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戏耍
    “鬼界第一善!哈哈哈...,俊风,这么好玩的事,你怎么不叫上我呢!”

    返回来的所罗门在听了之前发生的事后,对于那个鬼界第一善产生了想见的念头。这样有趣的鬼物可是不多见,也亏得它能活这么久。

    “你就别笑它了,它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很不容易。若是来日我们真能相见,说不定,它会带给我们更大的惊喜。”

    “有道理,有道理。我要回去睡觉了,活动一下真的很舒服。我们也快到南玄武城的地界了,你自己多加小心。”

    “唰”的一下,一人一马从野路上蹿了出来,再度回到人流不息的界路上。

    由于妙俊风穿的是军装,骑得是军马,他的出现并没有让路人感到惊慌失措。

    南玄武城军区,妙俊风几度路过,但都没有进去过。

    “律...”

    妙俊风在离军营大门还有五十米的位置,让军马停了下来。

    一个纵身翻越下来,他牵着军马一步步的朝着军营大门走去。

    “来者何人!”守门士兵厉声喝道。

    “金陵城军区,裴将军门前执戟郎中风明,有信件呈送蔡将军,烦请通报。”

    “好,你在这候着。”

    军营不同于府宅,候着就是候着,若有违反,那可真的是刀枪不长眼。

    一刻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前去通报的人一直未归。

    风明牵着马早已站到路旁,堵着大门口不仅显眼也有碍交通。自己的修养可以说早已练得炉火纯青,不就是等人吗?只要自己站在这,还怕等不到吗?

    两个小时后,那个前去通报的守门士兵跑了回来,对着他说道:“将军请你进去,不过现在是用餐时间,还请你在营帐外小候。”

    “多谢。”对他们自己还是很客气的,毕竟同样都是看大门的。

    将军马一栓,风明是一个人走入了军营。

    整个玄武境军营的布置都大同小异,除了极个别机密的军营会有特殊的布置外,基本上将军的营帐都会在军营的最中间略微靠后的位置。

    很快风明就走到了将军营帐的外面,还未靠近,就听到从里面传来的爽朗笑声和酒器碰撞的声音。

    “军营内怎么会允许饮酒?而且现在可是正午啊!”

    心中虽有疑虑,但还是不要摆在脸上为妙。毕竟自己只是来送一封信,并不是来检查整座军营军纪的。

    又是两个小时过去,风明已经在这军营整整站了四个小时。而站立的目的就是为了送一封信。

    “将军海量啊!等明天去了我府上,我们在好好的畅饮一番,知道您还有军务在身,我就不多打搅了!”

    “哈哈哈...,您太客气了。其实只要派人来一趟不就行了吗?何必亲自劳烦一趟。我备一些薄酒招待一下你,也是情理之中啊!”

    “将军留步,我们明天再见。”一位穿着华丽的中年人从营帐内走了出来。

    从他的脸上妙俊风读到了他的目的已经达到,甚至是超出了自己预期的目的。

    “让那个信差进来吧!”蔡将军在里面喊了一声。

    “将军有请。”

    风明对着他点了点头,迈步走入了营帐中。

    一入营帐,铺面的酒气是熏得人差一点喘不过气。就两个人,用得着喝这么多的酒吗?

    “把信给我,你可以走了。”蔡将军慵懒的躺坐在椅子上,摆着手说道。

    风明向他行了一个军礼,随后开口说道:“将军,等您看完信我再走。万一要是您有什么回复,我也好将它带回。”

    “你这是在低估我的判断力,我与你家将军之间的事,你又知道些什么!把信放下,你可以走了。”

    “将军,我没有低估您判断力的意思。但现在您的状态让我很不放心,我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

    “你废话可真多,好吧!随你!把信拿过来吧!”

    妙俊风走过去,把信恭敬的塞到了蔡将军的手中。

    然而,不知为何,明明攥紧的手忽然间松开了,那封信轻飘飘的就落到了地上。

    “哎呀!真不好意思,麻烦你帮我捡起来。”

    妙俊风没有犹豫,弯腰就去捡起地上的信件。

    “呕”的一声,一大堆的呕吐物是在他弯腰的一瞬间,全部吐到了他的身上。

    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让风明差一点就要将隔夜饭给吐出来。

    “抱歉啊!看来是真的喝多了。来,把信给我吧!”

    风明平复了一下心境,将信再一次塞到蔡将军的手中。这一次他可做好了信件又掉到地上的准备。

    蔡将军懒洋洋的把信拿到自己的身前,拆开信封,一个字一个字的看着信中的内容。

    仅仅只有一页三行的字,他整整看了一个小时。

    “哦!原来是这样,你可以回去了。此信不需要回复。”蔡将军把信一折,闭上眼,缓缓地对风明说道。

    “是,那我就告退了。”风明弯身一拜,慢慢的退了出去。

    只是在他走出营帐还没有十步的时候,蔡将军又命人将他给请了回去,说是有事。

    可等风明回去后,蔡将军又对他说,想想还是算了,你可以走了。

    风明心中的火气在此刻是真的上来了,只要再来那么一次,他才不会管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是将军。

    也许上天真的希望他发火吧!就在他骑上马准备离开的时候,蔡将军再一次命人将他给请了回去。

    营帐内,蔡将军对他说道:“我想了想,还是要写一封回信。这封信你帮我转交给老裴。”

    “是。”

    见到了信,风明心中的火气微微降了来一些。跟一个半醉不醒的人又何必计较太多呢!

    但当风明接过信后,他心中的火气是“噌”的一下,冒了三丈。

    这封信不就是裴将军让自己转交给他的信吗?难道他是在这封信上直接做出了回复?还是说他在戏耍自己?

    眯着眼一直关注风明的蔡将军,在此刻是再也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这执戟郎中可真有意思。做起事来很认真,耐心也很好。老裴的帐前有你这样一个活宝,想必他的生活也很有趣。

    不用再想了,我就是在逗你玩。你难道不知道你的表情可以让人变得很愉快吗?哈哈哈...”

    蔡将军的形象在风明的心中彻底没了,从即刻起,这个人已经上了自己的黑名单。

    忍一时风平浪静,现在还不是跟他算账的时候,这利息就先记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