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同盟成立 下
    风明的话说完了,但在场的除了他和赵有德以外,每一个人的脑海里都在重复播放着他刚才说的话。

    初次听到,会认为这是一段极不负责任的话。二次播放,觉得他的话也不无道理。到了第三次,似乎今天结盟的事就是围绕着他的这段话而进行的。

    “风明军师,你我在府上见过多次面,但这还是头一次交流。我想请问一下,你说妙俊风有潜力,不知这潜力在哪?再有你觉得我们宫家就没有潜力吗?”

    “大长老,我看得出来,你一身的修为已经到了问道境巅峰,只差一步就可以迈入侯境。然而,这道坎恐怕不容易吧!

    修行之路本就崎岖,每提升一个等级,迈过一重境界,都要经过艰辛的努力。这世上有天才,但天才只要不努力,照样变成庸才。

    在修行的道路上,越是年轻就越有机会。凡是在青年时期就可以修到日境的,他们中大部分人到了中年都可以迈入王侯之境。

    若是在青年没有进步,到了中年才迈入日境,那其中恐怕只有一小部分人,能在今后成为王侯境的强者。

    大长老,不知道您是我说的前者还是后者?不管是哪一者,到了您这个年纪想要再往上迈一步,这难度和登天差不多。当然,若是有天大的机缘,这登天的距离就会缩小成越涧的宽度。

    请您别动怒,我这么说自然不是想羞辱你,而是拿你打一个比方。我知道宫鸿前辈如今已是王境强者,可前辈的年纪摆在这,就算他继续修行,最多也只能到王境圆满。

    想要跨过王境达到皇境,不是光有天大的机缘就可以了,还必须有能承载这机缘的命。

    说到这,我想不仅是您,还有在场的其他长老,应该能明白我为什么会说妙俊风有潜力了吧!

    他只有十八岁,一个才十八岁的少年,修为就到了日境巅峰,试问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的修为会停滞不前吗?

    我们可别忘了,他身上肩负的责任和承担的压力可比我们多得多。只有不断的前行才能保证妙家这艘大船不至于沉毁。”

    “风明军师,你好。我是宫家二长老,就你刚才所说的内容,我有一丝小小的疑问,还请你为我解惑。”

    “请讲。”

    “你刚才说的有关年龄的问题,我们都懂。若不是年龄的限制导致我们气血和精神不足,我们这一干长老也不至于都卡在问道境巅峰十几年。

    我知道妙俊风是个天才,得到了上天的眷顾,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可现实是残酷的,在这狼寰虎伺的大背景下,有谁会给这样一位天才成长的空间呢?

    他的敌人很强大,我们虽说是四等家族,但对于妙家所面临的的敌人也是知道一二的。面对这样一个敌人,试问妙俊风能在敌人抹杀他之前成长起来吗?

    若换成我是他的敌人,我绝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放任他成长下去,不等同于在服慢性毒药吗?

    因而,你说他潜力无限,我真的有点不太明白。还请你为我为大家解答一下。”

    赵有德在二长老的一番话下,有些慌了。但他在见到了风明一如既往的从容镇定后,那慌乱的心也是回归于平静。

    “二长老,首先我对您刚才的一番话表示认同。在很久以前,我也是跟您一样,拥有这种想法。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我的这种想法是可笑的。

    若妙俊风单单是一名武者,那我不会认为他的前途会有多么美好。可现在的实际情况是,他是南玄武城炼器师公会的会长,被誉为器子的炼器天才。

    器子在炼器师的心中是神圣的,只要他能突破到宗师境,炼器师公会会成为他最大的保护伞。为了避免在此之前会被敌人暗杀,我知道他现在一直呆在炼器师公会里,埋头钻研炼器之道。

    也许你们会说他闭门造车,可你们别忘了,在炼器师公会里可是有传送阵的。也许他今天在南玄武城,明天就在玄武城了呢?

    只要他不露面,我们可以认为他仍停留在日境巅峰和器子境界。可一旦他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那他就一定在修为或者是炼器一道上有了突破,或者二者都有了突破。

    请不要怀疑我的判断,对于像他这样的妖孽天才,我们可以为他假设最好的结果。

    不知道我的这个回答,二长老以及在座的诸位可满意?”

    “风明军师,我有一问,还请您回答。”开口的是宫穹,他的开口意味着重头戏来了。

    “宫叔叔请说,我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若我们真按照妙俊风的要求加上这么一条,那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们该如何对待妙家呢?妙家是否也会像当初的宁家一样,过河拆桥呢?”

    “既然是盟友,那就以盟友之礼待之。妙家不是宁家,若妙家像宁家那样过河拆桥,背信弃义,那妙家早在以前就被敌人给灭了。

    妙家之所以能苟延残喘至今而不被灭,最根本的一条就是,妙家是有情有义的妙家。无论是强盛时还是衰败时,它对待朋友的原则是始终不变的。

    我不妨再多透漏一点,这一点哪怕我不说,在今后你们也会知道。妙家曾经的朋友已经有很多成为了世家。

    正因为有这些朋友,妙家和妙俊风才得以保全。只要妙家和妙俊风注意分寸,他的敌人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去把妙家连根拔起,去把妙俊风堂而皇之的给杀了。”

    风明最后的一番话,让宫家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出现了精彩的变化。就连沉稳的宫鸿,目光中也是闪烁起异样的色彩。

    在他们的心里,和妙家结盟已经演变成和世家结盟。有世家撑腰,区区一个宁家算得了什么!

    妙俊风的要求在此时看来,也不过分。毕竟妙家的暗中朋友是世家,而本家才是区区的四等家族。有了比较,自然会产生一点要求。

    迟则生变,坐在主位上的宫鸿看到眼前的情形适合签订盟约了,立刻大笑着说道:“风明军师的口才就是了得,观察力和分析力也极为透彻。你是我宫家的朋友,自然不会做出坑害我们宫家的事。

    妙俊风的要求我觉得不过分,写上就写上吧!正因为我们现在是四等家族才更要写上这一条。等到将来,说不定就因为这一条而让我们一跃成为一等家族。

    未来是美好的,还望诸位齐心协力,让我们宫家越来越繁荣昌盛。”

    宫鸿的话让在座的长老齐刷刷的站起来,对着他俯身一拜。

    之后,盟约在在场每一位的见证下,正式签订生效。妙家和宫家,至此正式成为盟友,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