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激动的葛长老
    隐隐的一种无形的气势开始从妙俊风的身上散发出来。

    没有睁眼,精准的将符笔提在手中。

    此时的他化身成为符道中的王者,一股舍我其谁,睥睨天下的威严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取来一张符纸,看到没看,准确无误的从上方开始落笔。

    妙俊风不愿从这种状态中醒来。中低级符箓自己制作过很多次,高级符箓成功的几率更是不小。然而,初级灵符自己是一次也没绘制过。

    谨慎,这次必须得慎之又慎。既然选择了考试的等级,那就一定要为这次选择负责。

    火蛇术,炎蛇术,焰蛇术。这是符师级别的三种火系符箓。

    到了灵符级别,与之相对应的火系符箓只有一种,那就是腾蛇术。

    一二月为初级,三到五月为中级,六七月为高级。等级越高的腾蛇术威力不仅越大,持续时间也越长。

    灵符之所以高于普通的符箓,其关键还不是上面所说的威力和时间,而是可操控性。

    伴随着精神力的提升,对于符箓的操控不再像以往那样只是激发,让符箓爆发出自身的威力。而是可以通过精神力来操控化形后的符箓攻击。

    因而,在制作灵符时,不再是简单的将符文画上,自身的精神力注入,更要将自身对符箓之道的感悟和对这一种符箓制式的感悟注入。

    感悟越深,悟的越透,灵符的成符几率也就越高。

    一笔叩符门,二笔心意至,三笔精神感悟送入门。

    四笔我心照符道,五笔六笔符气来,七笔八笔符成型。

    九九归一最后笔,还请符箓显真威。

    妙俊风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最后一笔已经落下,只要自己将笔提起,符箓成不成立马见分晓。

    “凝!”

    妙俊风大喝一声,将笔一提。

    符箓发出了微弱的光芒,一点点的震动起来。可就在大家以为要成符之际,“噗”的一声,符箓自燃起来,瞬时化为一堆灰烬。

    “风明大人,不要灰心。我相信下一张符箓您一定能够成功。”公会人员第一时间在妙俊风的身旁做出了安慰。

    “谢谢,是我操之过急了。应该让符气再停滞一会,我休息下,请稍等。”妙俊风没有立刻开始,而是再一次闭上眼,让自己静下心来。

    公会人员没有再多说什么,只好退到一旁,静静等候。可就在他退到门口的同时,无意间的一瞥,正好看见了葛长老刚睁开又合上的眼睛。

    “葛长老睁眼了,看来有戏。”公会人员这下更不敢打扰妙俊风了,自己对他不熟悉,但对葛长老可是极为了解的。

    他老人家的那双眼可毒着呢!只要你是金子,不管埋得有多深,他一眼就能发现。

    制符师公会可是有不少符师都是他发掘和栽培的,他这个人虽不争强好斗,拉帮结派。但只要是制符师公会的人都知道,宁得罪会长也不要得罪他,只要他振臂一呼,那制符师公会当中至少有二成的人会站到他身边。

    可不要小看了这二成,制符师公会有多少长老,一个长老能拥有二成的人气,那等同于他一个人就掌握了公会五分之一的力量。

    谁也不能保证,在他的门生当中后期会有骏马出现,成为制符一道上的强者。所以,葛长老尽管低调,但大家还是很尊敬他的。

    妙俊风感到差不多了,立即睁开双眼。这一次他没有将自身的气势外放,而是目露精光,将所有的心神都凝聚到了手中的符笔上。

    蘸了蘸符汁,没有犹豫,迅速落笔,一气呵成的绘制完符箓。

    又到了最后的那一点,又到了要提笔的时候。

    这一次他没有立刻提笔,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拿捏的符笔。

    渐渐地,一道细微的红色符气被他的双眼给捕捉到了。

    这道符气很虚,漂浮不定,就是不肯安稳的落入那符文当中。

    妙俊风没有着急,而是将自己的精神力通过手中的符笔,向那符气传去。

    精神力中不仅有自己的修为,感悟更有自己想对符气说的话。

    就在刚才那一刻,他联想到了符器。既然能将符器当做自己的孩子,那符箓又何尝不是呢?

    眼前的符气不就是初次离家的孩子吗?想要让他变得独立坚强,那就必须要耐心的开导他,教育他,并送他一程。

    若是没有耐心,把他送出门就不管了,那这孩子又怎么会向着自己期望的方向发展呢?能不走入歧途就算是谢天谢地了。

    那虚浮的符气,在妙俊风一点一滴的安慰下,在他不厌其烦的耐心劝导和等待下,是终于安稳下来,向着符文当中沉落下去。

    “凝!”

    妙俊风这一次没有大喝,只是发出了能让自己听到的声音。

    “嗡”的一声,初级腾蛇符缓缓地浮了起来,在离桌面三寸的位置悬空而浮,发出了淡红色的光芒。

    妙俊风微微一笑,没有去理会周围的人,而是伸出手,将这张符箓收好。

    把握住这种感觉的妙俊风,在接下来是一鼓作气的将剩余十张符箓全部绘制完毕。每一张符箓在成型时都如第一张一样。

    “啪啪啪”的鼓掌声响起,葛长老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妙俊风的身旁。

    现在的他哪还有一点睡眼惺忪的状态,完全是一副见猎兴起的模样。

    “风明,你很不错。你的符箓造诣不差,若是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应该是第一次绘制初级灵符吧!”

    “是的,葛长老。”

    “很好,你能够在失误一张灵符后就能把握住绘制灵符的关键点,这在我发掘的所有人中,你是第一个。”

    “谢葛长老夸奖。”

    “不用客气,这是你自己赢得的评价。身为符师,想要让别人尊敬你,首先你就要学会尊敬自己。若是连自己的内心都不敢面对,一味逃避。那就算日后可以呼风唤雨,也注定不会有好的结局。

    这一点你做的很好,心里怎么想的,就去怎么做。不会因为周边人和事的左右而动摇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我希望你能继续保持下去,你让我看到了希望,一个在未来可以将符箓之道发扬光大的希望。”

    葛长老此话一出,妙俊风还没做出什么反应,站在一边的公会人员是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啊!”的一声。

    自己在这里工作可是有十年了,还从来没有听过葛长老会用这样的言辞去夸赞一位新进的符师。

    要知道,他平时可是很少表扬人的,凡是获得他表扬的人,再后来都取得了极大的成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