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器子显威
    “其实,真正的炼器并非需要什么珍惜材料,有时一块凡铁也能炼出精品!”

    妙俊风一边说着一遍就隔空摄取了一块凡铁。

    凡铁,炼器材料中最普通,最低级的一种材料,也是寻常百姓人家使用最多的一种金属。

    橙色的火焰将凡铁包裹,一滴滴熔化的铁液开始不断的滴落汇聚。

    很快,一块凡铁就变成了一团铁液。

    妙俊风不再开口,而是聚精会神的盯着这一团铁液。在这一刻,他的精气神全部汇聚到他的目光中,然后,顺着目光在全部汇向那一团铁液。

    铁液从外表来看没有任何变化,但若是修为超过问道境的强者站在这,一定会为眼前的这一幕感到惊叹。

    原本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和灵力波动的铁液,在它的核心处竟然有了生命诞生的迹象,一丝微不可查的灵力正一圈圈的在那盘旋着。

    “武者的我有雷剑,文者的我怎么可以少一样饰物呢?就炼一把折扇吧!一把只属于我的折扇!”

    心念一动,铁液开始慢慢成型。

    当它彻底展现在大家的眼前后,汪秋水和施空都为之感到不解。

    折扇虽谈不上不好,但武者使用折扇的实在太少。除了附庸风雅的极少数人会用折扇来彰显自己的儒雅外,大多数武者是压根就对之不屑的。

    “这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就算生我的气也用不着炼一把扇子吧!”

    “妙俊风啊妙俊风,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你自闯!我到要看看你能让这把扇子变得多么神奇,这回你还不栽吗?”

    妙俊风看到成型的折扇,在心中对美的追求下,一点点的在折扇的表面刻画起来。

    他没有刻画山水,也没有刻画人物。

    在折扇的正面他只了刻了一个子,“地”;在折扇的背面则是一栋阁宇,黄泉阁。

    心之所向,顺其心意。

    连妙俊风自己都没想到,为什么在一动笔后,书写和刻画的是它们。

    “去!”

    一滴心血被妙俊风射到折扇上,心血很快就融入折扇内。

    至此,妙俊风的精气神和折扇彻底融为一体。只差最后一步,折扇便可真正出世。

    “我与你心意相通,从今往后,你就叫黄泉扇。黄泉扇啊黄泉扇,此时不醒,更待何时!”

    伴随着妙俊风的一声暴喝,黄泉扇先是散发着土黄色的光泽,而后转变成了幽幽的绿色,到最后悬浮在半空中时,则是散发着淡淡的荧光。

    妙俊风满意的笑了,进而开口说道:“黄泉扇,六月顶级符器,可自主进阶。”

    妙俊风介绍的很简单,但他最后说的那五个字,却是让汪秋水和施空的心里凭空炸响了一声惊雷。

    自主进阶,那可不是说着玩的。只有诞生了灵智,开启了灵智的器灵才可以做到。

    “难不成他真的做到了?但我为何没有感到威压?没有感受到灵力波动呢?”

    像是揣摩到了施空的心思,汪秋水很直接的就问道:“俊风,你说这把折扇可以自主进阶?那它除了这个效用外,还有其它功效吗?”

    妙俊风没有回话,悬浮在半空中的折扇到是不高兴了。

    “老头!这话就是你的不对了!主人把我炼出来已经实属不易,你怎么还能逼他将我的底细全部暴露出来呢?

    难道你不知道每个人都有秘密吗?好奇心太重可是会害死人的!”

    黄泉扇的扇穗像是人的两只脚,立在桌子上。

    扇面则是打开一半,人性化的像是人的身子和脸面,对着汪秋水在那一晃一晃的。

    妙俊风用一只手捂住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

    施空是抬起手臂指着折扇,张口一个字也吐不出。

    汪秋水就更失态了,直接蹲在了折扇的面前,一双眼睛是全方位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奇葩折扇。

    “老家伙!我是公的!你不要这样看我好不好?你的这个眼神让我心里感到不舒服。”

    “公的?”汪秋水随口就来了一句。

    “咳咳咳,汪长老,符器我已经炼好了,他已经诞生了器灵,名字叫黄泉扇。这场赌斗您是不是可以宣布结果了?”

    “慢着!你说符器就是符器吗?万一是障眼法怎么办?诞生了器灵的符器这威力可不是普通符器可比的!你必须要证明一下,不然,我是不服的!”

    “哦?你确定?”

    “我确定!”

    “好吧!既然有人送上门来打脸,这么好的事若是错过了,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黄泉扇,话你已经听到了,接下来该怎么做,你知道了吧!”

    “放心吧!主人。这点小事还用不着您费心,看我的。”

    黄泉扇一个凌空翻转三百六十度,扇面随着翻转全面展开,然后,对着施空就狠狠一扇。

    “呜”的一声,像是万千厉鬼的哭喊声。

    施空被这扇风一吹,立刻感到浑身上下一动也不能动,身体的温度也是在一点点的降低,自己的灵魂仿佛不受控制,想要极力的往外飞窜。

    正在这时,“咔擦”一声响起,被他挂在腰间的清风浩月剑从中间一分为二,断裂开来。

    伴随着此剑的断裂,施空即刻恢复了自主权,身体的温度和灵魂也是恢复了正常。

    “施空,现在你还觉得我炼制出的黄泉扇是没有器灵的吗?你若是能把这心思放在器道上,我想你也不会像今天这般止步不前了。

    不是我不想显露黄泉扇的威力,而是一旦显露,不但是你,恐怕就连汪长老也抵挡不住这把折扇的威力。

    我不是危言耸听,夸大其词。而是黄泉扇针对的不是人的肉身,而是灵魂。

    修为高深者可用精神力进行抵挡,修为强悍者可直接用灵魂攻击化解,修为逆天者则可视而不见。”

    妙俊风的一番话让施空哑口无言,同时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变态呢!简直是变态中的变态!

    汪秋水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他不是在害怕和嫉妒妙俊风。而是认为,他必须要受到炼器师公会的重点保护。

    此子只要继续成长下去,非但能迈入宗师之境,大宗师之境对他来说恐怕也是易如反掌。至于传说中的帝师之境,也许他也能达到吧!

    一想到这,汪秋水是越看妙俊风越喜欢,恨不得现在就把他带回炼器师总公会好好培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