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跟我走
    宫鸿突破到王境的第三天,宁家终于得到了wwδw.『k『.la

    “徐华,这一次你让我很失望啊!父亲可是比我早先一步知道了宫家的事,你说我该怎么对你好呢?”

    “大少爷息怒,请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徐华跪在地上,把头埋得很低。

    “好,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去,把宫鸿的实力给我探听清楚。至于那个风明,想办法给我除掉,留他在始终是个祸害。”

    “遵命,请大少爷静候佳音。”

    宁家发生的事,风明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现在是韬光养晦的时间,敌人过于强大,只要他们不主动来找自己,自己也不会冒然去和他们硬拼。

    “风明大哥,我今天进城准备去买一件符器,上一次在寂灭野路我的符器实在是太不争气了。”

    “可以,不过我是文者,对符器并不在行,顶多帮你撑撑门面。”

    “嘿嘿,这就够了。那帮炼器师总是喜欢欺负我,看到我就像是看到移动的金库一样。当然,这一次进城的主要目的还是想给爷爷买一套符箓。

    侯境强者用的侯符已经不适合他了,王符才能彰显他的身份,并能让爷爷将自身的实力彻底发挥出来。”

    “不错,宫老前辈没有白疼你这个孙子。话说这西玄武城好繁华啊!比南玄武城热闹多了,人流也大。”

    今天一早,宫飞打着孝道的旗号,硬拉着风明赶往西玄武城。

    现在两个人,已经漫步在西玄武城的大街上,首个目的地正是西玄武城四大势力之一的炼器师公会。

    炼器师公会的建筑都是有统一标准的,这里的建筑和南玄武城的区别不大,唯一不同的是,守在门口的卫兵似乎多了一点。

    “宫飞,西玄武城的治安不好吗?为什么要这么多人守在外面?”

    “充面子。炼器师公会的会长是个极要面子的人。你还没见到他乘坐的马车呢!那奢华程度简直无法用文字来形容。”

    “不会吧!炼器师的确富有,但也用不着这样吧!”风明摇着头,随同宫飞一起走入了炼器师公会的大殿。

    一入大殿,丝毫没有准备的风明被地面反射的光芒给晃了眼睛。

    “宫飞,你好歹提醒一声啊!这地面也太亮了。”

    “咳咳,不好意思啊,我是故意没说,想让您体验一下。您知道吗?这地面铺设的可是纯金的地砖。”

    “纯金的地砖?这也太奢侈了吧!这里是炼器师公会,不是珠宝店。”

    “很多第一次来的人跟您的反应都一样,可在来过几次后也就习以为常了。接下来您还得有个心理准备,这里售卖的符器要比其它城市所在的公会贵上一半。

    用会长的话说就是,星级的服务,星级的享受,星级的价格。”

    “好吧!我觉得他不应该是炼器师公会的会长,应该去当商会的会长。凭他的天赋,一定能为我们皇朝的税收贡献一大笔。”

    “风明大哥,我们是来买符器的,又不是来调查他的。走走走,我带你去二楼,那里的符器可都是好东西啊!”

    守在楼梯口的守卫,在见到宫飞出示的贵宾卡后,做出了请的手势。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在踏入二楼的一瞬间,风明是眯起了眼睛。

    “风明大哥,你不用这样。二楼的铺设很雅致,不像一楼那样金碧辉煌。用会长的话说,这里的符器只卖给有眼光的人。”

    “我了个去,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见这个会长,实在是太有才了。这商业口号是一个接一个,就算不是来买符器的,在听到这口号后,也会买上一件看中的符器。

    没有谁会怀疑自己的眼光,更不会在这里失了自己的面子。”

    “对,就是这样的。所以,你看那边。就算是文者也会相邀朋友来这里逛一逛。”

    要不是风明知道炼器师公会的会长是一名炼器宗师,他真的会以为负责这里的会长是一名极赋商业头脑的商人。

    “我们到那边去看看吧!那里是售卖近身类符器的地方。”

    来到近身类符器售卖的区域,映入眼帘的是琳琅满目的符器。它们闪烁着五光十色的光泽,让人看后心中直挠痒痒,恨不得把它们全部买回去。

    “风明大哥,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感到心潮澎湃?您可能不知道,近身类符器本就稀少,往往一件符器出现,会有很多人前来哄抢。

    好在我们这里使用近身类符器的武者稀少,不然,我们也不会看到摆在这的那么多珍品。”

    “嗯嗯嗯,是啊!”

    风明漫不经心地回答着,眼睛则是在一件件的符器上不断游走。

    他的回答和神情让宫飞和站在柜台后的侍者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王二,这是我风明大哥,是名文者。他第一次来这里,就让他在这看会儿吧!最近公会长老有没有炼制出我喜欢类型的符器?”

    “有,当然有。宫少爷喜欢的符器我可是特别留心的。请您稍等,我这就给您取来。”

    趁着王二去取符器的功夫,宫飞对风明说道:“风明大哥,您在看什么呢?就算是第一次来这里的人,也不会向您这样盯着看这么长的时间。”

    “宫飞,这柜台里展示的符器都是谁炼制的?是炼器师公会的炼器师吗?”

    幸好边上没人,不然,宫飞就觉得嗅大了。

    “风明大哥,炼器师公会的符器自然是由公会的炼器师炼制的。难不成,公会还会花钱去外面雇人来炼制吗?

    再说炼器师公会的条例里可是清清楚楚的写着,禁止炼器师公会以外的人炼制的符器在炼器师公会里出售。”

    “凡事总有例外啊!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就跟我走吧!”

    “跟您走?去哪?王二还在给我取符器呢!”

    “别等他了,跟我走。”

    看着风明严肃的神情,宫飞习惯性的听了他的话,跟在他的身后向楼下走去。

    “宫少爷,您别走啊!符器给您取来了。”王二眼见宫飞像是有急事要离开,立马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不好意思,突然有点急事,我还会来的。”宫飞对他歉意一笑后,“蹬蹬蹬”的就走下了楼梯。

    “哎!谁让他是大少爷而我只是一名侍者呢!这人的命不一样,干的事就不一样啊!”王二没劲的收好符器,等待着下一个贵客的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