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排名战 上
    荀记站在比赛场地中央,不断地巡视着每一处小空间内的比赛情况。

    在时间过去一个小时后,一枚玉牌是从比赛场地的正上方徐徐落下,稳稳的落到了荀记的手中。

    在用精神力读了玉牌中的内容后,荀记是再度单脚一踏,将场地上的阵法激活,把他们给传送了回来。

    “唰唰唰...”的十道身影是陆续出现在比赛场地上。

    荀记的目光依次从十个人的脸上扫过,只在其中两个人的脸上停留了较长的时间。

    徐峰和妙俊风。

    这两个人中,对于前者自己是知根知底的,院长的实力有目共睹,他的儿子又会差到哪去?

    但这个妙俊风就不同了,根据自己得到的情报,他一路的修行可谓是磕磕碰碰,能将一身的实力修到今天这个地步,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尽管自己不想承认,但现在已经有五成的把握可以断定,他便是天道眷顾,有大气运加身的人。

    “咳咳咳,全场肃静,下面我要宣布的不仅是你们关注的,更是在场十名进入决赛的同学所等待的。”

    荀记的一声大喝,让全场沸腾的气氛渐渐的冷静下来。每一方势力都在关注自己想招揽的人,他们迫切的想知道,自己的眼光准不准,那个人的实力究竟怎么样。

    “咳咳咳,很好,下面我就来宣布第一轮决赛的比赛结果。

    经过院内高层和众位嘉宾的一致商量,我们对十位同学的评分结果如下:

    第一名,徐峰,九十九分;第二名,丁峰,九十八分;第三名,戴风,九十七分;第四名,妙俊风,九十六分......第十名,魏刚,九十分。

    也许你们当中会有人对分数产生异议,但我希望这个异议你们暂且放下。等我宣布下一轮的比赛内容后,你们心中的异议,也会不问自解。”

    荀记的目光再一次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在确定他们听进了自己的话后,是再度开口说道:“文者和武者虽是两条路,但殊途同归。并不一定文者就不能和武者较量,武者就不适合走文者之路。

    文武双全自古以来就是我们的最高追求。相对于传说中的境界,文武双全更能让人心潮澎湃,沉醉于其中。

    为此,这下一轮的比试,也是最后一场比试。你们的排名会依据你们这场比试的结果而最终落下。

    文者和武者之间可以相互挑战,挑战者若是胜出,可以取代被挑战者的名次。

    连续两次被挑战的人,若是连败两场,则自动降为最后一名。

    挑战方不得挑战上一轮的战胜者和失败方,必须隔一轮再行挑战。

    此次挑战,可以手段尽出,只要不伤及对方性命,大赛都将视之为正常手段。

    若是没有什么问题,比赛就直接开始了,这样对大家都公平些。

    嘿嘿,我知道你们身上没有药,这样对大家都公平。”

    荀记最后的一句话,听起来很猥琐,这跟他的身份似乎相差颇远。

    “我要挑战排名第四的妙俊风,不知你可敢应战?”魏刚率先就抢着喊了出来,生怕妙俊风被人抢了去。

    “我接受你的挑战。只要把你给打的不能动了,这第十名也就有着落了。谁让你是第一个挑战我的呢?枪打出头鸟,杀鸡儆猴还是必要的。”

    妙俊风的话深深地刺激到了魏刚,让他的脸色眨眼间成了猪肝色,身上也是出现一阵阵的抖动。

    “好,那第一场比赛,就由妙俊风对战魏刚,还请其他同学到一旁观战。”

    等到大家都退出了比赛场地,荀记是大手一挥,立刻宣布比赛开始。那动作哪里像个老人?分明就是一个年轻小伙。

    “妙俊风,你成功的激怒我了。你必须要为你的话付出代价!”魏刚拿着手中的剑,一步步的朝着妙俊风走了过来。

    “原来你是用剑的,用剑的人应该是飘逸出尘的,而不应该像你这样,不自知,不自重。”

    “星火燎原!”

    魏刚没有接话,举剑就劈下一道灿烂的火光。那炙热的气息瞬间扩散全场,将整个场地全面覆盖。

    “这一剑很好,只是你太注重招式,没有把握住它的实质!”

    妙俊风单脚一点,身体往后一挪,避开了那剑锋正盛的一击。

    “妙俊风,你就只知道躲吗?可敢接我一剑?”

    “为何要接?能省力为何要费力?等你把劲用光了,把精神力耗空了,我来捡现成的,难道不好吗?”

    “卑鄙,无耻,下流,看剑!”魏刚又一次被妙俊风给激怒了,那还未消下去的火焰,是再度高涨一截。

    魏刚的攻击适合群战,但若是按照妙俊风说的把握住实质,那么,在单体作战上发挥出来的威力会比群战高出不少。

    妙俊风没有因为他的言语而去跟他硬碰硬,他保留着实力,用最小的消耗去闪避魏刚的攻击。

    愤怒的确可以让一个人的攻击力暴增,但也会让人失去理智,失去判断,失去原有可获胜的契机。

    赛场上,一个像火一样的男人,不断地挥着剑,向着另一个像云一样的男人不断劈去。

    火一样的男人,如火一样暴躁,但像是后继乏力一般,那动作是开始变得迟缓起来。

    云一样的男人,不急不慢,就像那智者钓鱼。在把鱼儿弄得浑身无力后,只要挥杆,就是上钩的命运。

    “就到这里吧!我觉得你也累了,回去后要好好休息,把我的话仔细的回想一遍。”

    妙俊风动了,如雷霆一般,身形一闪,就来到了魏刚的身后。

    随即,掌风一带,拿捏精准的一掌就劈到了他的后颈上。

    “你...”不等魏刚把话说完,他便“噗通”一声,重重的栽到了地上,当场昏迷。

    “目光竟如此恶毒!早知如此,我一掌把你击晕不就完了吗?何必用电流帮你活血化瘀,助你修为精进。这好人还真当不得!”

    妙俊风捕捉到了魏刚昏迷前的眼神,这个眼神告诉自己,他这个人是不值得自己帮助的,只会屈从于利益,不会在乎情义。

    “首轮比试,妙俊风获胜,魏刚若是在第三场比赛结束时,还没醒来。直接判定为本次大比的第十名,不再有挑战排位的资格。”

    荀记在检查了魏刚的状况后,是立刻将比赛结果公布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