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质问
    就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比赛场地上的时候,妙俊风走到了嘉宾区。

    他没有去西人所坐的区域,而是走向了修罗国人所聚集的区域。

    修罗国人,男的俊美,女的俏丽。仿佛上天将所有美好的容颜都送给了他们。要在他们当中选出一个丑的,这还真的是让人颇为头疼的一件事。

    虽说萝卜青菜各有喜爱,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们真的很美,自己总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还是那一张雀斑脸,扮作小姐的丫鬟。除了修罗国的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恐怕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妙俊风既然找到了目标,就不会停下自己的脚步。他带着微笑,向着修罗国那位美丽小姐的方向就走了过去。

    “什么人,请止步!”修罗国的侍卫举起手臂,将妙俊风拦了下来。

    “你好,我与那位小姐相识,烦请通报一声,谢谢。”

    妙俊风很有礼貌,人也长得很儒雅。这让向来崇尚美德的修罗国人对他的印象一下子提升不少。

    “请稍等。”留下一名侍卫,另一名侍卫向着身份高贵的小姐方向就走了过去。

    小姐在听到了汇报后,将目光看向了妙俊风这边。

    可就是这随意的一瞥,却让她的目光变得波涛汹涌,仿佛永远定格在这一瞬间。

    “怎么会是他!”小姐的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这个人怎么会没死!

    站在她身后的丫鬟也是注意到了她失态的举止。

    顺着她的目光往妙俊风站立的地方望去,她的身体出现了一丝颤动,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小姐,是公子来了,我代您去见一下他,您在这继续观看比赛吧!”

    “好!”小姐答应一声,将目光收了回来。

    见到丫鬟走了过来,妙俊风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们不会见我呢!”

    “公子说笑了,小姐一时抽不开身,就由我先过来陪您说说话。”

    两名侍卫见到他们俩有说有笑,心中的戒备也是放了下来。若是此时仍然戒备,那也太显得小家子气了。

    “公子,我们换个地方说会话吧!这里太吵。”

    “好。姑娘,请!”妙俊风和丫鬟一同走出了比赛场地。

    只是他们这一动,让一直注意这里动向的坤风,心里是犯起了嘀咕。他怎么也想不通,妙俊风怎么会在修罗国有朋友呢?

    “这里没人,我可以称呼你小姐了吧!”

    “我叫罗娇,你可以直接称呼我的名字。一口一个小姐的,我听不惯。”

    “好,罗娇,我想问你,当日你为何要杀我?我可是一点歹心也没有。难道仅仅为了那事不透风,就一定要杀我?你也太不相信我了吧!”

    “现在你不是好好的站在我面前说话吗?这说明我当时并没有杀死你,若真有杀死你的心思,你认为你现在还能站在我的面前跟我说话吗?”

    “哦?听你的意思,你当日的行为是做给手下看的,并不是真得要杀我?”

    “是的。”

    “罗娇,你能编个好点的理由不?你若是想稳住我,也不用这样。再说我要是想报仇或是检举你们,早就行动了,何必还要把你约出来?”

    “呵呵!这便是你的聪明之处。你现在的身份和实力都太低,低的让你说的话都无足轻重。

    若是不说,也许还能保全性命。说了,指不定你会被人怎么样,在你们这拿人头抵功劳的事还算少吗?

    所以检举一说,还请你留给自己,不要对我说。至于你说的报仇,我觉得更可笑。

    你知道我是什么实力吗?你认为凭你现在的实力就能将我擒住了吗?

    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的实力在我的眼里不算什么。就连这次玄武学院的大比,我都觉得太小儿科。来这里只是例行公事,你千万不要把你们和你估的太高。

    我们修罗国对你们的忌惮,除了四圣兽和他们的主人,其他人我们还真没放在眼中。

    我想不仅我是这样想的,就连西人也是。

    因此,我请你看清自己的身份,把自己的位置摆正了。不要以为天底下最聪明的人是自己,因为往往这样想的人反到是天底下最笨的人。

    我说的你可懂了?若是懂了,你心中的疑问我也就替你解答了。这就作为我上次的歉意吧!

    不要认为我的诚意不够,你要知道,在我刚才的话中,我透露的信息已经很多了。很多连你们的皇庭都不知道。”

    妙俊风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罗娇。

    罗娇给自己的感觉不像是一个女子,倒像是一个上位者在对自己说教。她的眼神,她的语言,无一不彰显了她强势的性格。

    “怎么不说话了?是我的话伤到你自尊心了吗?千万不要被我言中,那样的你我是看不起的。”

    “咻!你怎么就那么肯定你说的话是真的呢?你明明是一个女子,为什么要用一种上位者的语气来说教呢?

    你的气场虽然强大,但气息却还不稳。这就好比有其形而无神,我觉得你想要成为你心目中那样的存在,你还得在磨练磨练。”

    “呵呵,我就把你的话当成纾解心中的郁闷和憋屈吧!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去了。和你在一起,我真的感觉很不舒服。”

    “请便!”妙俊风浅浅一笑,抬手示意。

    望着罗娇离去的背影,妙俊风的心中没有火也没有气,只有一种催人向上的力量在推着他,让他继续往前进。

    “原来这便是我要的答案,一个困惑了我近两年的答案。是我太执着了啊!

    还是师父说的对,做人不能贪嗔痴,要时常将戒定慧三个字环绕心间。”

    妙俊风弹了弹衣袍,做了一下伸展运动,随后,深吸一口气,再将一口浊气呼出。

    从此刻开始时,那个系在心中的疙瘩已被自己完全解开。

    下一次,在见到罗娇,那就是敌我双方,再无半点情谊。

    走在回去路上的罗娇,虽然外表平静,但内心确是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对于妙俊风,她有一种感觉。这个人会跟自己产生纠结不清的情愫。但这情愫究竟是什么,现在的自己真的算不到。

    “希望他不会是敌人,但最好也不要是朋友。我的路注定是孤独的,我不想和任何人产生交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