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新仇旧恨
    跑到学院的施空,没有寻到妙俊风,于是果断地决定,就在学院门口等,不信他不回来。

    凡是经过学院门口的学生和老师,在经过他的身旁时,都用一种很诧异的目光看着他。

    要知道,施长老在学院可是出了名的架子大。今天怎么会甘愿当个守门人了呢?

    “妙俊风,这些耻辱都是你给我的。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加倍的偿还于你!”施空在内心咆哮着,恨不得现在就能将妙俊风撕得粉碎。

    明月升起,灯火初上。夜晚的南玄武城还是热闹的,只是学院这边变得很冷清。

    微风拂过,犹如雕像般一动不动的施空,内心的火焰已经被他给压缩到了极致。

    若是离开,万一他回来了,这一天的等待不就白费了吗?

    若是继续,他要是仍不回来,那自己还要像现在这样等多久呢?

    纠结,彷徨,痛苦,愤怒,无奈种种情绪在他的心头环绕。

    一夜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清晨的阳光中,有一个人风尘仆仆的出现在了南玄武学院的校园门口。

    此人正是赶了一天一夜路的妙俊风,要不是自身的修为又有所长进,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赶回来。

    “你总算是回来了?也不枉我等你这么久!”施空拍了拍身上的晨露,对着妙俊风阴冷的说道。

    “你找我有事?”妙俊风对他可没有好感,他能在这里等自己这么久,肯定是没好事。

    “你跟我来。汪秋水长老要见你。”

    “汪秋水是谁?我没听过他的名字啊!”

    “哼哼!他的名字岂是你这种小虾米能接触到的?能见他老人家一面,已经算是你们祖上烧高香了!”

    “祖上?就他也配!”妙俊风没有遮掩,直接将这句话脱口而出。

    “好,这话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后悔。”施空的心里一下子收获了满满的幸福。就凭这句话自己就不相信汪长老不收拾他!

    跟着施空回到炼器师公会,当值的正好是凯强。

    他借着行礼打招呼的举动,迅速的将一张早已准备好的纸条塞到了妙俊风的手上。

    妙俊风瞥了他一眼,微微颔首。

    在走到高级客房门口后,施空让他站在门口等候,自己敲了敲门先走了进去。

    时间宝贵,妙俊风的目光迅速地从纸条上掠过,随后将它收入了戒指之内。

    汪秋水长老乃是炼器师总公会的监察长老,问道境强者,半只脚踏入了了炼器师宗师之境。为人正直。

    妙俊风会心一笑。凯强的信息对自己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管施空使出的是什么样的阴谋诡计,就目前而言,都是纸老虎。

    “妙俊风,你进来吧!汪长老有请。”

    妙俊风不急不慢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轻敲两下房门,之后,从容的走了进去。

    “晚辈妙俊风见过汪长老。”

    妙俊风的态度不卑不亢,从容的心态和镇定的语言,一下子为他在汪秋水的心里加分不少。

    “不错,如此年龄有如此修为,不愧为器子!”

    “汪长老过奖了,我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需要改进。您若是有时间的话,可以指导一下晚辈。晚辈定当感谢万分。”

    “好,只是在指导你之前,有些事必须先处理一下。”说到这,话语一顿,将目光看向了施空。

    停顿了三个呼吸后,他继续开口说道:“妙俊风,我听施空说,在来的路上你骂了我,说我不及你的祖上,配都配不上,不知道此事属实吗?”

    “没错,当时施长老说,能见到您老人家,就是我祖上烧高香了。我一听之下,张口就回道,祖上,他也配!”

    “施空,他说的对吗?”汪长老的脸色变换了一下。

    “对,他就是这么说的。”施空没想到妙俊风竟然会这么诚实,这不太像是他的作风啊!难不成他隐藏了后手?

    “妙俊风,你可知道在炼器师公会,诋毁侮辱长老,是个什么罪?”

    “汪长老,若凭此您就想定我的罪,那我真是高看您了。我会收回之前对您的一切评价。”

    “哦?你对我有什么评价?”

    “您是一位大公无私,刚直不阿的人,是一位正人君子。既然是君子,那看问题想问题就不会如俗人一般,肯定会入木三分,去考虑问题本身的实质。

    您若是真的知道我的祖上,必然不会因为我的那句话而怪罪于我。因为我说的是实话,这个实话只要是历史的老人,都可以为我作证。”

    妙俊风越说越起劲,越说这底气就越足。此消彼长,反观施空这边,他反倒越来越觉得自己疏忽了某件事,这件事很可能会让自己坠入深渊。

    汪秋水沉思了片刻,忽然间双眼一瞪,一股惊人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不过很快,他就收了回去。

    “你姓妙,合城妙家?”

    “正是。”

    “那我真的是比不上你家老祖。我也是没想到,我能在这里见到他的后人。”

    “是啊!在这世上还是有人不希望我们家族强大,不希望有人可以走出来。”

    “你在我面前表明身份,就不怕我向那位告密吗?”

    “不怕!您不是那样的人。”

    “好!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妙家中兴有望!”

    妙俊风和汪秋水你一句我一句的搭着,让站在一旁的施空确定之前的感觉是真的,自己真的犯了一件大错,疏漏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

    “俊风啊!我听施空说,你兼修炼器和武道,明明炼器之道上的天赋要强于武道,可你偏偏还执着于武道。不知道他说的是否属实?”

    “您觉得呢?从我进来的那一刻起,您一眼不就看透我的修为了吗?我与他之间的恩怨那可是能累一摞子呢!

    如今到好,是新仇旧恨加到一起了。我还从无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呢!”

    “妙俊风,你不要血口喷人!当着汪长老的面在那大放厥词!”

    “您看看,我还没说什么呢!他这边已经急的火烧屁股了。

    施长老,这样可是有失您身份的哦!”妙俊风露着笑容,但双眼中已经泛起了淡淡的寒意。

    “好吧,既然你们之间的恩怨都摆在我眼前了,我要是不出面解决,等我走后,这南玄武城的炼器师公会岂不会祸起萧墙?

    下面我们就寻个章法,就此化解你们之间的恩怨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