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论器灵
    “既然汪长老提了,那我就斗胆提出我的建议,只是不知道我这个建议提出来后,某人敢不敢接!”

    “哼!黄口小儿,本长老还怕你不成,有种你就说出来,只要得到汪长老的同意,就算你的建议再苛刻,我也会答应!”

    “好,那我可就说了啊!

    施空,自我进入炼器师公会的第一天起你就针对我,若是我真的犯了什么事你针对我那还好说。可若是为了一己私怨而处处针对我,那就算我的脾气再好,也会有忍不住的时候。

    今天,汪长老正好在这,我们俩可以在公平公正的条件下,放手一搏。

    你我同为炼器师,那我们就以炼器定胜负。

    我若是胜了,那就请你离开南玄武城的炼器师公会,追随汪长老十年。

    我若是败了,从我失败的那一刻起,我就自动卸下炼器师的身份,终身不再踏入炼器师公会。

    不知道我的这个提议,你敢接不敢接?”

    汪秋水也没有想到,他们俩之间的恩怨竟然会这么大。妙俊风提出的建议,看似狠辣,实际上不管施空是赢了还是输了,都不会太惨。

    这个赌约对他自己反到是约束最大的。这是一条只能赢不能输的路。

    汪长老深吸一口气,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又生出了一种新的看法。此子若是能保持这种劲头,一如既往的发展下去,迟早有一天会成长到连自己也要仰望的地步。

    “汪长老,您也听了他的建议,不知道您对这个赌约怎么看?”施空对着汪秋水抱拳问道。

    “我看挺好,就这样吧!”

    “好,有您在场,我想就算他有什么花招也不敢使出来。下面请您移步负二层的炼器室,在那里我与他会决出一个高下!”

    妙俊风耸了耸肩,他觉得施空太夸张了,不就是炼器吗?用得着这样大惊小怪吗?难不成他炼出的符器还能通灵,不封闭好就一下子飞出去了?

    看到妙俊风不屑的眼神,汪秋水的心里升起了一抹期待,这个小家伙究竟会带给自己怎样的惊喜呢?

    由于今天的炼器比赛是重量级的,地下二层的炼器室在施空的一道命令后,是马上开始清空。

    一刻钟过后,偌大的地下二层,除了十名守卫和他们三人,就再也没有其他人。

    来到最里面的一间炼器室,汪秋水伸出一根手指,布下了一层结界。

    这层结界可不仅仅是隔音那么简单,更是为了防止意外的变故。

    “你们两个谁先开始?”

    “尊老爱幼,施长老您先请。”

    “哼!你就不怕我炼完后,没你上场的份了?”

    “君子坦荡荡,我对自己有自信,就不劳您费心了。”

    “好!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老夫的风采,让你知道炼器之道的博大精深!”

    临上场前,施空还是没忘向汪长老俯身行礼。

    只是他的这一做法,却让妙俊风摇了摇头。

    汪长老注意到了妙俊风的这个举动,但现在不是发问的时候,只有等施空炼完器,才能释然自己心中的疑问。

    妙俊风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施空炼器,跟施空是不对付,但跟炼器没仇。博采众长,汲取经验,才能不断进步。

    “器成!”

    伴随着施空的一声大喝,一把散发着淡淡威压的宝剑是悬浮在半空中,吐露着它的锋芒。

    “清风浩月剑,五月顶级符器。可一次性释放十五道风刃,风刃的威力相当于五月文者全力使出。

    另外,持剑者只要注入自身一滴精血,就可以召唤出圆月虚影,让自己在一刻钟的时间内,精神力可以无限制的发挥。

    可以说这把符器,看似属于五月武者持有。实际上,就算是日境强者拿在手中,受益也是颇大!”

    汪秋水抬手一招,将清风浩月剑握在了手中。

    片刻后,他点了点头,不置可否的说道:“施空所言不差,这把剑堪称符器精品,稍加岁月洗礼和自身精神力的融入,不久就可以诞生灵智。再加以时日,器灵就可蕴养而成!不错,当真不错!”

    听到汪长老的评价,施空是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妙俊风,之前施空在炼器前,向我行礼之时,你为何摇头?”汪秋水把剑还给施空后,迫不及待的问道。

    “当真要说?”

    “你说呢?”

    “那好吧!这可是您让我说的。我觉得施空在炼器一道上走不远,就凭他刚才的举动,就可以看出他心智不坚。

    炼器宗师境界对他来说,永远只能是镜中月水中花。”

    “你放屁!”施空一蹦三尺高,脸色成了猪肝色。

    “施空你先不要动怒,听他把话说完。”汪秋水给了施空一个眼神。

    “是!”施空脸上的肌肉颤抖着,心里的怒火燃烧着,但目前也只能暂时忍让。

    “炼器,炼的不仅是器,更是我们的精气神。为什么符器会有器灵,归根结底是因为我们在炼器时将自身的精气神注入到了里面。

    与其说这是符器的器灵,倒不如说这是我们意志的一种转化。

    炼器时就要心无旁骛,无论是在事前还是事后,心中应该只有器。

    而你呢?在炼器时竟然还想着繁文缛节,还想着向汪长老卖好,你可知你的这一做法实际上是让自己的精气神受到了污染。

    受到污染的精气神,又怎能会有器灵的诞生呢!就算日后真有器灵诞生了,那也是邪灵,而不是器灵!

    器灵是纯洁的,高傲的,没有杂念的。掺杂了红尘世俗气的精气神是断然蕴养不出真正的器灵的。

    我说完了,你们爱信不信!”

    “好,说的真是太好了。你今天这一番有关器灵的论述,是我有生以来听到的最精辟的。想必这也是你的切身体会吧!

    我可是听说了,你之前在为一位雇主炼器时,可是炼制出了器灵哦!若不是你不想太显眼,恐怕真的会为它开启灵智吧!”

    “姜还是老的辣!没想到您都知道了。是的,我的确为她炼制了一把剑,只可惜让这把剑蒙尘了。我试想着过一阵去把这把剑讨回来。”

    “那是后话,我不管你口若悬河也好,舌灿莲花也罢。下面轮到你炼器了。若是你炼不出带有器灵的符器,休怪本长老无情,判你输!”

    此话一出,妙俊风是双眼一瞪的惊在原地,而施空却像是在大热天吃上了冰镇西瓜,那叫一个舒坦哪!

    让你能,让你一口一个器灵,现在蒙了吧!还是汪长老英明啊!

    缓过神来的妙俊风,似是领悟到了汪长老的深意,在对他微微一笑后,径自向着炼器台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