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约谈
    风明和刘柏做完了所有的惩罚,他们趴在地上,一点劲也没有。就算五脏庙气的直发颤,他们还是没有从地上爬起来。

    风明感觉到刘柏是真的透支了,但自己确是装的。在这股伪装下,有种说不出的酸爽感和窃喜感。

    “来人,传军医,为他们针灸一下,恢复疲劳之躯。”裴将军吩咐完,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入夜,风明和刘柏都恢复了一些。他们勉强站了起来,相互扶持着,努力的往军营的食堂走去。

    他们的一步比老太太迈出的一步还要小,还要无力,似乎一阵风,就能把他们俩给吹倒。

    按理来说,此时的食堂应该人很少才对,可如今确是人满为患。好像这些人是商量好的,错过了饭点,齐齐的来到这里为他们俩争取热腾腾的饭食。

    “零五四四,零五四三,从现在开始,你们俩从新兵营毕业了,直接编入正规军。至于如何安排,明早书记官会来通知你们的。”

    一双有力的臂膀,分别拍到了他们的肩膀上,差一点让他们两个人就势跪地摔倒。

    “瞧你们那怂样,不过也算不错了,新兵营的训练也不过如此。”

    新兵营的教官在撂下了这句话后,是迈着大步,虎虎生风的离开了这里。【】

    风明和刘柏彼此相视一眼,他们感觉有点懵。这节奏怎么好像是有人刻意安排好了,就等着自己上钩呢?

    “我说你们俩还吃不吃饭了?不吃的话,我可要收摊了!”从食堂里走出一位胖大厨,拿着锅铲指着他们吼道。

    “吃,吃,这就来。”刘柏率先反应过来,连忙仓促着回道。

    “刘柏,你有没有感觉不对劲啊!刚刚这里还一大堆的人呢?怎么转眼间就没了,只剩我们俩了?我们也只不过是跟教官说了几句话而已。”

    “管它那么多呢!先吃饱再说!再不吃东西,我们可就要真的不行了。”刘柏打断了风明思考下去的念头,是拉着他就往食堂里走去。

    胖大厨见两人走了进来,是打了两份饭食就往桌上一搁,之后,自顾自的整理起放在台面上的锅碗瓢盆。

    风明和刘柏在见到桌上放的热腾腾的美食后,是“咻”的一下,一甩老太太的迟缓之姿,迅速的扑到桌上大口的吃起饭食来。

    一阵风卷残云般的狼吞虎咽,两个人打着饱嗝,端起桌上的餐盘向着胖大厨站立的地方就走了过去。

    “谢谢。”刘柏放下餐盘,转身离开。

    “谢谢。”风明学着刘柏的样子,但是他却被胖大厨给拦了下来。

    “将军要见你,你跟我来。”

    也许是为了避人耳目,胖大厨是对着刘柏喊道:“便宜你小子了,你先回去吧!他要留下来,帮我打打下手。”

    “长官,多一个打下手的您也能早点回去休息不是?就让我也来帮忙吧!”刘柏笑着说道。

    “不用了,里面还有人呢!你当就我一人啊!赶紧回去,不然,明天的早饭就别想吃了。”胖大厨已显出赶人之相,若是刘柏再敢多说几句,那明天的早饭铁定是没了。

    “哎!我走。风明,你干活要重质不要太在意量,听到没有?”刘柏朝着风明眨了一下眼。

    “知道啦!我不会给我们丢脸的,不就是刷盘洗碗嘛!”

    片刻后的后堂内,“将军,人已带到。”胖大厨禀报道。

    “好,你先下去吧!”裴将军的声音再一次清晰的出现在风明的耳旁。

    “拜见将军。”风明向裴将军行了一个军礼。

    “无需如此,现在只有你我二人在此。你可知我为何约你来此?”裴将军的目光紧紧的锁定住风明的眼睛。

    “不知道,还请将军言明。”

    “哦?真不知道?我观你神态应该不像是不知道啊!”

    “将军,小的身体酸痛乏累,趴在床上一个下午,至今头脑还昏昏沉沉。刚才吃饱后,才微微让头脑清醒了些。将军您是不是看错了?”

    “装,你就装吧!你以为我看不出你体能的极限还未达到吗?你以为我看不出你是为了配合刘柏才故意装出一副力竭的疲态吗?”

    “将军,您是不是再跟小的开玩笑。小的只是一名境界卑微的文者,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大的能耐,去伪装什么?

    再说我为什么要伪装呢?我图什么呢?”风明做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把身子埋得很低。

    “这也正是我要问你的,你为什么要伪装,你图的是什么!”

    此时的裴将军犹如天神下凡,神圣的威严之气伴随着他的这一喝,铺天盖地的向着风明就压了过来。

    风明体内的杀道印记在这威压的刺激下,是有蠢蠢欲动的反击之态。

    无奈之下,风明只好一咬舌尖,喷出一口鲜血来,以此来化解威亚的冲击,来搏得一丝缓冲和转变的可能。

    裴将军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将威压收了回来。他对眼前这个人虽然仍在怀疑,但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也只能姑且绕过他。

    “你很好,千万不要让我发现你有什么不轨之心!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裴将军衣袖一摆,朝着门外就走了出去。

    当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下脚步,张口说道:“从明天开始,你就是我的执戟郎中。希望你能胜任这个职位。

    最后,我想问一句,你真的去过那座村落吗?”

    风明一听,没有犹豫的张口就回道:“去过,那是一座美丽又神秘的村落。现在这座村落比以往要繁华的多,说是因为南玄武学院一个叫妙俊风的人无意中与圣君取得了联系,并替圣君炼制了一把刀。”

    “嗯,看来你并没有骗我,很好。我就是从那村落中走出来的,前不久刚收到村中的来信。信中内容,与你说的相差不大。

    风明,你的诚实无疑又暴露了一件事,那便是在南玄武城也是有军区的,你何必舍近而求远的来到这里呢?”

    不等风明回答,裴将军把将袍一摆,走出了风明的视线。

    风明耸了耸肩,反正自己来这里的确怀着目的,但不是别有用心的目的,就算是被发现了也没什么。

    “先不管那么多了,执戟郎中就执戟郎中吧!大小也是个官。”风明在心中嘀咕了一声,也是紧随其后的走出了后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