来者不善
    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可谁想到,之前的那名工作人员又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

    “会长,余城主来了。另外还有张大人。”工作人员在提到张大人时,那神情是相当紧张。

    “早就知道姓余的跟唐家是沆瀣一气,没想到这唐超前脚刚一走,他后脚就来了。自己来也就罢了,竟然还把姓张的给带来了,这是存心要给我难看啊!”

    “哈哈哈...,是谁要给吴会长难看啊!告诉我,我去帮你收拾他!”爽朗的笑声破门而入,人未至声已达。

    吴海很想告诉他那个人就是他,可一想到他的实力和眼前的处境,这气还得先忍下来。

    “好久不见了,老朋友。怎么一听到我来了,火气就这么大啊!难不成你说的这个人就是我?”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紧随笑声而来。

    下一刻,一个中年人,一名老者,还有一个年轻人是陆续走入厅堂。

    站在吴海身前的那名工作人员很有眼色,是向着进来的三人按照身份依次行礼后,快步地离开了厅堂。

    妙俊风也想跟着他一起离开,但架不住那三人盯来的目光。他只好向他们三人点了一下头,随后老实的站在吴海的身后。

    “吴海,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徒弟吗?也太目无尊长了。你我之间就算了,可余城主是何等身份,他怎能如此无礼?”

    “张亮,你可能搞错了。他不是我的徒弟,他是一名三星炼器师,正在向我请教问题。要不是你们突然来访,我现在应该是在为他解答疑惑。”

    “咳咳,身为一名炼器师,连最基本的察言观色都不具备,恐怕将来的成就有限啊!”张亮捋着胡须,将头高高扬起。

    一次可以说是误会,两次那就是刻意针对了。自己和他是第一次见面,他不分青红皂白,就把导火索往自己的身上引,难不成他真当自己是软柿子吗?

    “张亮,你的话是不是有点过了?这是一个长辈该说的话吗?”感觉到妙俊风气息的变化,吴海是抢先一步,对着张亮就没好气的质问道。

    “好了好了,两位都消消气。正事要紧,这正事办完了,就算你们把天捅破了,我也不会管。”余龙虎何等圆滑,眼见两个人就要掐起来了,是赶紧站到两个人的中间,充当起和事佬。

    “正事?什么正事?”吴海一听,心里是“咯噔”一下。他可不会认为余龙虎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好事。

    “也怪我,最近一阵子实在是太忙了,一时间就把这事给忘了。要不是张亮大师来到府上,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件事给想起来。

    吴会长,您也知道。这金陵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方圆千里内的所有领地都归属于金陵城。随着我实力的提高,这金陵城所辖区域的面积在原有的基础上又有了增长。

    如今我们金陵城的级别已达到了州的级别,虽然只是最低级别的州,但好歹也是州啊!

    为了提升我们州的形象,不管是炼器师公会还是制符师公会,我觉得都有必要提高一下。

    皇庭很快就会派人来考察,一旦考察通过,我便会接受皇庭的册封,正式成为一州之长。

    吴会长是明白人,接下来不用我多说,想必你也能猜到一二了。”

    “我首先恭喜余城主荣升成为一州之长,这个好消息你应该早点告诉我才是。

    也许正因为这个好消息,才让你认为在下才疏学浅,不适合占据金陵城炼器师公会会长一职,想要另择贤人来取代。

    可有一点我要提醒你,炼器师公会不受制于皇庭,是独立于外的。对于我的任免只有炼器师长老会才有权利。

    若是你现在将长老会的任免书拿出来,我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倘若你拿不出来,请恕我公务繁忙,抽不开身,只能送客。”

    “你看看,我这不是来找你商量吗?又没有用严肃的,正式的口吻向你提这件事,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金陵城着想,而不仅仅是为了我。

    我承认你说的很对,但有一点,你可能贵人多忘事给疏忽了,那便是皇庭的官员有权可以安排一名技艺精湛的人入会,不用向长老会禀报,只需得到当地公会会长的认可就行。”

    “那按照你的意思是要我同意让张亮加入我们公会,并安排点职务给他?”

    “若是能这样,实在是太好不过了。”

    “可以是可以,只是他配不配呢?据我所知,他的实力还达不到技艺精湛的水准吧!”吴海意味深长的说道。

    “哈哈哈...,吴兄啊!小弟不才,前不久刚刚突破,如今已经是一名月阶炼器师了。”张亮是得意的将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哦!怪不得你今天的底气那么足,原来是晋级了啊!”吴海轻描淡写的就把他的话带了过去。

    他的态度让张亮是一下子变得恼火起来,这是在打自己的脸,这是对月阶炼器师的不尊重。

    余龙虎见到吴海的反应,没有认为他是在耍脾气,而是在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妙之感。

    “张亮啊!你以前不是我对手,现在更不是我对手。也许是老天知道你今天要来,所以昨晚送给我一件大礼物,让我在不知不觉中进阶成为了月阶炼器师。”

    “什么!”张亮有些气急攻心,差一点就两眼一闭,一口气喘不上来。

    余龙虎的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若细心观察便能发现,他的笑容有点僵,还带点苦。

    “世上竟会有这么巧的事?吴海,就算你不想让我入会,也找一个像样的理由好不好?在场的都不是傻子,你这话也只能哄哄街边的乞丐。”缓过气来的张亮,像是想通了,一脸不服的指责起吴海来。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他这“乞丐”二字一出口,妙俊风心里的火气是“噌”的一下就窜上来了。

    我不就是穿的破了一点吗?有必要总将“乞丐”二字挂嘴边吗?

    还有眼前这个为老不尊的人,从进门一开始就将祸水往我身上引,要是不还以颜色给他看,他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喂!我说你有完没完啊!我这还有事要请教呢!你别站在那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带个徒弟就了不起啦!要是吴会长一开口,这拜师的人能从我们这排到城门口。

    你不就是想较量一下吗?可以,我跟你比,你要是输了,从哪来回哪去。你要是赢了,我当众给你赔不是,并奉上诚意十足的礼金。”

    妙俊风的话犹如晴天里的惊雷,一下子把在场的所有人炸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