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讨剑
    叶云是在场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就连坤风的速度都比他慢些。

    妙俊风的炼器天赋整个学院都知道并予以肯定,但他的武力值怎么也会这样逆天呢?这样的人才就算放在玄武总院,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难道是错觉?戴小龙因为妙俊风的言语挑拨,而导致心神失守,情绪紊乱,这才造成了妙俊风有机可乘?

    “妙俊风,你今天的举动太鲁莽了?还不快给戴小龙道歉!”

    “道歉?”妙俊风扭了一下脖子,完全没将叶云的话听进耳朵。

    “妙俊风,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连我说的话都不管用了吗?”叶云见妙俊风久久没有动作,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

    妙俊风很想现在就鄙视他一顿,但考虑到时机还不成熟,只能按下心来,笑呵呵的回道:“叶主任,这是同学之间的正常比试,不存在世俗间的利益关系。

    这里是学院,不是南玄武城城主府。你若是想让我道歉,那你首先得将南玄武学院改制成南玄武府麾下产业才行。”

    妙俊风算是退了一步,但退一步不代表自己心中的火气就消了。对于这种世俗之人,若是不言辞力争,他早晚会连骨头带皮把你给吞了。

    叶云眼见妙俊风是个愣头青,再加上他说的话也不无道理。于是把头一偏,对着坤风喊道:“坤老师,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学生吗?怎么能够这样目无尊长!”

    燕飞扬伸手把头一拍,闭上眼,心里叹道:“不作死就不会死啊!向来睿智的叶主任怎么在今天就变得这么糊涂了呢?难不成真的成为戴龙的狗腿子了?”

    “叶主任,妙俊风的确是我的学生。我并没有觉得他有什么错,这就是一场比试,比试的结果也是我们学院想要的。

    难道杨院长说的话您都忘了吗?谁要是敢拖后腿,他饶不了那个人!

    再说,妙俊风对戴小龙也是点到即止。若是他动真格的,您认为戴小龙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坤风的平静让叶云感到很迷惑,学院的老师向来都是很畏惧自己的。这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职务,更因为自己实打实的是一位四日日境强者。

    但坤风给自己的感觉不一样,他不是色厉内荏在那硬撑,而是确有这样的底气。看来他的档案自己在回去后得要好好的研究一番了。

    “嗯,好吧!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比赛继续!”

    妙俊风取代了原先戴小龙的位置,站在台上,双手负立,一副风轻云淡的神态。

    说来也奇怪,也不知道在场的是不是都是真的怕了他,还真就没有一个人敢上场与他去对阵。

    这样一来,妙俊风刚到这里和坤风的对话,就变成了事实。

    燕飞扬脸上的神情越来越精彩,身为七班的班主任,若是此时还不开口说些什么,那自己这个班主任也没脸再当下去了。

    “许琪,你上去与妙俊风对阵,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打出我们七班的威风!”

    燕飞扬的这一招很高明,让坤风是张大了嘴巴想说没说出口。

    叶云则是别有深意的轻哼一声,像是看出了什么。

    “是,老师。”

    许琪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一步步的走入了比试场地。

    妙俊风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她,但若是仔细辨别,不难发现,他目光锁定的是许琪腰间的那把佩剑。

    “妙俊风,你准备好了吗?比试可要开始了!”

    “在比试之前,我能和你先说几句话吗?”

    诚恳的语气,让许琪的脸颊变得透红,难不成他要当着大家的面向我表白吗?

    “可以,你说吧!”许琪尽力让自己平静的回道。

    “谢谢。我想讨回你腰间的那把佩剑,不知道可不可以?我会以更高等级的符器予以补偿!”

    妙俊风的话让围在比试场地外的同学们大吃一惊,器子就是器子,面对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首先考虑的还是符器。

    许琪的脸色由红转白,口中也是发出了磨牙的声音,心里更是升起朵朵火焰。

    “妙俊风,你要跟我说的就是这个?”

    “就是这个。”

    “哦!那好。只要你赢了我,这把鸾风剑我就还给你,补偿什么的我也不要。但若我赢了你,你不但要当众给我道歉,还要给我补偿,一件日境级别的护身铠甲就行!

    你说好不好?我这个条件不算刁难你吧!”

    妙俊风沉思了一会,随后开口说道:“可以,你这个条件我答应了。”

    妙俊风的这句话一出口,立刻引起周围的一阵躁动。

    “你说,器子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这个条件怎么能答应呢?难不成还真的辣手摧花,将许琪击倒在地吗?”

    “器子啊器子,你炼器炼的是不是连脑袋都炼坏了,这个条件能答应吗?只要是个男人,这个条件就不会答应。”

    “妙俊风啊!你的英明恐怕就要毁在这里了!无论你是赢了还是输了,结局都很悲催啊!”

    被追随者扶起来,靠在墙上的戴小龙,在听到妙俊风答应了许琪的条件后,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仿佛之前的郁闷和愤怒,在此刻全部烟消云散了。

    “我看上的女人就是不简单!我输了不要紧,只要她赢了,那就等于翻本了!”

    妙俊风不明白底下的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自己的回答是基于自己必胜的基础上答应的,他们没理由分析不出眼前的局势啊!

    “妙俊风,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没有的话,比试就要开始了!你可千万不要手下留情,你若是敢手下留情,那就是看不起我,从此以后你我就再也别说话啦!”

    许琪说的话连她自己都没发现,这不像是关系一般的人之间的对话,更像是两个情窦初开的情侣,因为某件事而起了争执,然后,说出的气话。

    “好,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女士优先,请!”妙俊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嘘!”

    他这边手势刚做完,周围就传来了一片唏嘘声。现在做这些有用吗?早干什么去了!你以为这样就很绅士吗?只会让人觉得你更傻!

    “俊风啊俊风,我真怀疑你这样的情商是不是被你那傻痴的父亲传染的,见过笨的可没见过你这么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