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截杀
    一眨眼,三天的时间就过去了。风明和宫家的人相处越来越融洽,就算是宫家中的一些老顽固,也隐隐的把风明当成了自家人。

    “风明军师,有一份急件,还请您审阅。”身穿军装的士兵在宫家仆人的带领下,来到了风明的面前。

    风明接过急件,揭开火漆,取出了里面的信件。

    仔细地审阅过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裴将军,我是应该谢谢您呢?还是应该大声的骂您一句呢?”

    原来这份急件的核心内容是让自己赶紧去金陵城暂代裴将军的位置,他在半个月后将要去帝都接受军部的培训。

    这次培训是封闭式培训,培训时间为一年。封闭式培训期间禁止和外界联系,外界的人也禁止和里面的人联系。

    “好时光过的总是那样快,是该动身回军营了。再呆下去,我恐怕就真的要乐不思蜀了。”

    风明让士兵先回去了,自己不能说走就走。宫家对自己真不错,说什么也必须要和他们的核心成员一一打完招呼再走。

    “风明大哥,你这一去不知道我们何时才能再见面。我真的舍不得。”

    “是啊!飞儿说的不错。军师,今朝一别,相见之日可就会变得遥遥无期了。你是军中冉冉升起的新星,深得上峰器重。【】

    此次回去暂代将军之职,实际上应该是军部的几位老元帅对你的考验。我相信凭您的能力,一定能够通过此次考验。

    可这考验一旦通过,您也就会变得无比忙碌,身上的胆子也会越来越重。我的心现在很矛盾,我想你应该明白我为何会如此。”

    “宫叔叔待我如父子,您的心情我能够体会。请您和宫飞放心,等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我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

    我希望那时的宫家比现在强大,那时的宫家会绽放出一个强大家族应有的光彩。”

    “哈哈哈...,好!我们在这等你。路上保重。”

    “风明大哥,您可一定要记得回来看我。路上保重。”

    宫鸿的身影并未出现在送行的行列中,不是他不愿来,而是他恰巧在今天有所感悟,进入了闭关状态。

    “哒哒哒...”的马蹄声响起,风明踏上了返回的路程。

    一路疾行,在出了西玄武城的地界后,风明一拉缰绳,让奔驰的骏马急停了下来。

    “徐华,你还准备跟多久?就算要为我送行,也不用送到这里,我和你的友情还没到这般地步吧!”

    “不愧是大少爷在意的人,你的警觉性很高,精神力也很强。要知道你可是连问道境都没有的蝼蚁。一个蝼蚁,竟然能察觉到我的存在,这不得不让我对你刮目相看。”

    徐华不急不慢的在后面现出身来,对风明,他一点畏惧也没有。他不信,一个小小的日境文者可以在自己的眼前使出花样。

    “是宁岩风派你来的?他可真看得起我!若我真是你口中所说的蝼蚁,他用得着如此忌讳我吗?”

    “哼!不要得了便宜就卖乖!大少爷关注你是因为你不识抬举,干扰了大少爷的的计划。不要把自己想的太伟大,在大少爷的面前,你连屁都不是!”

    “笑话!他以为他是谁?是神还是仙?别以为是宁家的大少爷就了不起了!我见过比他身份高的人多了去了,他算老几!”

    “住口!原本还想留你个全尸,但谁让你不知好歹,诋毁了大少爷,拿命来吧!”

    徐华举起右手,手掌一勾,单脚一跺,带起一股黑风,眨眼间就杀到了风明的眼前。

    “结界!”

    “吭!”的一声,利爪在结界壁上擦出了火花。

    “瞬发!这不可能!一个连问道境都没有的小子,怎么可能会瞬发结界!”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风明借着他惊诧的短暂瞬间,顷刻间就激活了十二张火蛟符。

    一条条的火蛟带着愤怒的眼神,向着徐华就围了过去。

    “哼!若你是侯境文者我对这火蛟到会忌惮几分,但你的境界实在是太低了!”

    徐华双手一带,身形一转。黑色的光泽是画出一个规则的圆。

    “噗噗噗...”接连十二声响起,火蛟毫无反抗之力的一分为二,重新回归于符箓状态。

    风明见此情景,眯起双眼,语气深沉的说道:“徐华,我承认我以前小看了你。你为人很渣,但实力却很强。

    很多武者到了后期就会过多依赖符器的威能,像你这样重视修行肉身的已经不多了。尤其是过了问道境之后。

    哎!谁让我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呢!宫老前辈的闭关,正好给你提供了出来截杀我的机会。时也命也,你也别藏着掖着了,想要杀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拿出你的真本事吧!”

    “哼!别拿宫鸿当挡箭牌,就算他现在来了,我也照杀不误。他在动手杀我前,必须要想好,宁家的怒火可不是宫家能承担起的!

    好了,话就说到这吧!我可不想跟你多费唇舌,你的战斗事迹我多少还是了解一点的。”

    “嗡”“嗡”两声,徐华的双拳被黑色的诡风给包裹了。

    他露出牙齿,阴邪的一笑后,挥起双拳向着结界就砸了起来。

    “嚓嚓嚓...”的声音在结界外响起,这种声音不像是撞击的声音,到像是在冰天雪地里铲雪的声音。

    风明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的注意力不再集中到徐华的双拳之上,而是在结界的范围内寻找起来,

    前后左右上下,终于在结界的下方,他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

    犹如头发丝般的黑色结晶在结界的底部一点点的蔓延开来。它只有一根,但就是这一根却充满了毁灭性的破坏力量。

    风明的战斗经验何其丰富,他只是看了一眼,立马就判断出了眼下的局势。

    “这家伙怎么这么强!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动起手来到是凶猛的狠呐!

    他修的道应该是和冰有关,可在刚才为什么又让我感觉到了风的道呢?难道说他的道产生了变异,衍生出了其它的道?

    不!还有一种可能,他的符器赋予了他这种能力。只是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到黑暗的气息呢?”

    在结界外不停攻击的徐华,看着在结界内成思索状的风明,身上的血液是越来越沸腾。

    自己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杀掉这样的年轻天才。每杀一个,就会令自己感到无比的满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