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司马
    “小鹰,跟我说说吧!他是一个怎样的人。”许震递给鹰叔一壶酒。

    “他挺好的,潜力无限,只是我们给他的时间不多,不过,也许,他可以创造奇迹!”鹰叔说到这,喝了一口酒。

    “你可是很少夸人的,既然连你都看好他。我对他的兴趣更浓了,他叫什么名字?你把他的详细情况和我说一下吧!”

    “我知道你为小姐好,在替她担心。可你要听好了,以下这些话我只说一遍。他叫妙俊风,现在......”

    入夜,一道白色的身影是穿梭于大街小巷之内,之后,堂而皇之的走进了炼器师公会的大堂。

    大堂内的人还是不少的,可他就像是入无人之境一般,向着妙俊风所在的炼器室方向就走了过去。

    守在门口的凯强,为了以防万一,是花大价钱买来了高级结界符。

    也幸好他留了这一手,那白色的身影在触碰到了高级结界后,终于露出了真实的身姿。

    炼器师内,所罗门猛的一惊,开口对妙俊风喊道:“俊风,先打住。门口来了一位贵客,我觉得你还是见他一面为好。”

    “嗯?”刚有一点头绪的妙俊风,被所罗门的话一打岔,那灵感是“哗啦啦”的流失了。

    “贵客?什么样的贵客能让你都失神?”

    “失神?对了,你说的很对,就是式神,还是灵力强大的式神。”

    妙俊风被所罗门这么一绕,脑袋也是糊涂了。不就是说了一句失神吗?用得着这么绕吗?

    门外,凯强警觉的掏出一沓符箓,对着白衣身影问道:“你是谁?为何擅闯炼器重地?”

    “你好,我是司马,来此并无恶意。只是想和妙俊风聊聊天。”

    “你想和我家主公聊天?这,这恐怕有点为难,主人他正在闭关中。”

    “你就放心吧!他已经知道我来了,我知道。”

    “凯强,让他进来吧!来者是客,而且还是贵客。”妙俊风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既然来人已经点明了,自己要是再默不作声,那就真失了身份。

    “请!”

    凯强为司马打开了石门,做了请的手势。

    司马对着他笑了笑,点了点头,从容的走了进去。

    “司马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海涵!”妙俊风抱拳说道。

    “客气了,我这是不请自来。还要请你多多包涵。”

    “我们俩要是再这样继续下去,是不是有互捧的嫌疑?请坐。”

    “那到没有,事实如此,何必在意世俗眼光。谢谢。”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彼此相互打量着对方。

    “司马兄,今日造访,不知有何见教?”妙俊风率先打破了沉默。

    “俊风兄,我是来替一个晚辈看看你。我很感激你让她从阴影里走了出来。你知道吗?我们一家人可是为了她的这件事,愁了不知道有多久。”

    “还请司马兄放心,我妙俊风是个敢做敢当的真男人。在感情一事上是认真的,真诚的。不带有任何和感情无关的情感。

    我轻易不会动情,一旦动了,那就会义无反顾。以前的我年轻不懂事,但现在我是真的懂了。”

    “哈哈哈...,俊风兄此言差矣,我观你年龄,最多也不过二十岁。二十芳华正青春,你到是告诉我,你哪里老了?”

    “人的年少和成熟不能光从外表上进行判断,关键是心路的经历。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你说我的经历能和活着的二十岁的人一样吗?

    在濒死前的刹那,仿佛有很多事我都看开看透了,以往看不懂悟不透的事也都变得清晰透彻。

    我们常说人生不如意事十之**,但对于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来说,这些不如意之事实际上也很美好。

    只有品尽酸甜苦辣,才能懂得人生百味,才会悟得红尘大道!”

    “啪啪啪”的鼓掌声响起。

    “说得好!人生百味,红尘大道!俊峰兄,你的眼界很高,志气也很高。只要加以时日,你必定能够腾云而起,威震一方。”

    “司马兄过赞,想必当年您也有这样的志气与傲骨,并且自身的实力也达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不知道,我说的对否?”

    “哦?你竟然看出了我的身份?不简单哪!凭你现在月境的修为能看透我,你果然很不一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我也有,你也有。大家就不要相互揭短啦!”

    “俊风兄,你我虽然相处短暂,但我觉得你是一个不世之材,若不是时间不允许,接下来的事也不会那么复杂。

    我接下来要问你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请你务必要真实的回答我。你的回答不仅关乎到我主人的态度,更关乎到你与小姐的将来。”

    “司马兄请问。”妙俊风站起身来,对着他微微鞠躬回道。

    “你能够在一年之内达到问道境吗?”

    司马的这个问题,其实已经算是很苛刻了。一个目前修为才七月之境的人,让他在一年之内达到问道境,无异于让他在今天把接下来一个月要吃的饭统统吃了。

    “嗯,请容我思考一下。”妙俊风托起下吧,认真思考起来。

    这样的态度令司马感到很满意,若是他张口就答,自己反到会对他的话产生质疑。

    “司马兄,我觉得应该可以,说不定还会更高!王侯之境只要机缘巧合,我还是可以迈入的。”

    看着妙俊风那不苟言笑的神态,听着他那极为认真的语气,感受着他那稳定的气场。司马可以肯定,他说的是真的。

    可是他也太牛掰了,天才自己见的多了。但像他这样的天才,自己真的是没有见过,更是连听都没有听过。

    就算是大陆上最有名的那个家伙,在和他一样的境界时,也是用了三年的时间才迈入了问道境。

    “司马兄?司马兄?你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你的话让我震惊到了。不过我相信你说的是事实,我会拭目以待的。今天你我就聊到这,我希望下次能够聊得更尽兴。”

    “可以,和司马兄聊天,我也很开心。大家彼此坦诚,这样的聊天方式才是最有效的沟通。”

    “后会有期,告辞!”

    “恕我有事在身,不能远送。后会有期,保重!”

    司马在临走前,又仔细的打量了妙俊风一眼,之后,他大笑一声,转身就离开了炼器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