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满足
    半个小时后,唐超带着人从消失的鬼镇返回了。

    现在的他心中对风明虽然还有恨,但对于他的畏惧也同样深深影响着自己。

    “唐公子,受惊了。你可有什么东西带回?”风明把头一偏,带着淡淡的微笑问道。

    “给,这是他留给你的信。”唐超也很干脆,反正就是一封信,没什么大不了的。

    风明接过信,没有急于拆信,而是先用精神力探查了一番。

    果然,白夜和自己想的一样,他在这封信上做了手脚。只要不是自己拆信,这封信就会化为最有力的杀器,将看信者瞬间杀死。

    拆开信封,取出信件,一张黑色的信纸化作一股黑色的能量,瞬间射入了风明的大脑。

    “风明军师,这一次我玩得很愉快。希望我们下一次还能玩得这么愉快。你知道我有多想杀你吗?等到下次见面你就能知道了。

    你的出现虽然让我高兴,但也惊走了我要钓的大鱼。这条鱼对你们来说也许不算什么,但对于我们来说,却真的极为可贵。

    最后,我想说,你的命是我的,只有我可以杀你。你要好好的活下去,我想我们很快就可以见面的。”

    帝明一眨眼,从失神的状态中醒了过来。看似读了一大串的文字,花了不少的时间,实际上也就只有短短的一瞬而已。

    “军师,你没事吧!”裴将军现在完全把风明当做了自己人,更将他视为军中的灵魂人物。

    “请将军放心,我很好。这一次的战役,就算是我们胜利了吧!接下来的事就不需要我操心了,就由您来处理吧!

    我想回去一觉睡到自然醒,这庆功宴就不要喊我了。”

    看着风明洒脱的背影,裴将军知道,就算他精力充沛,也不会来参加这庆功宴的。

    庆功宴的规模很大,整个金陵城都处在一片欢声笑语中。但有一处地方,却显得很安静。

    在这座屋子外面的石亭里,坐着一个人,他手拿酒杯,不时地轻饮一口。

    若是从正面看他,可以发现,每当他轻饮之时,脸上就会出现暖暖的笑容。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军师风明。现在的他很想一个人,每当想到她,他的心里就会感到像吃了蜂蜜一样甜。

    权利,名誉,地位,金钱等等,这些再多都不及她的陪伴来的温馨。

    都说强者的路是孤独的,但在这孤独的路上,有一个懂你的人陪伴着你,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什么是陪伴,每个人的定义都不同。但在风明看来,现在的他就感觉到她陪伴在自己的身边。

    时间一晃而过,金陵城攻防战已经过去整整一周。在这一周的时间里,金陵城慢慢的恢复了以往的繁荣与热闹,城中的百姓对于战争似乎也渐渐的遗忘了。

    金陵城百里开外的军营内,裴将军所在的中军大帐中,他与风明是一上一下,一坐一站的四目相望着。

    “军师,上面的嘉奖已经下来了。此次的奖励很丰厚,你没有去争取,实在是很可惜啊!”

    “将军,钱财乃身外之物。若是我需要,随时可以整出一座金山。不知道,军部有没有把该获得功勋给批下来?”

    “批下来了,没想到许王爷这一次会为你争取这么多。”

    “多少?”

    “一万功勋。”

    “嗯,不少。”

    “军师,请注意一下你的态度。什么叫不少,已经很多了。你可知道本将军的功勋积累到现在才多少?”

    “十万总该有吧!”

    “呵呵,不多,才六万。”

    “不会吧!将军,怎么可能这么少!”

    “你当战争是大白菜啊!每一天都有仗打啊!若是每天都开战,我们国家的人口还会像现在这样爆棚吗?

    你要知道打仗打到最后拼的就是人力,物力和财力。我们每一个城池都有军营不假,但有的只是为了安稳民心,有的是为了震慑,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是真正能上战场的。”

    “我明白您的意思,例如我们,就是可以直接上战场的。”

    “没错,上战场杀敌是获得功勋的最好途径。可由于战争还是比较少的,因而,想要把功勋积累到一个很高的额度,不是那么容易的。

    像你这样,一下子就积攒一万功勋的。那是特例中的特例,说出去会把人给气疯的。要不是我心态好,说不定已经疯了。”

    “将军肚中可撑船,气量远非寻常人可比。卑职在此也多谢将军,若不是您,许王爷也不会为卑职批下这么多的功勋。”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不用放在心上。其实也可以说你运气好,要不是许王爷在近期内要将兵权交出,他也不会痛快的给你批下这么多的功勋。

    军部的那些人也是看在这点上,才同意了许王爷的申请。要不然,能给你批下三千功勋就算不错了。”

    裴将军的话让风明心神一紧,这是怎么回事?许王爷的兵权怎么会被下掉?

    “将军,不知您可知道其中的秘辛?”

    “告诉你也无妨。许王爷是所有王爷中唯一的平民王爷。它是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拼出的这个爵位。

    其他的王爷不是当朝的藩王就是前朝遗留下来的强大势力,他们跟皇庭的关系虽有竞争,但主要还是以和气生财为主。

    他们当中有人想动许王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一次正好以二皇子婚事为由,将许王爷推到了风口浪尖。

    但由于许王爷的威望在军队中实在太高,皇庭到现在也只是将他手中的兵权暂时交由诸葛王爷来暂管。

    至于为什么选诸葛王爷,那也是考虑到诸葛王爷在军中的威望不下于许王爷。在诸多王爷中,也只有诸葛王爷是能征善战的了。”

    “诸葛王族!嗯,听说过,诸葛王爷是没话说,可是他的后代似乎就不争气了。”

    “军师,这话在我这里说说就行了,可别对外人说。诸葛王族的势力很庞大,你要是被他们盯上了,就算是许王爷,也不见得能保住你。”

    “我知道的,您就放心吧!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下去了,您交代给我的任务我还没有完成呢!”

    “军师,这里没有外人,本将军认真的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真的无所谓吗?”

    “回禀将军,我也很认真的答复您。有这一万功勋,我真的很满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