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梦中问神
    妙俊风很自然的走到案桌前,从桌子上取了三根香,然后,借长明灯将它点燃。

    恭敬的三拜之后,将香插入香炉之内。

    “我确定我没有见过您,更不知道您,但为什么在我的潜意识里又感觉对您很熟悉呢?”

    妙俊风抬起头,仰望着神像,陷入了无尽的沉思中。

    不知道是不是看得久了,妙俊风似乎看到他的手指动了一下。

    当他想要进一步确认的时候,“啪嗒”一声,一个物体是从房梁上坠落而下,好巧不巧的砸到了他的脑袋上。

    “嗯,一定是我眼花了。”说完,“噗通”一声,妙俊风一头栽倒了地面上。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合,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察己则可以知人,察今则可以知古。”

    “石可破也,不可夺其坚;丹可磨也,不可夺其赤。”

    “圣人千虑,必有一失;愚人千虑。必有一得。”

    ......

    妙俊风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步步的走了过去。现在的他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只被这充满凛然之气的读书声所吸引。

    月光如银,散落在这片山谷里。一条蜿蜒的清泉从山谷里涓涓流过。

    在清泉的曲折处,有一堆篝火在那燃烧,一匹枣红色的烈马在那里摇着尾巴,吃着自己的夜宵。

    一道伟岸的身影坐在青岩上,一手捋须,一手捧着一卷书,在那神威十足的朗诵着。

    妙俊风轻轻地走了过去,他不想破坏这独有的意境。能将书中内容读出来,并让人感同身受,身临其境的理解其中的意思,想必在这世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读书声渐渐停止,他放下手中的书卷,将目光望了过来。

    在他的一望之下,仿佛自己再也没有什么秘密,就算有也不想隐瞒于他。

    “年轻人,过来坐。闲来无事,正好可以聊上几句。”他开口了,就像是一位长辈在对自己的晚辈说话,声音中充满了慈祥的情意。

    “晚辈妙俊风,拜见前辈。”妙俊风俯身一拜,慢慢的走了过去。

    “不要拘束,那样不好。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相遇即是缘,你应该将你应有的一面展现给我看,而不是收起自己的性子,让另一个你坐在我身边。

    需知我邀请的是你的真我,而不是虚我。”

    “请前辈恕罪,晚辈知错了。既然是真性情,那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关羽。”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欲羽化上青天。前辈的名字真好。”

    “哈哈哈...,我到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评价我的名字。你这小辈到真是有意思。”

    “不敢,只是您的名字真的很好记,就算再过几十年,几百年,我也能记得住。”

    “名字而已,记不记住并不重要。你知道我为什么将你请到这里来吗?”

    “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呢?不是你想见我吗?不是你有很多问题想问我吗?怎么见到我反而说不知道了呢?”

    “您,您真的是殿宇中的那尊神像?哦!不,是大神?”

    “你要说是便是吧!你的那个世界是我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神游万界时降临的。也许是因缘巧合,此地正好在闹鬼灾,我顺手就将它给解决了。

    殿宇中的塑像应该是当时的人依据我的样貌,塑形供奉的。”

    “前辈您真厉害!”

    “你是在夸我神通广大还是除鬼手段犀利?”

    “都有,反正我是做不到的。”

    “现在做不到,不代表将来做不到。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愿力和神人的庇佑。看来你的来历应是不凡。”

    “我也不瞒前辈了,晚辈的师父是帝明。”

    “帝明?呵呵,没想到你是那个小家伙的弟子。说起来我与他还真有点投缘,记得上一次他可是在我那将我珍藏了不知许久的葡糖佳酿给喝的一干二净。”

    妙俊风听到这,脸色一下就绿了。师父啊!您这不是在坑徒弟吗?他不找您算账,想要拿我出气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你怎么了?可是在想我会拿你出气?”

    “没有,真没有。”

    “二次强调那就是有了。你这小辈,跟你师父到还挺像。好了,时间有限,你有什么想问的就赶紧问,这天可快要亮了。”

    妙俊风把心一横,把所有的疑惑和担忧全部抛到了脑后,随即赶紧问道:“前辈,是您一直在守护村落吗?村落没有结界的保护,可是很难在野外存在的。”

    “你说的没错,是我在保护。只是我的守护之力已经到了快崩溃的边缘。若是没有新的神力注入,这座村落还是会走向破败和覆灭的危险。”

    “那您有办法再救一次这座村子吗?”

    “你要知道,我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神,倘若再次出手,可就等同于干预了你们这个世界,扰乱了你们这个世界的天地法则。”

    “我觉得前辈此话不妥,您看他们一代又一代的香火祭祀您,您就算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神,但到如今也算是半个了。

    既然沾了边,那是不是说什么也要出手帮一下这群可爱又虔诚的人呢?”

    “可爱?我到是觉得可爱的不是他们,而是你。”

    “我?”

    “是啊!你要是不可爱,我就不会跟你说这么多话了。你回去吧!等你醒来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一朵白云升起,载着妙俊风就向谷口飘去。

    “前辈,我还能再见到您吗?我还有好多话没说,好多问题没问呢?”

    “哈哈哈...,也许会见,也许再也见不到。就让它顺其自然吧!”

    “前辈,我...”妙俊风大喊着,一把从地上爬了起来。

    幸好大殿内没有别人,不然自己刚才的那一喊指不定又要生出什么事。

    妙俊风对着神像拜了三拜,随后开口说道:“古有黄粱一梦,今有我像前一梦。您说等我醒来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可我如今怎么还糊里糊涂的呢?”

    “叮”的一声脆响,妙俊风的脑海里一瞬间涌进无数的信息。

    在这信息中,既有自己刚才所问的答案,也有一些如今用不着但今后会用得着的宝贵财富。

    “喔喔喔...”

    鸡鸣声响起,新的一天伴随着雄鸡的打鸣声开始了。

    妙俊风舒展了一下身子,转身就向着殿外走去。可在走了两步后,他又一个转身,再度走到案桌旁,点燃三支香,恭恭敬敬的三拜后,将香插到了香炉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