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被怀疑
    回到城墙上,风明看到周正的脸上挂着浓浓的担忧.网

    “周会长,您怎么了?这么晚了,还不去睡?”

    “大人,我睡不着啊!刚才那个人是阴军的统帅吗?您实在不应该和他私下见面啊!”

    “原来您担忧的是这个。放心吧!我与他是同类人,公是公,私是私,不会把公私混为一谈的。”

    “我相信您,但只怕有人会拿这个做文章。”

    “放心吧!我们只管守好金陵城,其它的我们就别多想了,难不成你还以为我要去争夺这天大的功劳吗?

    功劳是你们的,不是我一个人的。就算是皇庭发下了嘉奖,那也是赏给你们的,而不是我的。”

    “大人能想的这么开,我就放心了。这时间已到了后半夜,我也不睡了,就站在这陪您吧!这样的夜可是很难得的。”

    第二天一早,太阳照常升起。对阵双方再一次回归到紧张的对峙中。

    鬼镇的帅帐中,白夜对手下的一名将军吩咐道:“把围困那边人马的阵法给撤销,魑魅魍魉也全部撤回。

    我答应他今天不进攻,但不代表就不能使出计谋。若是他没有挺过去,那只能说明他命不好,不配做我夜白的对手。”

    “诺!”阴人将军对于他的话没有疑问,立刻执行起来。

    远处,裴将军和余城主所在的营地中,他们俩明显苍老了几岁。

    二人中一个是替百姓愁的,一个是替自己愁的。反正不管是为谁愁,两个人的神情到是一模一样。

    “报!紧急军情!”

    裴将军已经对这传令声免疫了,他机械式的点了一下头,让传令兵把内容报出来。

    “将军,好消息,围困我们的阵法已经消失,那些魑魅魍魉也是紧跟着退散而去。”

    “什么!你再说一遍。”裴将军黯然失色的目光忽然间恢复了神采,斜靠着的他也是“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传令兵不敢拖沓,是再度将之前的话说了一遍。

    “难道说金陵城被攻破了?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就将围困我们的阵法给撤销了?”裴将军的神色再度出现了阴晴不定的变化。

    “回禀将军,金陵城应该还在。也不知道它们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有部分将士听到了魑级鬼物在撤退时说,金陵城还在,阴人大军与我军战的不相上下,如今双方进入了对峙的态势。”

    “什么!难不成金陵城有援军到了?”裴将军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微微的喜色。

    “好!超儿说的没错,唐安真派人来给我们援助了。只是不知道,他派来的人中,有没有请到王侯境的强者。”

    “快!传我将令,各千人团立即向我靠拢,火速回援金陵城!”

    “你也立刻去联系超儿,让他把聚阳大阵上的人都撤回来,随我们一起回去支援金陵城。”

    一刻钟后,此地尘烟滚滚。大军按照裴将军的行军路线,迂回的往金陵城火速驰援。

    中午时分,负责金陵城北门的防守人员,远远地就望见了黑压压的一片人马向着自己这边冲来。

    “快敲响警钟,有敌袭!”

    “等一下,你看那旗帜,似乎是我们的人,还有那名将军,好像是裴将军。”有视力好的人立刻阻止了那个人。

    “嗯?是裴将军!可他们不是被困在鬼灾爆发地了吗?怎么会出现在我们这边?难道是阴人的计谋?”

    “不!我看不像。裴将军再怎么说也是身经百战的老将,说不定是用了什么方法,杀出了一条血路。

    只是面对十道土墙,他们就算是想进城,也进不了啊!”

    行进在部队最前方的裴将军,第一眼就看到了这拔地而起,围绕金陵城一圈的土墙。

    一见到土墙,他对于金陵城为何没有沦陷是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

    “传令兵,立刻让我军的文者,使出苍木符,我们直接架木桥过去。”

    片刻后,绿色的光芒在浩浩荡荡的队伍中亮起,一根又一根的苍木自队伍中射出,整齐有序的连成一排,架到了土墙上。

    当木桥架好,大军也正好赶到了土墙之下。他们顺着木桥就登上了土墙,之后,放慢速度,很小心的在木桥上慢慢前行。

    他们对于土墙很有信心,但共振的频率一旦达到某个程度,恐怕就算是结实的土墙,也会顷刻间土崩瓦解。

    一个小时过后,裴将军的人马和余城主的人马是全部进入了金陵城。

    再次回到这里,余龙虎别提有多高兴了。那苍老的面孔是瞬间恢复了不少。

    “那个谁,你告诉我,是谁带领你们把金陵城守的这么好?”余龙虎高兴之下,指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张口就问道。

    “是军师,若是没有他,我们恐怕早就被阴军给俘虏了。”

    “军师?你说的军师,可是叫风明?”裴将军一听到军师二字,双眼是立刻一亮。

    “是的将军,正是风明军师。”

    眼见风明的名声和势头不断地在全军中蔓延,甚至就连自己这边的人也开始对风明露出了期待的目光。

    自诩为天才的唐超是再也控制不住的说道:“若是我在此,也可以将金陵城守得固若金汤。”

    原本他想让这句话把大家的注意力和目光都吸引过来,可谁曾想到,竟没有一个人关注自己。

    正当他准备发火之时,一个人影是快速的蹿到他的面前,对他小声说道:“少爷,我总算是等到您了。我有重要情报要向您汇报。昨天晚上...”

    等到家仆把情报说完,唐超是高兴的大笑起来。他一边笑着一边向裴将军站立的地方走去。

    这一次他的行为举止到还真把大家的目光给吸引过去了。所有注意到他的人都想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

    “裴将军我怀疑这根本是一个局。为的就是要把我们一网打尽。据我刚收到的情报,昨天晚上,风明军师可是和阴人主帅在月夜下,喝着小酒,聊着小天,相处的不亦乐乎。

    试问,若不相识,能这样融洽的饮酒畅谈吗?

    阴人大军的来势如此凶猛,难道就凭几道土墙就可以把他们阻挡了吗?

    将军,我觉得现在很有必要将风明请过来,当面对质一番。另外,对于金陵城的防卫部署,也应该重新安排一下。”

    唐超的话立刻让现场变得很安静,怀疑的念头顿时在每个人的心间升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