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唐超出手
    “唐超不愧是唐超,临危不乱,处事精密。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向家里传去了通讯,但我还是要说一声佩服。

    不要说我没有给你机会,吴会长就算了。我跟他无冤无仇,也不想落下个欺负老人家的名头。但是他我就不能轻饶了。

    你和他比斗一场,生死不限。谁活着谁离开!”

    面具公子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让暂时处于同盟的三个人一下子离心离德起来。

    “不要磨蹭了,时间有限。要不然,我不介意在救援赶来之前,把你们统统收拾一顿!你之前也说了,在日境强者的面前,月境不够看。那同理,你现在的修为还真不够我身边卫士们看的。”

    死道友不死贫道,唐超可不会讲什么江湖义气,来一番大义凛然的话。

    “藤缚术!”

    攻击刹那而至,一条条青色的藤蔓是从妙俊风的脚底升起,盘旋而上,只将他的脑袋露在外面。

    “刺杀!”

    “噗噗噗...”一朵朵的血花是在妙俊风的身上绽放,空气中开始弥漫起他鲜血的味道。

    妙俊风一声不吭,冷笑的看着唐超。至于那个面具男,他是看都不看一眼。

    “可以了吗?”唐超向面具男问道。

    “不够!”

    “爆!”

    缚在妙俊风身上的藤蔓爆碎开来,大部分的藤蔓碎片全部嵌入到了妙俊风的身体中。

    原本一个俊俏的小生,在此时变得血肉模糊。

    看到这,面具男是拍手笑着说道:“唐公子做得好,果然是做大事的人!”

    “唰”,一名黑甲卫士是从外面跳了进来,跑到面具公子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

    面具男点了一下头,对他们说道:“今晚过得很愉快,有机会再聚,后会有期。”

    在黑甲卫士的簇拥下,面具男和他们一起消失在了庄园的深处。

    “吴会长,实在抱歉,我也是万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唐超充满歉意的说道。

    “我明白,我得赶紧带他回去处理伤口,我可不想让炼器师公会失去一个人才。”吴海表现的不冷不热,但心里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主公一直没有吭声,也没有因为过重的伤势而让身体晃一下。完全凭借过人的毅力将所有的折辱和痛楚忍了下来。

    “嘭!”的一声,庄园的大门被一名白发老者给一掌劈开了。

    “少爷,您没事吧!”老者单脚一跨就来到了唐超的身前,一番细细的打量。

    “我没事,辛苦您亲自来一趟。”

    “少爷说的哪里话,就算您不让我来,我也会来的。

    咦?这不是吴会长吗?那这位是?”

    “咳咳,白老我们回去吧!这城中的治安应该加强了。”

    听话要听音,白老自然明白少爷的意思。他立刻将目光收了回来,保护着唐超离开了庄园。

    他们这前脚刚走,城主府的人后脚就赶来了。在吴海的一番解释下,城主府的人也不想多事,在客套了几句后,是一溜烟的没了踪影。

    仿佛是在等待什么,吴海和妙俊风都没有离开庄园。

    在确定庄园内空无一人后,妙俊风是再也支撑不住地一头栽到了地上。

    尽管虚弱,尽管伤势严重,但他的双拳握得很紧,他内心的自尊之火没有熄灭。他暗暗发誓,这个场子自己一定会找回来,不就是一个王爷,一个靠祖上蒙阴的贵公子吗?

    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妙俊风带着这股信念昏睡了过去,当他醒来时已经是事发后第三天的下午。

    看着身上的绷带,妙俊风是苦笑了一声。他很怀念那枚丹药,那枚在见到舅舅后他的同伴给自己服下的丹药。

    若是有那枚丹药,自己的伤势恐怕很快就能痊愈,用不着像现在这样被包成一个大粽子。

    “主公,您终于醒了。您可担心死我了。”吴海以为妙俊风仍然昏迷着,没有敲门就直接进来了。

    “放心吧!我命硬,黄泉不收我。”

    “主公,诸葛峰峦在两天前就离开了。州府的人和唐府的人也没有在追查那晚的事。似乎冥冥之中达成了一种共识,结成了一种默契。”

    “这是自然,他们三方应该已是一家。诸葛王族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就算那个被酒色掏空的诸葛峦山在某些方面也有过人之处。”

    “主公的度量那是没话说,尽管是敌人,但还会客观公正的去评价他。”

    “事实如此,也容不得我说假话。那个早就跟我结下梁子,半路摘桃的唐超,实力也是不俗。不管是请救兵,还是对我出手,他对符箓的运用可谓是信手拈来,完全不用做准备。心念一动,符威自起。”

    “是的,主公。据可靠情报,尽管他爱藏拙,但他真正的实力还是被人给发掘出来了。他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三月文者。”

    “厉害啊!看他的年纪应该只比我大几岁,这修炼速度可以称得上妖孽了。”

    “主公,这一次您可是说错了。您知道南玄武学院的招生标准码?”

    妙俊风摇了摇头,要不是舅舅告诉自己有一个南玄武学院,自己恐怕还蹲在井里呢!

    “想来也是,主公的家族应该只对大家族大势力感兴趣,区区一个南玄武学院还没放在眼里。”

    妙俊风知道自己被误会了,但误会就误会吧!反正自己已经被他给一路误会下来了。

    “主公,南玄武学院一年只招收一次学生,学生限额三百五十人。学生的年龄不得超过十八周岁,修为最低标准为一月之境。

    凡是被录取的学生,按照实力划分,会被分到不同的班级中。班级总共有七个,每班五十人。

    从往年的纪录来看,被录取的学生当中至少有一半都是三月境界,其中不乏还有四月和五月的存在。”

    “厉害啊!学生都这么强,那老师呢?”

    “每个班级的班主任至少都是一日境界,若是遇到妖孽班级,班主任的资格会被提升到二日境界。”

    “原来是这样,那南玄武学院的毕业标准是什么呢?”

    “很简单,达到日境修为即可毕业。”

    “主公,看你的表情,听你的意思,你不会是想去南玄武学院上学吧!”

    “被你给看出来了,我就是要去上学啊!要不然我干嘛从家里出来。”

    妙俊风说的是实话,但在吴海听来却显得很怪。明明家里底蕴深厚,不乏强者,这出来上学不是多此一举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