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相谈甚欢
    “公子,我真是服了您了。料事如神啊!不知道现在您能算出,我进来是做什么吗?”小二在片刻后,是一脸笑容的走了进来。

    “让我想想啊!一来是看看我有没有事,二来是看看店内的物品有没有损失,三来莫不是有人相邀吧!”

    “啊!公子您不会是天上的神仙吧!怎么算得这样精准?要不您给我留个签名吧!那十个灵币我也退还给您。”

    “不用了,我既不是神仙也不是名人,就不留墨宝了。你还是赶紧把我引到他拿去吧!顺带把他的那桌账记到我的名下。”

    “好嘞!公子这边请。”

    小二对妙俊风的好感节节拔高,自己的身份自己清楚,在这些富贵人家的眼里恐怕压根就没把自己当人看。

    可这位公子不同,不仅器宇轩昂,贵气逼人,对人还是那样的友善。若是天下由他来掌管,会不会就天下太平了呢?

    小二忽然间打了一个冷颤,后背是“唰”的一下就湿了。怎么一下子就想到这禁忌上去了,那可是要灭满门的大罪啊!

    妙俊风注意到了小二的变化,但没有做声,有时候不知道要比知道好。

    “公子里边请,我在这里候着就行了。”小二把门一推,身体站到一旁,恭敬的说道。

    “谢谢,有劳。”

    一步跨入,身后的厢门被小二轻轻的关了起来。

    映入妙俊风眼帘的有三个人,一名坐着的儒雅中男人,两名站着的英气逼人的护卫。

    “您好,不知请在下来有何要事相商?”妙俊风率先开口,拱手问道。

    “请坐。”中年人抬手示意。

    妙俊风没有犹豫,直接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茶壶就给自己斟了一杯茶。

    “你...”

    “无妨。”中年人果断地阻止了护卫的开口。

    “不错。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若是之前你不出手,我就要出手了。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这可是重罪!”

    “是啊!我也没想到如今这玄武城也会这样的肮脏。”

    “你...”护卫欲再度开口,但还是被主子给制止了。

    “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是来此游玩还是寻亲戚,得罪了徐金,那可是没完没了的。只要他不死,那今天的事就不会了结。”

    “多谢您的好意,我暂时还走不了。不过,量他见到我也不敢对我下手。”

    “哦?为何?难不成你是世家子弟?”

    “不!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之所以那样说,是因为我会和他在玄武学院大比上相遇。我是南玄武学院的学生。”

    “原来是这样。有学员的庇护是没问题,可比赛结束了呢?你还是很危险啊!”

    “感谢您的关心,我会有办法的。”

    “小兄弟很自信啊!请喝茶。”

    “茶可以等下再喝,事还是先说开了好。”妙俊风微微含笑,平静的注视着他。

    “好,很好。”中年人站起身来,拍着手,大声的说道。

    随后,他使了一个眼色。

    站在身后的两名守卫,一个迅速的闪到门外,一个麻利的激活了结界符。

    “您这样一弄,让我如坐针毡,我还是站起来的好。”妙俊风没有托大,站了起来。

    “小兄弟,实不相瞒。我是皇庭中人,由于特殊的事情来到玄武城。在见到了府主后,我将事情向他禀明,但得到的却是失望至极的答案。

    哎!我很心痛!皇庭还是以前的皇庭吗?是不是安逸久了,已经失去了锐气,只剩下骄奢淫逸。”

    “大人,请恕我刚才无礼。”妙俊风对着他行了一礼。

    礼多人不怪,在他没有表明身份的时候,可以将他视作长辈。但若他亮出了身份,那礼数就必须要到位。

    “无妨,我也是一时兴起,觉得你我是同道之人,故而请你过来喝杯茶。

    既然你是此次玄武学院大比的参赛选手,应该也知道有异国代表前来观礼的事了吧!”

    “嗯,刚刚才知道。”

    “我也是借题发挥,想知道你对他们两国有什么看法?”

    “西人重利,虽是联盟体,但讲究团结,以实力为尊,只要能带大家获取利益又能够稳胜己方的,它们就会尊重且服从对方。

    他们对荣誉看得很重,对礼节很重视。就算是战败了,也会保持绅士风度。在生死面前,他们不会在乎气节,会甘愿成为胜利方的俘虏。

    修罗国人等级尊卑严格,个体实力强大。对于上一级的领导者绝对服从。

    他们也很单纯,只要认为自己有实力向上级挑战时,他们就会直接提出。若是胜了,取而代之;若是败了,再接再厉。

    他们尊重强者,对于有实力的人会拉拢。他们鄙视背信弃义之人,对他们绝不手软。”

    “你对他们很了解,但我想听的不是这个。”

    “大人!

    当今天下三分,西人和修罗国内相对安稳。而我国境内,看似皇庭独掌乾坤,实际上已是外强中干内腐朽,各世家诸侯无不在等待机会,取而代之。

    然而,这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国境内鬼灾严重,虽有界路,但仍有大片的领域被鬼灾覆盖。

    每一年,我国有很多村庄,城镇都是在鬼灾爆发后,永远地消失在地图的标记上。

    可以说,鬼灾不除,就算我国明面上太平盛世,迟早也会因为鬼灾的日益严重而自行崩解。

    大人,该说的我也说了。不该说的,我也说了。若有冒犯到或者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小兄弟不为官,实在是太可惜。”

    “多谢大人厚爱,官场不适合我。我若当官,会有很多人日不能食,夜不能寐。就连野路上的鬼物也会因为我的出现,而变得更加暴躁。”

    “哈哈哈...,有意思。你很和我口味,只可惜我官卑职小,要不然,肯定要把你收于麾下。”

    “不敢,我还是当好的我的学生吧!现在的我可是半桶水,晃来晃去,还不到出师的时候。”

    “谦虚是美德,我等着你出师的那一天。我希望那一天的你不仅出师了还会在我的麾下。我们既然不能在明面上多做文章,那就在野路上建功立业吧!”

    “多谢大人抬爱,这杯茶也快凉了,我可以喝了。”

    “请,你我同饮一杯,以茶代酒。”

    世事无常,有时候不相识的两个人就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变成相交甚久的老友。

    他和妙俊风就是这样的两个人,两个在各自领域都独领风骚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