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参军
    合城之所以能够让四等家族在这里称王称霸,关键就在于,这里真的太偏远,太贫瘠了。

    界路就像那井字形将把合城围在中间,而那野路除了井字形的区域外,都是它的天地。

    井字形虽然限制了合城的发展,但也保护了合城,使它得以安宁的存在于这隐乱的人世间。

    妙俊风带着白无常和邹统,一早就离开了妙家宅院。

    和上次一样,他又是留书一封。这让看到书信的妙庆是在原地又蹦又跳,火冒三十丈!

    这也太不像话了,这是作为人子该做的事吗?上次不告而别那是情有可原,可这一次呢?明明能够打声招呼再走,为什么又要神秘的离去?

    “好小子,是不是很久没揍你了!皮痒痒了?等你下次回来,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你!”

    三个人在合城的地域时,还是很规矩的,和大伙一样,走的是安全的界路。可等一出合城的范围,三个人是立马杀入了野路。

    野路中的他们速度不仅快,而且所过之处都会净化一片领地。

    这不是三个人,而是三台只知道前进和杀戮的机器。

    一连十天,他们三人就在野路中度过。即便有夜叉级的鬼物出现,在白无常的随手一挥之下,夜叉就跟风中的落叶一般,变得毫无抵抗之力。

    深夜的篝火旁,邹统向妙俊风问道:“主公,接下来您准备怎么做?是回南玄武城发展我们的势力吗?”

    “不!我们在金陵城就要分别了。我要去参军,而你和白则要回去,他们需要你们的帮助。”

    “什么?参军!主公,这可万万使不得啊!您可是万金之躯,怎么能去那种地方!不行,绝对不行,老白你也表个态。”邹统是站起来,手舞足蹈的反对起来。

    “臣下想听听主公的意思,再发表意见。”白无常虽然皱着眉头,但对妙俊风还是很信任的,不相信他会做出无的放矢的事。

    “小邹邹,你先坐下,耐心的听我说。你不会以为我真的吃饱饭没事做,到军营里去过家家吧!”

    “那好,我先听你说。若是没说服我,我仍然会继续反对的。”

    “你呀!有时候真应该学学白,越是关乎到我的事,你越应该保持冷静和镇定。关心则乱,乱则生变哪!

    我不想去南玄武城的原因是那里的人对我都太熟了,所有对我不怀好意的人,眼睛恐怕都盯在那。

    我这次去参军,会用风明这个名字。妙俊风就让他暂时消失一阵子吧!

    我会去参加征伐野路的军队,在那里我不仅可以获得功勋,还可以通过杀伐来提升杀道印记的等级。

    杀道印记虽然副作用大,但威力仍然不可小觑。只要我控制得好,每提升一点,就净化一点,我想它是不会对我产生影响的。

    再有只有不断的战斗,才能让我的战斗经验更加丰富,才能让我的实力进步更快。

    许琪的事说是两年,实际上我们不能把它真的当成两年,最多我们可以把它看成一年。

    问道境不是我的目标,我的目标是侯境。只有迈入了王侯境,我去找她的时候,底气才能更足。

    我就先说到这里,下面的由你们二位补充。谁补充的多,我有赏。谁补充的少,回去后就要多做点活哦!”

    “老白平时我对你不错,你可一定要让着我,我先说啊!

    主公去参军获取功勋,也是为了日后可以开辟野路,将开辟出的野路申请成为自己的领地。军方对于军人是很优待的,尤其是功勋越高的军人,越能得到上层的重视和袍泽的尊敬。”

    “你说完了,那我也来说说。臣下认为主公去参军,也是在为今后做打算,想要拥有一方势力,没有军队怎么行?

    在自己领地内招募的私军和在战场上经过浴血奋战的老兵那可是有天壤之别的。

    老兵的血性和胆识可不是私军可比的。在战场上一个老兵足以抵得上十个新兵。最重要的是,老兵的执行力,忠诚度绝对是新兵和私军无法比拟的。”

    “嘿嘿,才一比一。我继续说了啊!在军队中建功立业实际上也是为了提升在皇庭的影响力。皇庭若是没有强大军队的支持,底下的藩王还有世家早就把它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无论是在东南西北中的哪个区域参军,只要功勋值达到一个额度,他的名字立刻就会被传遍五大军区。

    就算是足不出户的皇帝陛下,也会在自己的奏折上,见到这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

    据我所知,他的很多驸马可都是在军榜上榜上有名的家伙。

    我说完了,老白,该你了。”

    老白的脸色很不好看,在沉默了片刻后,开口说道:“我觉得主公选择征伐野路的军队,很有可能是想在野路中寻找机缘,而不是单单的提升实力那么简单。

    有时候一场机缘足以抵得上十年苦修。而这样的机缘在凡尘中已经很难发现,只有到野路中去探寻一番。

    越是危险的地方这机缘存在的可能性也就越大。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小邹邹同学,我说完了,到你了。”

    邹统这下是急了,他站起来,来回踱着步,还不时的蹦两下,到最后是大喊一声,说道:“有了!主公去参军也是为了避风头,让那些盯着他的敌人摸不清方向。

    兵法上说,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虚虚实实,不可不察也!

    等到主公从军队服役出来,就算是那些想对他出手的敌人,也不得不在见到他的第一眼,转身就走。

    主人可是最喜欢见到这样的情景了!啊哈!我说完了,老白,到你了。”

    “我不想说了,也没词了。主公,我认罚。”白无常站起身来,对着妙俊风拱手说道。

    “其实,惩罚很简单。就是我不在的日子里,一定要密切注视许王府的动向,若有异常,一定要立刻通知我。

    至于奖赏,邹统,以后遇到好女孩我给你介绍一个。”

    “主公,您说的是真的?您可不能反悔哦!您认识的女孩那个个是国色天香,知书达理!哇哈哈,我想想都激动不已啊!”

    妙俊风深吸一口气,看了白无常一眼,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邹统有时还是挺靠谱的,只是有时似乎缺根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