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宫鸿的试探 下
    宴席的菜很丰盛,酒水更是世上难得一见的珍藏佳酿。

    席间,觥筹交错。看似大家喝了不少酒,可实际上真正喝多的只有宫穹和赵有德。

    风明和宫飞虽说也喝了一点,但他们都是浅尝辄止。一个是觉得喝酒误事,另一个是身体还未恢复,一闻到酒味就想吐。

    一个小时过后,宴席进入了尾声。宫穹和赵有德从一开始的礼让谦虚,到现在变成了哥俩好,两个人用筷子敲着桌上的碟子,在那里唱着广为流传的民间小调。

    “军师,我送您回去吧!看他们的架势,估计还要好一会呢!”

    “也好,你也累了,今晚早点休息。”

    眼看,宫飞和分明就要走出宴会厅。一声重重的叹息是在他们的耳边响起。

    “宫飞,你先回去吧!我想邀请风明军师与我在花园内走一走。”

    “爷爷?您出关啦!”宫飞感到很惊讶,爷爷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关呢?

    “嗯,你去吧!”宫鸿从宴会厅的另一个方向走了出来,他瞥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很想立刻上去踹他一脚。

    “风明拜见宫鸿前辈。”风明的思维很清晰,他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宫鸿的身前,向他行了一个晚辈之礼。

    “很好,谦谦君子。走,我们去花园里走走,散散酒气。”

    对风明的第一印象,宫鸿感觉还不错。只是接下来的谈话,他会不会让自己耳目一新呢?

    微风徐来,花语飘香。宁静的夜,皎洁的月光,一老一少漫步在园中的小径上,画风整体感觉有些不太协调。

    “我就称呼你风明了,这样沟通起来顺畅些。你的事我已经听穹儿说了,只是我想听听你的见解。和妙家结盟就真的好吗?”走到花园假山的脚下,宫鸿终于忍不住的率先开口了。

    “宫前辈,和宫叔叔说过的话我就不再重复了。对您我就说说其中的核心利益吧!”

    “好!我们边走边谈。”宫鸿迈开步子,向着假山上走去。

    “宫前辈,宫家在几代人的精心拼搏下,成为了如今的四等家族。可时势骤变,宫家在强大的同时,你们的对手也在不断的强大。

    西玄武城内宁家一家独大,在他的左边铁家野心勃勃,大有取而代之之势。不然,也不会独立圈建一座铁家堡了。

    反观我们这边,只能屈居于柏城。虽说在柏城内宫家是当仁不让的老大,但这只是在柏城,而柏城的控制权实际上仍然在宁家手上。

    柏城与西玄武城相聚二百里,骑马不用半日便可一个来回。宫家每日在柏城内的一举一动,宁家应该是相当清楚。

    您的孙女嫁给了宁家的大少爷,但他们之间真的有感情吗?我觉得更多的是利益,而主动方还在你们。

    没有感情的婚姻是可悲的,也许您的孙女很美丽,但在品尝过新鲜感之后,没有感情的婚姻会瞬间爆发出可怕的危机。

    现在您的孙女就在这股危机中,没有人能帮她,能帮她的只有她自己。”

    “你看的很透彻啊!继续往下说吧!”

    “曾经的妙家辉煌过,即便没有达到世家的级别,但好歹也是一流的一等家族。

    如今的妙家是一个五等家族,可在妙俊风接任家主后,妙家的家势是蒸蒸日上,据说现在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四等家族的规模。

    宫前辈,巨龙在沉睡时,任你刀枪剑戟它都不会醒也不会动。可一旦巨龙苏醒,那些曾经侮辱和伤害过巨龙的人,注定不会有好结果。

    妙俊风的潜力很大,气运也很旺。他现在的身份是南玄武城炼器师公会的会长,被大家誉为器子。本身的实力也达到了七日境界。

    若您能够深想一下,便可发现,他的潜力是巨大的也是可怕的。他才只有十八岁啊!一个十八岁的少年能取得如今的成就,试问再过十年,他的成就会如何呢?

    也许您会说变数太多,他的敌人不允许他继续成长下去。可在他没有陨落之前,这个几率只有百分之五十。

    我想身为当事人的自己,他不可能没想到这个结果。既然想到了那他应该会有办法去规避这些危险。

    宫前辈,妙家的潜力是巨大的。与其说是我劝您跟妙家结盟,不如说是劝您跟妙俊风结盟。”

    站在假山之巅的宫鸿,抬头望着月色。风明的话他听进去了,但一时半会他给不了风明回话,他需要安静,需要思考,需要把事情从头到尾的再理一遍。

    “宫前辈,您现在离王境只差临门一脚了吧!您是文者,我也是文者。从您的身上我感觉到了空明的气息,静下来的您仿佛能融入这周围的环境之中。

    因而,请恕我冒昧,我猜测您主修的是否是风之一道呢!静止的风是空气,运动起来的空气是风。风无形无相,却能化身万千,如刀如剑,如龙如虎,亦能如丝如纱。”

    “嗯?”宫鸿的思路被打断了,他发现风明简单的几句话,却蕴含了深刻的道理。这些道理越想就越让自己离王境越近。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妙俊风在念完这一句话后,往后退了三步,静静的立在宫鸿的身后。

    能不能突破就看今晚了,自己的修为虽不及你,但谁让我的知识库丰富呢?要不是现在的自己太年轻,人微言轻,完全可以开宗立派了。

    云层流动,遮住了月光;微风浮动,摇响了花枝;清风拂过,带起了池水上一道道的涟漪。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当月光再度倾洒,花枝再度安稳,池水再度平静后。

    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的宫鸿,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一圈青色的气旋自下而上的盘旋起来,直冲天际。

    看似强劲有力的青风实际上没有一点杀伤力,充满了融合的意境。

    当青风消散,宫鸿整个人仿佛年轻了十岁。

    他一个转身,对着风明抱拳说道:“大恩不言谢,这份情我宫鸿记下了。从今往后,你就是宫家最尊贵的客人。你的建议我们会听取,不会再有任何的怀疑。”

    “好。”风明在回礼的同时,掷地有声的回了一个字。

    假山另一边的山脚下,一个人影潜伏在黑暗处。他的心乱了,但他不能动。面对一个王境强者,哪怕是刚进阶的王境强者,自己在他的面前,也是不够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