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紧急军情
    回到金陵城的军营,风明发现整个军营的气氛似乎有点不对劲。

    “将军,风明前来复职。”

    “进来。”

    一入军帐,风明发现裴将军站在金陵城布防区的地图前,神色凝重。

    “信件送到了?可有回信?”裴将军没有回头,直言问道。

    “信件已送到,没有回信。”

    “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听得出来,你心中有很多的疑惑。”

    “将军,蔡将军真的是靠军功当上的将军吗?我怎么感觉他不像个将军,反倒像个商贾。”

    “你的观察力很敏锐啊!没错,他以前的确是个商人,当上将军也并非靠的是军功。其中的原委,你还是不要知道太多的好,对你没好处。

    现在你可以回去了,做好你的执戟郎中。蔡将军的事就到此为止,知道了吗?”

    “是,将军。我还有一件事,想请将军您帮我解惑。”

    “你问吧!”

    “我感觉军营的气氛有点不对劲,而您又对着布防区的地图眉头紧锁,是不是我们这里有事要发生了?”

    “你能不要那么聪明吗?你这么聪明,要是被别人知道我只让你当了个执戟郎中,你让我的面子往哪搁?

    既然被你给看出来了,我也就不瞒你了。据侦察营探来的消息,在金陵城往西一百里的位置出现了阴气凝聚的现象。

    根据现场采集的数据判断,那里很有可能会出现**。对了,你知道什么是**吗?”

    “**?这个我知道,但**出现的距离离我们有一百里远,只要我们事先布下结界,不就可以防患于未然了吗?连我都知道的处理方式,将军您不会不知道啊?难不成这里面还有秘辛?”

    “我之前才说你不要太聪明,你怎么就听不懂我说的话呢?也罢,你先看看这个再说。”

    裴将军走到案台前,拿起摆放在上面的盒子,顺手就递给了风明。

    风明打开盒子,立刻被里面的一颗石头给吸引了。准确的来说这已经不是一颗石头,而是跟上次在矿区洞**墙壁上密布的石头一样,阳石彻底转化成为了阴石。

    “看你的表情,想必你已经明白了。事实正如你想的那样,这次出现的**,等级很高,不一定是一个村,很可能是一个镇。

    鬼镇的等级和实力可不是我们一个小小的地方军区可以抗衡的,里面的魑魅魍魉不计其数,夜叉更是比比皆是,每一个鬼镇都会由一名乃至数名统领坐镇。

    最可怕的是,有时候在鬼镇内还会有鬼将坐镇。

    阴人统领的实力相当于我们的侯境,鬼将的实力相当于我们的王境。但真正对上,我们三个侯境强者才可勉力对抗一个阴人统领。

    风明,现在你可还有什么想问的?你可知我为什么没有将实际情况通传全军了?”

    裴将军自顾自的说了一大堆,可当他将目光再一次看向风明后,是被他脸上的神情给吓了一跳。

    那是一种兴奋,渴望的神情,似乎对鬼镇有着无限的向往。

    “将军,你为什么称鬼物为阴人?我这是第一次从他人口中听到对鬼物的别称。”

    “这不怪你,有时候你的实力不够,境界不够,对于一些事是不了解的。等你境界和实力够了,有些在原先你看来很神奇的事,也就变得很平凡了。

    魑魅魍魉这些鬼物其实算不得对我们有真正威胁的,净世庭要做的就是专门净化这些家伙。

    而我们军队要面对的是真正来自对立位面的阴人,也就是你口中的鬼物。

    他们生活的地方叫阴间,他们那里也像我们这里一样有着严格的等级划分。我们死后要去阴间,但我不知道我们去的阴间是不是他们所在的那个阴间。

    自古以来,我们的学者就在研究,我们内部也是分裂出两大阵营。

    一大阵营认为,阴人来自阴间,那里是我们先祖去的地方,和阴人战斗,那就是对祖先的不敬。

    另一大阵营认为,阴人的确来自阴间,但我们先祖去的阴间决不可能是他们所在的阴间,如若不然,岂不是自己在灭绝自己的子孙吗?

    两大阵营的争议不仅在我们这里有,在西人,在修罗国也都有。至于事实究竟是怎样的,至今没有一个人能给出明确的答案。”

    “很复杂啊!我还是不去研究了,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

    将军,那我就先出去了。”

    “等一下,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要做执戟郎中了,做我的军师吧!你的身份一旦转变成军师,你我之间也方便谈论一些。

    找一个人倾诉总比我一个人沉思要好。再说你那么聪明,放着不用,岂不是浪费!”

    “将军,我这升的也太快了吧!军营中会不会有人说闲话,我担心影响到你的名誉。”

    “收起你的担心,我做事向来公平公正,只要你在今后不给我掉链子,有谁会在背后诋毁我?”

    “是,将军,卑职明白了。我这就去换取身份令牌和军需处退还铠甲。”

    “慢着,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那么着急走做什么?”裴将军第二次把风明拦了下来。

    “将军请讲。”

    “刘柏是不是你的朋友?你们之前认识吗?”

    “回将军的话,我之前并不认识刘柏,我们是在军营中认识的。我觉得他是一个不错的人。”

    “我信你。那你可知现在的他很危险。

    侦察营此次一共派遣了二十人前去执行这趟任务,但回来的只有十九人,少的那一个人正是刘柏。”

    “将军对我说这话的意思,可是让我前去寻找?”

    “没错,你愿意吗?”

    “我愿意,但将军能告诉我一个理由吗?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文者,您派我去执行如此艰险的任务,就不怕我有去无回吗?”

    “我相信我的眼光,我也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不知道,我的这个回答可让你满意?”

    “原来将军到现在还是不信任我啊!也罢,日久见人心,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真正的信任我,将我视作军营中,你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好,我期待那一天早日到来。你收拾一下,马上就可以出发了。

    我希望在你回来时,能把刘柏给我带回来。我不希望我们还未和阴人交战,我这里就一下损失了两名未来之星。”

    “诺!”风明弯腰行礼,嘴角掀起微微的弧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