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矿精
    “老人家,不用送了。您多保重。”风明送完了最后一样东西,翻身上马,准备离开。

    “军师大人请留步,军师大人请留步...”

    王仲一见风明即将骑马离去,也顾不得气喘吁吁的身体,大声疾呼道。

    “咦?”风明轻咦一声,调转马头,等待着向自己跑来的王仲。

    “军师大人,请恕小的刚才有眼无珠,多有得罪,还请您不要放在心上。”王仲强提一口气,让自己说话变得流利。

    “王镇长,您身为一镇之长,贵人事忙,偶尔犯点小错误没关系。不知道您这么急匆匆的跑来找我有什么事?”

    就算自己愿意等他,也不代表自己就真的把先前的事给忘了。从他的样子可以看出,必定是有求于自己。

    这样的人自己不喜欢,仗着一点点小小的权利,就把眼睛长到额头上。一旦有事相求,立马变得比小二还要小二。

    “多谢军师大人的宽容,小的找您还真是有求于您。要不是我那表弟在信中说您手段通天,我也不会这样着急的跑来。

    如今我们镇上发生的事,还真的只有像您这样的人才可以解决。”

    “哦?我很奇怪,你们镇上就没有强者吗?你们就请不起强者吗?再有你们的边上可是有榕城府和海威府两大城市,难道他们就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大人,还真被您给说中了。两位府主还真的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帮人一闻到利益,跑得比那兔子还快。一嗅到我们这有事,立马成了聋哑人。

    我们镇子之前也花钱雇佣过高手前来解决此事,可这雇佣来的高手一次不如一次,到最后,是连命都丢在这了。

    久而久之,我们这里就算是开出巨额的赏金,也不再有一个高手愿意来领取。”

    “有点意思啊!那你仔细跟我说说,你们镇子到底出了什么事?”

    越是有挑战性的事风明就越感兴趣,那么多高手都无法解决的事,显然是一件可以磨砺自己的事。一想到这,他是从马背上翻越下来。

    “哎!此事说来话长,我们要从一年前......”

    “打住,能换一个开场白吗?简明扼要一点,你把我当三岁小孩呢?不要跟我说故事,说事实。”

    “咳咳咳,不好意思,我太投入了。下面我就简单的说一下。我们镇子闹精怪了。”

    “没了?”

    “说完了。”

    “能在详细一点吗?是什么样的精怪?有多厉害?你见过没?精怪的种类多了去了,你不会让我一个个的去猜吧!”

    帝明深吸一口气,他真怕自己忍不住的给王仲来个板栗烧。

    “军师大人,请您先受我一拜。”

    王仲一改之前的神色,很郑重的对着风明就深深一拜。

    “这是为何?”

    “军师大人,请不要怪我之前鲁莽的行为。我虽然是一镇之长,但无时无刻不在受两大府主的压迫。对于上面的人,在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恨和压抑。

    即便表弟在信中把你夸上了天,但不经过我真实的考察,我是不会相信您的。

    从您刚才的下马,到实际的询问,再到后来仔细地追问。我真心的感觉到你是真诚的愿意留下来帮我们的。

    我们王家镇受的伤很重,不是人力,物力和财力上的伤,而是心伤。我们镇上的每一个人对皇庭中人都充满了愤恨。

    一有好处马上就来,一有困难立刻就退。在我们需要帮助的时候,皇庭可曾知道?府主可是皇庭加封的,不能因为皇庭不知道这事就把此事跟皇庭撇的一干二净。”

    “嗯?王镇长,你能不能把话一次性说完,我怎么觉得你这话中有话呢?”

    “军师大人的观察力和分析力就是惊人,我才说一点点,你就听出话里的深层含义了。实际上镇里的事,我也向上面反映过,只是被上面给无情的打压了下来。”

    “上面?你说的上面是哪里?”

    “诸葛王爷。”

    “等等?诸葛王爷镇守的是西玄武境,你为什么不去找许王爷呢?从地理位置上来看,王家镇应该在南玄武境的范围内。”

    “地理上是如此,可实际上,我们王家镇是两不管地带,但谁让诸葛王爷家在海威府有人驻守呢?

    放着这么近的大官我不去找,难道还要万里迢迢的去找许王爷吗?”

    “说的也有道理。也罢,官场上的事我们就说到这。你还是跟我说一下精怪的事吧!只有对它详细了解了,我才能对症下药。”

    “谢谢军师大人。在我们镇上出现的精怪,据我判断应该是矿精。我曾经在它出现过的地方,捡到了从它身上掉下来的一枚鳞片。

    这鳞片的质地和我们开采出来的琉璃矿比较相像。哦!差点忘了,大人您可能还不知道,我们镇的琉璃矿藏那可是在全国都有名的。”

    “我知道,老王给我介绍过。我现在想知道,你们这开采矿藏的事故率高吗?”

    “不高,相对于其它矿藏来说,我们的安全系数是很高的。”

    “一年会死多少人?不要遮掩,实话实说。”

    “十人。”

    “真的吗?要是说谎,我立刻就走。”

    “大人别生气,我说,每年因为开采琉璃矿,直接或间接死去的人达到二百人。”

    “这个数字是维持稳定的,还是持续上涨的?再有这开采矿藏的当地人占多少?又有多少是从外地被雇佣来的?”

    “随着开采量的增加,这死亡人数也在不断增长。如今开采矿藏的人中,我们本地人占三成,外地雇佣来的占七成。”

    “谢谢你的坦诚,对于矿精我基本上有了大致的了解。这是你们造的孽啊!”

    “军师大人,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我们镇已经有很多人为此而重伤了。”

    “重伤?没有出现死亡的吗?”

    “说来也奇怪,还真的没有出现死亡的。除了最后一个请来的高手被矿精给杀了。之前矿精出现的时候,还真的没有杀过一个人。”

    “嗯,有点意思。看来我来的还不算晚,正是时候。”

    “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吧!争取今晚就把矿精的事给解决掉。”

    “您说的是真的?”

    “假的!我马上就走!”

    王仲一下子愣在那里,他分不清风明这一句话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回你家,皇帝还不差饿兵呢!难不成你连一顿饭都舍不得?”

    “舍得,舍得。请,大人请。”王仲的脸上笑开了花,对于眼前这位大人,还是不要去猜测他的心思为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