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真相 下
    “乖孙,你这话说到我的心坎里了。只是不知道你的风明大哥会不会遂你的愿呢?”宫鸿对着风明狡猾一笑。

    “宫老前辈,我与宫飞的友谊是经得起考验的。再说今天来探寻这个事情的真相也是我提出的,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我也没必要再推三阻四。

    接下来我对你们说的话只说这一遍,之后,出了这个院门,我就会把我即将要说的话给忘的一干二净。

    炼器师在炼制符器时,是有一定几率可以诞生器灵的。器灵的属性和炼器师自身的心性有很大关联。

    问道境之下,器灵出现的概率微乎其微。过了问道境,炼器大师炼制的符器,诞生器灵的概率为百分之十。炼器宗师炼制的符器,诞生器灵的概率为百分之二十五。

    请注意,我说的是正常值,也是正常人炼制符器时诞生器灵的概率。

    倘若炼器师在问道境过后,走的道是魔道,那符器诞生器灵的概率在正常人的基础上会翻倍。百分之十变为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二十五变成百分之五十。

    他们炼制出的符器,的确可以让武者的实力成倍增长。但在获得力量的同时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想必宫飞对我和宁岩云的战斗还记忆犹新吧!他的器灵就是一个黑暗器灵。【】若是任由它继续成长下去,宁岩云早晚会成为它夺舍的对象。而这正是最可怕的地方!

    器灵对主人的忠诚度是毋庸置疑的,只要主人不死,它就不会叛变。即便主人不幸中途夭折,它也会守护在主人的身旁,不离不弃,直至烟消云散。

    但黑暗器灵就不同了,在夺舍了主人的身体后,会立刻返回到炼制出它的炼器师身边。在它的心中,只有炼制出它的炼器师才是它真正的主人,而之前的那个人,只不过是自己的食物而已。”

    风明的话说到这,让宫飞震惊不已,身上的冷汗是一波接一波的往外渗着。

    宫鸿的神色到是正常,只是看向风明的眼神略微出现了深层次的变化。

    “风明小友,你只说了前半段,现在是不是可以继续往下说了?”宫鸿想进一步证实自己心中的推测,主动开口让风明继续往下说。

    “符器说完了,我们来说一下据我了解过的宫家,铁家和宁家。这三家当中,无疑宁家最强势,铁家排第二,宫家排第三。

    这三家在实力上有着天差地别,但却有一样共性是深深的扎根到了每一家的骨子里。【】

    如宫鸿前辈一般,其余两家的老祖也都是文者。但从这一辈往下,无论是家主,嫡系还是旁系,基本上都是武者,文者少之又少。

    既然是武者,那自然离不开符器,而想要获得一件上好的符器,除了自身是炼器师或者家族中有炼器师,最好的选择自然是去炼器师公会挑选。

    而在炼器师公会中,除了华而不实的让富家子弟拿出来炫耀的外,上好的符器全部都是伴有黑暗器灵的符器。

    换言之,谁要是买了这样的符器,就等同于卖身给了炼制这件符器的炼器师。”

    “爷爷,风明大哥说的是真的吗?那现在的局势岂不是很可怕?”宫飞战战兢兢的抢问了一声。

    “飞儿,你先等等,风明小友的话还没有说完。”

    风明淡淡一笑,继续说道:“身为制符师的我,在炼制符箓的时候,本就会沾染到符箓的一丝道则气息。而我炼制的符箓是充满了正能量的符箓,对于负面能量有着极大的排斥。

    正因如此,哪怕我不是一名炼器师,对于隐藏在符器中的黑暗器灵也极为敏感。

    在宫家呆了那么多天,大多数人我都见过了,尤其是宫家的二代和三代子弟。他们使用的符器在我的感知中,没有黑暗气息的存在。

    说到这,能否请宫老前辈给我解释一下,这其中是不是有您的功劳呢?”

    迎向风明看来的眼神,宫鸿是放声大笑道:“哈哈哈...,这里面有我的功劳,只不过是很小的一部分。

    也许正应了那句老话,祸兮福所伏。我们宫家的家道在近几十年来一直呈衰落趋势,可就算衰落,家族中的子弟还是会一个接一个的如雨后春笋般诞生。

    人一多,本就不多的资源更显紧张。现在就算是家中的核心子弟,每个月从家族中领取的灵币也只有一百灵币而已。

    试问一件动辄十几万的上好符器,就算是一个核心子弟不吃不喝,至少也要攒一百年。鉴于此,很多子弟只能退而求其次,攒些钱,买一件中等级别的符器。

    今天真要好好地谢谢你,要不然,我这乖孙今天就要成为我们宫家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也是,看透了的您完全可以让他去其它境域购买符器。只是这样一来,宫家可就得罪了西玄武城的炼器师公会了。

    嗯?原来如此,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宁家为什么翻脸了!”

    “哎!你怎么就那么聪明呢!没错,我从来没有让宫穹把自己的符器展现在大家的面前。但凡事总有例外,恰巧这个意外就在不久前发生了。

    那一天发生的事现在想来应该不是意外,而是早有预谋。甚至这个主谋者就是宫家的女婿,宁岩风。

    他是一名武者,又是宁家定下的下任家主继承人。他手上的符器可是炼器师公会的蓝绝会长亲手定制的。

    我没有见过那件符器,但想来也应该是蓝绝最得意的巅峰之作。

    我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我记得年轻时的他不是这样的。仿佛在一夜之间他就变了一个人,我们俩的关系也从同学变成了现在的路人。”

    “同学?宫老前辈,您和蓝绝是同学?这个消息很震撼啊!”

    “这有什么好震撼的,只要年龄稍大的一点的都知道。想当年,我和他并称为西玄武学院双杰。

    一眨眼,时光如流水,我已经老了,没想到他还是那样的年轻。”

    “也许在他的心中还有一丝人性未泯吧!要不然,也不会让宫家的衰落是这样的和缓。”

    “是啊!只是伴随着我成为王境强者,我觉得,我和他见面的日子应该快了。不管是我还是他,都不会允许在自己的边上有一个足以威胁自己的力量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