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杀
    妙俊风率先离开了雅间,他走到柜台将两桌的茶钱一起结了。

    等到中年人和他的护卫从雅间内走出,准备结账的时候,是笑着摇了摇头。

    一走出茶室,妙俊风就觉得有一双阴毒的眼睛在盯着自己。

    这个人隐藏的很好,混迹于人群中,不漏出一点气息。要不是自己的精神力强大,恐怕还真的难以捕捉到这淡淡的杀意。

    “我就带你转转吧!然后,送你去一个有趣的地方。”妙俊风真的没有料到,徐金竟然这么快就派人来了。既然他想杀自己,难道还不允许自己反击吗?

    妙俊风带着他在城内转悠了半天,之后,直接走出城外,来到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这个地方自己也不知道,就是随机选取的。

    “哎呀!如此良辰美景,我想赋诗一首啊!只可惜,有只耗子一直跟着我,让我的心情凭添烦闷。”

    妙俊风望着清清的流水,自言自语起来。他没有刻意将音量放大,就是很平常的说着。

    “还不肯出来吗?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躲在哪吗?身为刺客,在被人感知到存在时,就已经意味着任务失败了。你何必还要故作镇定呢?”

    妙俊风一转身,将目光看向了一株大树。

    等了片刻,他开口大笑着说道:“你的耐性是真好!心智也够坚定!但你今天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就是不该接这个任务,不该在我的面前耍心机。”

    “唰”的一道透明色匹练向着大树的树丛就打了过去。

    这是妙俊风将精神力化形的效果,不求能伤着对方,只要能让对方现出身形即可。

    “嗦嗦嗦”的声音响起,一个身材矮小,身形鞠楼的老者是一跃而起,站到了树尖上。

    “非得我动手才行,你就不能自觉的站出来吗?”妙俊风双手负后,抬头仰望着说道。

    “年轻人,你的警觉性让我感到惊讶。想我自进入这一行以来,不知道刺杀过多少个少年天才,也只有你发现了我的行踪。

    看在你如此出色的份上,我一会给你个痛快的。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那个雇佣我的人吧!”

    “哎!你怎么就那么自信呢?你不会认为自上而下的杀向我,借着阳光的照耀,让我睁不开眼,就任你宰割了吧!”

    “聪明,你真是太聪明了。但有一句话你难道不知道吗?机关算尽太聪明,却丢了卿卿性命。”

    “不试怎么知道?”

    “哼!言多必失,拿命来!”

    刺客与手中的匕首合二为一,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向着妙俊风就刺了过来。

    流光虽是黑色的,但却不吸收日光,反到将日光尽数反射出去,让妙俊风的眼前出现一片白光。

    白光晃眼,让周围的景物全部消失了身影。再加上刺客的夺命招数让它的气息归于自然,妙俊风此时陷入了十分危急的关头。

    “蛟蟒符,爆!”

    “轰嗤”一声,以妙俊风为中心,一团赤红的火焰是平地升起,犹如龙卷风一般,将临近的一切全部卷入了炽热风暴之中。

    “你好狠!”刺客杀人无数,却很爱惜自己的生命。

    他强行改变了方向,让自己的身形暴露出来。

    “雷剑,斩!”

    妙俊风咧着嘴,跳跃而起,一剑劈下,如羚羊挂角般无迹可寻。

    “噗!”

    一团血雾喷出,刺客的身上露出一截长达三尺的剑伤。

    他也是在刀尖上滚日子的人,迅速的从戒指内取出一瓶金疮药,快速的抹在伤口上。

    “没用的,你以为我这雷剑是一般的符器吗?只要我一声令下,你就会被体内隐藏的雷电给轰的粉碎!”

    “魔鬼!你就是一个魔鬼!”

    “很高兴你能给我这个评价。但杀人者人恒杀之。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你放心,徐金那里我会去的。你不会寂寞,他很快就会下来陪你的。”

    “哈哈哈...,既然你都知道我的雇主是谁了?难道你不跑吗?”

    “跑?我为什么要跑?你见过一个对自己这么狠的人是个孬种吗?”

    刺客被妙俊风的这句话给说蒙住了,但在看到没受到一点伤的妙俊风后,那失神的劲是一下子恢复过来。

    “为什么你没有受伤?”他咆哮着喊道。

    “我有必要告诉你吗?”

    “啊!为什么?为什么我今天会栽在这里!”刺客仰天狂吼。

    “爆!”

    “轰!”

    一团黑烟升起,他带着满脑子的十万个为什么,下了黄泉。

    妙俊风慢慢的走了过去,从地上捡起那把漆黑的匕首。

    这把匕首和之前在南玄武城反杀刺客后,得到的一模一样。难不成,这两个人是隶属于一个组织?该组织与炼器师公会当中的某位关系极好?

    更有一种可怕的结果就是,这个刺客组织的头目本身就是一名炼器师。

    “先不管那么多了,按照这样的节奏发展下去,我迟早会和这个组织的头目见面。现在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玄武学院的大比,之后便是徐金。

    这样的人留不得,留下就是祸害。除恶务尽,若是城主府敢阻拦,那就一锅端。”

    此时的妙俊风哪还像一个儒雅的青年才俊,分明就是一个杀伐果断的王者。

    坐在城中一间酒肆包厢内的徐金,正高兴的喝着美酒,听着乐师奏出的丝竹之声。

    “唰”的一下,一个黑影是突兀的出现在徐金的身旁。

    徐金被吓了一跳,刚咽下去的一口酒,差一点将自己憋得喘不过气来。

    “他死了,你是追加任务,还是就此终止?”

    “什么!这不可能!”徐金把酒杯一摔,大喊了一声。

    “我再问一遍,你是追加任务还是就此终止?”

    徐金可不敢在耍少爷脾气,在这帮杀手眼里,自己还真没什么分量。

    “追加任务,赏金翻倍。给,这是原先说好的酬劳,现在就当做是定金了。”

    “好,任务完成后,会有人来通知你。”黑衣人收下灵币,转身就跃出了窗外。

    “该死的家伙,害我浪费了那么多的灵币!我一定要让你死,在你死后,我还要去你家,你的一切都将属于我!”

    徐金的脸庞变得狰狞,心里对妙俊风的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自己从小到大还没有吃过这样的亏,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