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触类旁通
    “风明大哥,你这么急的把我拉出来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走出公会,宫飞迫不及待的向风明问道。

    “买符器的事先等等,百善孝为先。我们先去买符箓,再来买符器。你可别忘了我们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为宫前辈买符箓。若是在买符箓前,你先把灵币用光了,那我们回去后,可就颜面无存了啊!”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们赶紧去制符师公会吧!王二,刚才取出来的那件符器真的不错。”

    两个人说完,急匆匆的下了台阶,向着西玄武城的另一大势力,制符师公会的方向跑去了。

    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在炼器师公会楼顶的一处房间窗户旁,一个挺拔的身影放下窗帘,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制符师公会的建筑丝毫不逊于炼器师公会,守在门口的侍卫个个精神抖擞,但数量明显要比炼器师公会门口的少。

    来到这,风明有一种回家的感觉。他从戒指中取出身份铭牌,一路畅通无阻的带着宫飞就来到了三楼。

    一楼的大殿内售卖的是中低级符箓,二楼大殿内售卖的是高级符箓和灵符,三楼大殿内售卖的是侯符和王符。

    至于皇符,只有在玄武城的制符师公会才能买到,并且售卖的份额是受到限制的。

    “风明大哥,符箓一道您是行家,您看我们究竟买哪一种符箓回去给爷爷呢?”

    “想要给宫前辈买一款适合的符箓,首先我要知道,他精通的是哪一道。”

    “风。爷爷对于风之一道很精通。爷爷的式神飞的可快了,记得小时候我坐在它的身上,用了半天不到的时间就把西玄武境飞遍了。”

    “怪不得那一晚会这么快突破,原来在领悟了风的刚劲后,他开始领悟的便是风的柔弱了。那一晚我也是歪打正着,添了一把柴火而已。”

    “风明大哥,您在嘀咕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想不到这里会将符箓的种类划分的这么细致,每一类都用单独的柜台展示。”

    就算宫飞是宫鸿的孙子,风明也不想对他多说什么。他领着宫飞走到了风类符箓的柜台前,指着摆放整齐的一叠叠符箓介绍道:“这是飓风符,这是风镰符,这是风箭符,这是风鹰符...”

    “风明大哥,那个您就别往下介绍了,我的头都有点晕了。就买风鹰符吧,爷爷会喜欢的。”

    “好,尊重你的选择和意见。”

    “你好,麻烦你取一张风鹰符给我,我想仔细的看一下。”

    对于其它的顾客,侍者是不会这样做的。制符师的身份何其尊贵,是不允许有人置疑的。但对风明他不能这样,他身上挂着的令牌让他有资格近距离的观察这里售卖的任何一张符录。

    接过侍者递来的符箓,风明很仔细的观察着每一笔落下的地方。光是这样细细的观察,就花去了一刻钟的时间。

    当观察完最后一笔后,他闭上眼,双手合十,将符箓放在双掌之间。

    这一次很快,三分钟后,他睁开眼对侍者说道:“制作这张符箓的大师很用心,王符的等级达到了中级符箓级别。

    这一叠应该有二十张,劳烦你帮我们准备五叠,谢谢。”

    风明的话让侍者对他露出了崇拜的目光,很少有人能够在不激发符箓的情况下,判断出符箓的等级和符箓制作者的身份。

    鉴于此,侍者恭敬的用双手接回风明递来的符箓。然后,动作迅速的从柜台里和柜台下的抽屉里取出风明需要的符箓数量。

    “谢谢。”

    风明收下符箓,领着宫飞就往三楼的结算台走去。

    “承蒙惠顾,一共十万灵币。”

    宫飞咽了一口口水,心想:“幸好风明大哥让我先来买符箓,要不然,我带出来的钱还真不够。”

    付完钱的宫飞,看着钱袋中还剩下的两万灵币,不禁叹了一口气。

    “年纪轻轻的干嘛要叹气,今天我们收获不错。这五叠符箓,可以让宫前辈增添不少实力。”

    “这一点我承认,只是符器我不能买了。说不定王二还等着我呢!”

    “不买也罢!那里的符器华而不实,看看就行,论实用性我觉得还不如一把普通的剑呢!”

    宫飞不笨,他联想到风明之前在炼器师公会里的问话,心中顿时生出一种可怕的感觉。

    “看来你已经想到了,我们回去吧!路上说。”

    出了西玄武城,走在界路的路上,宫飞憋不住的问道:“风明大哥,现在您能跟我说下您发现什么了吧!”

    风明轻笑着回道:“你不也发现了吗?只是你不敢相信自己的这个推论而已。

    我现在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的推论没有错。炼器师公会里的符器,绝大部分都不是公会的炼器师炼制的,而是请外面的人炼制的。

    在华丽外表的掩饰下,隐藏了其不堪一击的本质属性。

    我制符师的身份你也知道了,但我希望你能帮我保密,我不想麻烦缠身,我喜欢安静。

    身为制符师的我,在符箓一道上还是略有心得的。正所谓一通百通,不管是制符还是炼器,都是自身实力与外界能量元素结合的综合体现。

    一张合格的符箓,必须倾尽制符师一身的精气神来制作。制作出来的符箓,在某种情况下也是制符师的另一种存在形式。

    万变不离其宗,触类旁通之下,你觉得对于那些符器我会有什么感觉?”

    沉默片刻后,宫飞开口说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了。那您在炼器师公会门口对我说的那一番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是虚晃一枪罢了。自我们俩进入公会后,就被有心人给盯上了。我要是不说那番话,我想现在的我们也走不出西玄武城。”

    宫飞再度沉默了,他发现若是没有风明,自己跟一个傻子差不多。曾经的自己总是会为买到一件华丽的符器而沾沾自喜,到处炫耀。

    “怪不得姐夫看不起我,怪不得父亲说我败家,原来问题的症结在这。可他们都是我的亲人,为什么不点破这一层呢?”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他们为什么不像您一样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答案很简单,因为你还没资格知道事情的真相。别怪我说得难听,这是实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