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您难道真是神吗?
    这场比斗风明赢得很轻松,没有想象中那样艰难。

    若是宁岩云用自身修为和自己比,自己说不定会很被动。但他太过依赖器灵,恰巧自己的手段刚好能克制他的器灵。

    一来二去,宁岩云的士气在交手中被削弱的越来越厉害,到最后是一点斗志也没有了。

    见到宁岩云离去的背影,宫穹还有徐华都感到很诧异。按照他的性子,应该歇斯里地的狂吼才对,怎么会变的如此平静呢?

    “噗”的一大口鲜血喷洒而出,毫无准备的风明是差一点一头栽倒下来。

    “怎么会这样,难不成现在的我不能战斗了?越是激烈的战斗,我这伤势就会越重?不会吧!看来必须得尽快去一下黄泉阁了,不然,我就真的要变成病鬼了。”

    “风明大哥!”宫飞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把风明给扶稳了。

    “您不是说伤势痊愈了吗?怎么又吐血了呢!我这就扶您回房休息。

    父亲,还请您将家中的疗伤丹药取来,不管怎么说,风明大哥也是在代我们家受过。”

    “慢着点,我去去就来。”

    站在这的人群很快就被疏散开来,混迹在人群中的徐华再一次确定了自己的判断。风明就算再厉害,寿命也不长了。

    从他每次喷血的情况来看,只要是遇到比自己强的对手,他的伤势就会在原有基础上加重一分。【】若是越级挑战太多,就算赢了,也会被自己的身体给拖垮。

    “一条病龙,不值得我花费太多的精力去关注。今晚发生的事必须立刻去告诉大少爷,想必大少爷在听后,高兴之余,说不定会赏我些什么。”

    妙俊风是因吐血而虚弱了些,但不代表他的精神力也虚弱下来。在整个宫家,自己最要防的就是徐华。

    如今感觉到徐华的精神波动,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大抵可以推测出一二。

    “宫飞,我身上的伤没事,你立刻让宫叔叔跟在徐华的身后。无论他发现什么,不要动怒,只要平安回来就好。”

    “好的,我这就去。”

    宫飞没有问原因,也没有说多余的话。既然对风明信任,那对他说的话就不要问为什么。

    “所罗门,我这样的状态要持续到什么时候?非得将那六分之一的灵魂收回才可以吗?”

    “应该是,你的状况我也是第一次经历。只有试一下才知道最后的结果。但目前你的状况,要比我原先的设想好多了。

    幸好你只是在身体上受到反噬,若是在灵魂上也受到反噬,那你就自求多福吧!那种痛苦我连想都不敢想。”

    “再大的苦我也能吃得,就看值不值得。黄泉阁我是要去,但阴坑离我太远了,远水救不了近火啊!”

    “谁让你去阴坑了,想入黄泉还不简单吗?等哪一天的晚上有空了,我们直接去葬区。每一个葬区都有前往黄泉的出入口。”

    “你怎么不早说,害我白担心一场!”

    “你又没问我,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兴许我还以为你在想许琪呢!”

    所罗门的这句话让风明立刻不吭声了。思念如潮水般席卷心头,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了,不知道,现在的她好吗?

    西玄武城,炼器师公会顶楼的平台上。一位风度翩翩的俊男正在仰望星空,他深邃的眼眸足以让涉世未深的少女为之轻狂。

    “徐华,你怎么来了?”

    不等徐华现身,宁岩风是朝着自己的右方就开口问道。

    “拜见大少爷,属下有要事禀报。”

    “说。”

    徐华不敢耽搁,是一五一十的把近期发生的事全部向他做了汇报,尤其是今晚在宫家练武场发生的事。

    “你做的很好,我想赏你什么都不如提拔你强。只要你把我接下来安排的事做好了,你就回来吧!二管家的位子你也不是不能胜任。”

    “多谢大少爷栽培,属下一定竭尽所能,完成您交代的任务。”

    “很好,下面你听我说...”

    就在宁岩风交代徐华的时候,远处的一座楼阁上,宫穹紧紧的握紧双手。他很想立刻上去,质问自己的女婿,但想到出门前宫飞的叮嘱,他还是强忍了下来。

    “唰”的一下,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阁楼上。也许是因为气愤带来的力量,原本应该形成一丝波动的地方,此时没有一点波动产生,就好像先前这里并没有趴着一个人一样。

    第二天一早,风明早早的起床了。他站到门前的院落里,打了一套自创的养生拳法。之后,他觉得像是欠缺了点什么,又打了一套师父传给他的太极。

    当太极打完后,他感到全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浑身上下气血畅通。

    “风明大哥,你起得很早啊!我还怕我来早了呢!”宫飞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从你的笑容中我感觉到,你接下来要说的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会吧!哥!我都笑成这样了,您还能感觉到我笑容背后的悲哀?”

    “笑是要发自内心的,伪装的,职业的,虽会让人感到舒服,但只要是观察力敏锐的人就可以发掘出笑容背后隐藏的故事。”

    “我还没到您这样的高深境界,要不,您笑一个给我看?”

    “嘭”的一下,一击板栗烧敲到了宫飞的头上。

    “让你目无尊长,就算是开玩笑,也不能这样开!赶紧说事吧!说完我们去吃早饭。”

    宫飞摸着自己的额头,略带委屈的把父亲昨晚发现的事说了出来。等他说完后,他睁着眼睛,盯着风明,一动也不动。

    “你这是干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吗?”

    “不是,我等您开口说话呢!您向来算无遗策,听完了我的话,一定有什么想说的。”

    “你还真把我当神啊!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若非要让我说上两句,我觉得宁家会通过铁家来对付我们。”

    “少爷,军师。家主请你们速到会客厅,铁家的管家又来了!”

    管家的一声呼喊,让宫飞张大了嘴,眨着眼睛对风明惊呼道:“厉害了,我的哥!您难道真是神吗?”

    “神?少爷,神在哪儿呢?”管家离得远没有听清宫飞的话,只是在隐约间听到他说的“神”字。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难道是?”管家的反应不算慢,下一刻,是一脸震惊的看向了风明。

    “咳咳咳,我们走吧!不能让宫叔叔等久了。”风明轻咳几声,率先迈步离开。要是再不走,指不定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