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符灿莲花
    妙俊风果断的决定在事后证明是正确无疑的,任凭他身后的魅级鬼物如何拼命,它们与妙俊风之间的距离是越拉越大,到最后妙俊风是直接摆脱了它们的追杀。

    回到胡同里,强忍着疲劳,他按照原先的做法,再次为自己制造出一片安全区域。

    “噗通”一声,他一屁股坐了下来。双腿是再也没有一点感觉,就好像自己的腿已经不见了,自己从来就没有腿一样。

    “好样的,我觉得你缺少的就是这种极限训练。若是你能将身体其它部位的极限训练都开发出来,我觉得你在武者境将会无敌于天下。”

    “无敌于天下?听起来很酷啊!”

    “酷是什么?这个字是你发明创造的吗?”

    “不!是师父那个世界很流行的一个字。翻译成我们这个世界的语言,就是帅呆了,好极了,特有范儿。”

    “酷!”

    “嗯?”

    “嗯什么嗯?只允许你说这个字,我就不能现学现用吗?你要知道只有不断的学习才能与时俱进。”

    “我们是不是偏题了,你还没说为什么能无敌于天下!”

    “文者和武者相比,二者虽然同样拥有精神力,但文者的精神力更偏向于脑力劳动,勤动脑,善思考,好推演。

    而武者更多的是开发身体的潜能,以体能方面的天赋来弥补脑力方面的不足。通俗一点的讲,武者擅长炼体之法,以强大的体魄来支撑精神力的消耗。”

    “我明白了,二者殊途同归,都是在以自身特长来维持精神力的消耗。像我这样文武双全的人,的确可以碾压众人,在同级无敌于天下。”

    “你太谦虚了,我说的意思你日后会明白,不过那时也就没有什么好稀奇的了。现在你休息好了吗?休息好的话就赶紧开始练习画符,像你这样懒惰的人,我可是见的多了。”

    妙俊风眨了眨眼睛,觉得所罗门是不是有点累了,他怎么睁着眼睛说瞎话呢?自己的样子像是在懒惰吗?明显是过于勤劳而累瘫的好不好?

    妙俊风深吸一口气,双手一撑,坐了起来。

    他没有急于在地上绘制,而是在脑海中将选取出来的符箓之道再次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磨刀不误砍柴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智慧之光一闪,他的手很自然的就在地面上书画起来。每一笔都是对道的理解,每一个画完的符文就是对道的感悟。一连串符文构成的符箓就是天地大道在载体中的体现。

    “这个不好看!”

    “这边有点扭了,破坏了美感。”

    “这一笔下去有点生涩,会影响之后的笔划。”

    妙俊风自言自语的说着,每画一个符箓他就要评价一番。久而久之,所罗门是再也忍不住的从他体内遁了出来,指着他吼道:“妙俊风,你这是在画符,不是在鉴定艺术品。画出来的符箓只要效果好就可以了,哪来那么多的讲究?”

    “你不懂。外在美虽不影响符箓的实质,但会在无形中影响符箓的气场和威力的发挥。好比沟渠,在泄水时,沟渠过窄,过浅,过扭曲,虽不影响水的流动,可或多或少会让水流失不少。”

    “呦呵!真没看出来啊!你还懂土木工程!就算你说得对,你也忒能吹毛求疵了,我就觉得你画的符箓很好看。你就不要在自圆其说了,反正你的性格就是过于完美化!你这性子要是不改改,我看你怎么讨老婆!”

    “喂喂喂,你也太能扯了吧!怎么一下子就扯到讨老婆的事情上了?你要知道,我正在画符呢!我们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哼!爱信不信,你就继续精益求精吧!我睡觉去了!”所罗门身影一晃,遁入了妙俊风的体内。

    此处再度安静下来,只剩下妙俊风偶尔发出的叹息声。

    转眼三天的时间过去了,妙俊风在**还剩下六天的时间。在这三天里,妙俊风不知疲倦的在地上画着符箓,伴随着他的刻苦,这一小片区域的地面比外面的地面微微下沉了一些。

    “成了,终于可以一气呵成完美的画出符箓了!”

    趁着此时兴头正高,妙俊风从戒指内取出一个玉碟,一支毛笔和一个葫芦。

    他手上戴的戒指是吴老在自己临走前送给自己的,里面的东西则是自己一路上陆陆续续购买的。

    在买这些东西的时候,他才真正体会到了,为什么说炼器师是这个世界上最有“钱途”的职业。

    先从葫芦内倒出一些鬼血,再咬破指尖往玉牒内滴入同等量的鲜血。之后,拿起毛笔迅速的蘸了蘸,抄起一张符箓,在它的背面就书写起了自己一直在练习的焰蛇术。

    妙俊风描绘的焰蛇术,是炎蛇术的升级版。一张焰蛇符箓顶得上十张炎蛇符箓。

    “焰蛇符,成!”

    伴随着妙俊风潇洒的收笔,焰蛇符发出了红色的焰光。

    下一刻,两条迷你的炎蛇和焰蛇是在符箓的正上方展开了激烈的搏斗,胜者将完全占有这张符箓,失败者不仅将会失去这张符箓还会将自身的符力贡献给胜利者。

    不出所料,在交战了几分钟后,炎蛇是被焰蛇一口吞下。紧接着,符箓是腾空而起,描绘着炎蛇符的那一面渐渐地散发出一缕缕红色的雾气,这些雾气有规律的向着正面的焰蛇符附着而上。

    “轰嗤”一声,红光四溅,一朵红色的莲花是在符箓上绽放开来,胜利的焰蛇则是欢腾的一头扎进了莲心内。

    “我滴乖乖啊!向来是舌灿莲花,你怎么弄出个符灿莲花。你这符不得了啊!”

    “那是你的功劳,阴阳汁果然不同凡响。”

    “不不不,阴阳汁的功劳没那么大,关键是绘制的人。这下我总算是明白你那番话的意思了。这也是天才与普通人的区别,像你们这样的人总能化腐朽为神奇!”

    “我可以将你的话当成是称赞吗?”

    “可以,不过你不能骄傲,也许只是巧合。你再绘制一张,若还能出现符灿莲花的景象,我会很认真的夸赞你一声。”

    “好,这可是你说的!”

    妙俊风提笔,蘸了蘸阴阳汁,随后笔走龙蛇的又绘制了一张焰蛇符。

    有了绘制第一张符箓的经验,这第二张符箓的绘制时间很短,双蛇之争的时间也是一眨眼的功夫,符灿莲花的时间则是延长了不少。

    妙俊风深吸一口气,双手一背,一脸微笑的等待着所罗门认真的夸奖。

    “变态!大变态!变态中变态!称赞完。”

    妙俊风呼出一口重气,恨不得现在就把他给揪出来狠狠地暴揍一顿。这是在夸人吗?明明是吃不着葡萄讲葡萄酸的嫉妒之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