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排名战 中
    “荀记院长,不知道第二场挑战是不是可以开始了?”戴风向着荀记行礼问道。

    “可以,你想挑战谁?”荀记问完,将目光看向了徐峰和丁峰。

    “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我想挑战徐峰,还请徐兄不吝赐教!”戴风向着徐峰公司拱手说道。

    “我同意。”徐峰点头回道。

    “好,决赛排名赛第二场开始!挑战者戴风,守位者徐峰。”

    伴随着荀记的这一声呼喊,观赛区分院领队区域内,张艾明笑着对唐安说道:“唐院长,你们学院的这名学生,真是英雄少年,那气度颇有儒将之风。我希望他能给你们学院争取到一个好成绩。”

    “借你吉言,若是成功了,晚上我请你喝酒。”唐安回以微笑的说道。

    可是,在心里他已经将唐安骂千百遍了。能站在第三名的位子上已经很好了,干嘛还要去主动挑战,这不是脑子进水了吗?

    徐峰是谁?自己私下里已经对所有人都说过了。在比赛中只要不是愣头青,对他都是避之而不及的。你到好,竟还主动去挑战他!

    哎!这一场败了到是没什么,只是接下来总院的马仁和乌焰会放过你吗?若是你一招不慎,拜了下来,那这第三名的名次可就真的从囊中之物变成镜花水月了。

    “哎!到底你跟戴小龙谁是他亲生的呢?我怎么感觉你们掉了包呢!”唐安满腔的喜悦在此刻化作了浓浓的担忧。

    戴风手里的符器是一把方天画戟,在符器出现在它手上的那一刻,一道蓝光是从符器上迸发出来,让戴风在这蓝色的光芒中披上了一件湛蓝色的铠甲。

    这件符器的等级不低,器灵到现在虽未出现,但凡是对符器略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件符器肯定是有器灵的。

    “蓝水戟,日境顶级符器,无视等级障碍,只要迈入日境,皆可使用。属性为水也可转化为冰。本身自带器灵,器灵也是罕见的成长型器灵。

    戴风,不知道我分析的可对?若是有遗漏的地方,还请指正。”

    戴风得意的神情,在徐峰的这一番解说下是荡然无存。

    既然他知道自己手中的符器是什么,那自己在他面前的那一点优势,也是在他开口之时,便慢慢流失了。

    论身法和功法,总院肯定要比分院好。论战斗经验,他可是总院当成下任院长来培养的,怎么会让他缺少战斗经验?

    “该死,这家伙怎么这么强?难道他也有一把这样的符器?还是说他博闻强识,见过这符器爆发出全部的威能?”

    戴风的心乱了,可他不能退。现在若是退了,不仅颜面无存,更是会让自己在回去后受到千夫所指,就算是自己的义父,也不会再将自己视作手中的王牌。

    “战!就算是输了,只要我展现出英勇的风姿和过人的战斗技巧,现场还是会有人为我喝彩的!就算是学院也会有人替我说话。”

    徐峰保持着微笑,没有主动进攻,他像是在欣赏戴风情绪上的变化。

    “你的思想斗争结束了吗?若是可以,就开始吧!请放心,我会给你留点颜面的,我就让出一只衣袖好了,这样也不至于让你输得太难看。

    你的面子不给,南玄武学院的面子多少还是要给一点的。”

    “多谢。”戴风顺口就答了一声。

    熟不知,他这一开口,就等同于放下了手中的符器,甘愿做一名失败者,主动成为他的手下败将。

    “哈!”

    坤风大喝一声,提戟而上,那蓝色的波纹将他烘托的犹如水中的战神,威武不凡。

    “来得好!”

    徐峰也是当仁不让,他没有退缩,而是取出一把折扇,迎着那砍下来的方天画戟就格挡而去。

    “咦?他的符器竟然是一把扇子?黄泉扇有伴咯!”

    妙俊风原本对他俩的战斗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但当徐峰把折扇取出来后,妙俊风对他露出了感兴趣的目光。

    “当”的一声响起,没有想象中的气浪,也没有想象中的徐峰被戴风给击退。

    两个人就维持着现在的动作,目光遥遥相视。

    “咔嚓”

    “嘭!”

    “嘶拉!”

    三个呼吸过后,戴风手中的方天画戟首先出现了崩碎,之后,是被反震之力一震,身上的护甲尽数碎裂。

    在他护甲碎裂的同时,徐峰那举着扇子,手臂上的衣袖,也是四散纷飞。

    正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让出了一条衣袖。

    “我输了,承让!”戴风咬着牙,面露不甘之色的说道。

    “承让,能让我的一条衣袖碎裂,你也算是一个高手了。”徐峰摊开折扇,微微轻扇回道。

    他的话很平静,就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可在戴风和不了解他的人听来,这是打脸般的羞辱。

    “哎!”荀记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是徐峰故意放的水,但这样的放水还不如不放。

    “决赛排位赛第二场,胜者徐峰。请两位退下稍作休息。

    下面可还有人要挑战?”

    “荀记院长,我要挑战排名第四的妙俊风,还请批准!”魏阳对着荀记拱手行礼道。

    “可以。

    妙俊风你可接受挑战?”

    “没问题,正所谓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哥哥想替弟弟报仇我接着就是。只是我想问一句,若是他也被我打趴下起不来了,那他的排名怎么算?”

    “呵呵,不用你费心。学院早就预先设想了种种可能,若是出现这样的状况,那魏阳的排名就会被算作第九名,在他之前的排名不动,之后的排名各自上升一名。”

    “多谢荀记院长解惑,第三场比赛可以开始了,我会很快结束这场战斗,减少您工作量的。”

    荀记脸上的肌肉颤了颤,他很想上去踹他一脚。这家伙哪来那么足的底气,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我宣布,决赛第三场排位赛现在开始,挑战者魏阳,守位者妙俊风。”

    只见他话音刚落,一道银色的身影是像闪电一样杀到魏阳身前。

    紧接着,在他猝不及防之下,拔剑就向他的肩膀砍去。

    “啊!”的一声撕喊,魏阳在雷剑的威能下,是“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从比赛开始到比赛结束,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

    妙俊风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没有一丝的拖沓。有了上次的经验,他不会在对挑战自己的人留半点情面。

    既然都把自己的话当耳旁风,那自己就化作一股旋风,送尔等一程,也省得尔等再费心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