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清者自清
    “大人,裴将军有请。”一名传令兵是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对着风明俯身一拜的说道。

    “你们是从北门回来的?”

    “是的。”

    “用了苍木符。余城主也跟着回来了,还有那些少年英才们。”

    “是的。”

    “应该是有人把我昨晚的事说了出来,我不敢说全部,但至少有过半的人已经对我产生了怀疑。

    该来的总会来,我这就去见将军。”

    风明正确的推理再加上淡定从容的举止,让传令兵心中对他的怀疑,是瞬间瓦解。

    这是我们自己人,怎么可能会跟阴人勾结。

    情绪是可以传染的,传令兵情绪上的变化,立刻被他带回到了自己身处的班队内。

    一传十,十传百,很快驰援回来的部队,立刻就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两派。

    一派是对风明无条件的信任与支持,另一派是对风明的身份和做法产生了巨大的怀疑。

    北门的城楼内,裴将军和余龙虎坐在上座。四位少年英才坐在左边,四名实力达到三日境界的文武者坐在右边。

    这小小的城楼阁宇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小公堂。

    风明淡定的跨过门槛,走了进来。他对着裴将军行了一个军礼,之后,站在原地,不再有多余的动作,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风明,你就不问一下,本将军为什么要把你请到这来吗?”裴将军在心里暗叹了一声,主动地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回禀将军,若是您信我,就会来东门那里,与我主动交谈。若是不信,甚至是怀疑我通敌,自然会把我请到这里。”

    “原来你什么都知道了。那你是否可以跟我还有大家说说。昨晚的事是怎么一回事?你认识那个阴军统帅吗?”

    “我不认识他,只是在昨晚才结识。他邀请我小酌,也是被我的才华所吸引。我们只谈了私事,没有谈公事。

    他和我一样,都是公私分明的人。不会借着酒兴,从对方的口中获取自己想知道的情报。”

    “裴将军,余城主,你们听听。这不是不打自招吗?我们什么都还没说,他就开始帮自己,帮对方漂白起来。

    我觉得他这是要洗清自己的嫌疑,他就是阴人派到我们军中的奸细。”

    风明把目光一偏,看向了坐在位子上,挑拨离间的唐超。

    这个人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贪婪,虚荣,善于伪装。之前半路摘桃的账还没算完,如今又要加上一条嫉妒贤才之罪。

    “风明,你这样看我做什么?难不成是被我说中,想要趁机杀我吗?”

    唐安很巧妙的借用了风明的目光,能获得今天的成就,他多少还是有一点可取之处的。

    “我杀你怕脏了我的手。我只是对你的话感到很好笑而已。”

    “风明,现在是本将军在问你话,你怎么可以将目光看向唐超?身为军人,你难道不知道这是目无长官之罪吗?”

    “将军,我尊敬您,也请您尊敬一下我。既然是您与我之间的对话,那就请闲杂人等不要插话。不然,卑职真的会认为这是一场茶话会。”

    “够了,你是越来越放肆了。难不成你以为仗着一点军功,就可以不把本将军放在眼里了吗?”

    “卑职不敢,卑职只是说出了一个事实而已。

    卑职与将军谈的是军务,您让这么多的外人坐在这里听我们谈话,是很容易让卑职把你我所谈的军务联想到别的地方。

    再有,将军您一直在怀疑我,从来就没有相信过我。就算我今天立下了不世之功,在您的眼中,恐怕又是和敌人的里应外合,为的就是要让我打入军部的核心,以此来获得机密的情报。

    将军,卑职一心为公,一心为民,天地可鉴。就算我真的是阴人派来的奸细,试问我为什么要把你们救出来,救出来后对我有好处吗?”

    “裴将军,我越听就觉得玄乎。他到底是真奸细还是假奸细?您早就开始查他了吗?可有什么结果?”

    “本将军是怀疑过他,但怀疑的不是他是否是阴人,而是怀疑,他是别有用心的人派到军中的探子。”

    眼见余龙虎插话,唐超是再度开嗓说道:“裴将军,余城主。他真的是不打自招了。他怎么会知道我们在担心什么?”

    “哈哈哈...,唐超啊唐超,你有多大的能耐就做多大的事。没有智慧最好就闭上嘴当哑巴!”

    “风明军师,唐超插话固然不对,那能否请你为我们解惑呢?”余龙虎不想让现场的节奏跟着风明走,原本不想多说什么的他,不得不主动对风明开口。

    “答案很简单,你们把自己想的太伟大了。其实你们真的是微不足道的存在。就算你们不出现,我也可以和大家将金陵城守好。

    兵贵在精而不在多。阴人之所以撤销结界放你们归来,要的就是我们内部不和。

    一旦我们不和,你们放弃了我的主张,撤消了我的职务,打乱了我的安排。那对于阴人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事。

    我没有过高的评价自己,也不会认为我的能量比在场的诸位大。

    只是就目前的形势而言,我能发挥出的力量的确要比诸位在场的人发挥的大。”

    “哈哈哈...,你们都听到了吧!说了半天,他是目中无人,让我们都听他的话。难不成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一个统御一方的城主,还有在场的诸位高手和俊杰还比不上一个小小的他吗?”

    唐超这一下总算是把火点燃了。风明的话本就有点犯众怒,再加上他这一把柴添的正合时宜,瞬间就将风明置到了火架上。

    “风明,在场的有你的上司,有你的前辈,你这话可有些过了。赶紧向大家道歉。”裴将军还是惜才的,立刻出面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抱歉,我没有错。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既然将军您还有在座的大家不信任我,那我留在这也没有什么必要了。

    我只希望你们能好好的打赢这场仗,不要让无辜的将士白白牺牲。

    告辞!”

    “站住!风明军师,你要知道谁是将军谁是军师!”

    裴将军对于风明的言行感到很愤怒,自己这是在帮他,他非但不领情还让自己难堪。

    这要是不重罚他,那自己的威严何在,还如何统领三军应对接下来的战事!

    “这重要吗?”

    风明把话一撂,转身向着门外就扭头而去。似乎现在的他已经是个局外人,你们爱怎样就怎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