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鬼傀
    “俊风,遇事不要着急要镇定,不是常挂在你嘴边的话吗?再有你的心中不一直有疑虑,认为阴军在撤退时会留下后手吗?

    既然如此,你何不去阴军的爆发地看一看,看一看那个出入口是否还存在?”

    “所罗门,谢谢。”

    一时情急之下,风明的思绪出现了短暂的混乱。不过,他很快调整了情绪和思绪,向着那处地方就飞掠而去。

    夜晚的野路会让人感到心里发凉,这里毕竟是鬼物生活的地方。阳人若是在白天进入这里,那还好,可一旦到了晚上,就算是再厉害的人也不得不退出野路。

    虽说强者可以在野路中夜行,但也仅限于鬼物等级较低的聚集区域。若是闯入有夜叉生活的区域,就算是王境强者,也会被活活耗死。

    金陵城区域的野路虽说没有高等级的鬼物,但难免会有意外。正如这一次,风明遇见的事,实在是怪异之极。

    “嗤”的一阵滑行声,风明来了一个急刹。

    在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陶俑,但这些陶俑给自己的感觉却又那么的熟悉。

    “桀桀桀,你终于找来了。我还以为你找不到这里呢!我送给你的惊喜怎么样?这可都是你的部下啊!

    看到这么美的杰作,你是不是也感到惊叹?艺术的美往往会让人沉醉,千万不要夸奖我,不然,我会感到骄傲的。”

    风明强吸一口气,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六朵鬼火在他的身边盘旋,鬼火的亮度刚好把他的身形衬托出来,但想要仔细的看清他的容貌,却并不是那么容易。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是男人。我们可是见过面的,你不会那么健忘吧!”

    他的话让风明的眉头皱了起来,眼前这个家伙不是鬼物,是阴人。阴人与鬼物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他们和人的思维以及生活方式是一样的,但他们的身上充满着阴气,并非是阳气。

    风明想来想去都没觉得见过这个人,到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好蒙了一个。

    “难道是你?”

    “啊哈!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认出我。没错就是我!上次让你跑掉了,这一次绝不会让你再溜掉。你要知道,为了等你,我可是违抗了元帅的命令,在这里苦苦等了你好一阵时间。

    本来我是准备直接去找你,但你太混蛋,偏偏躲在人类强者那么多的地方。不过,幸好我很有耐心,回到了这里,我就不相信你不会再进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机会终于让我等到并且抓住了。你知道我现在有多开心吗?

    你不知道,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样?很快你就要和他们一样,成为我宝贵艺术品中的一件。

    在此之前,我觉得有必要让你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鬼傀。”

    风明不会小看这个阴人的实力,但也不会认为他是一个正常的阴人。自己刚才那一蒙,到让他自己道出了身份。

    若是没有错的话,他便是那次自己去救刘云风时,在阴气漩涡中心遇见的那个阴人统领。只是他有必要盯着自己不放吗?

    “桀桀桀,别以为你的微表情能逃过我的捕捉。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盯着你不放!

    怎么样?是不是被我说中了?哼!谁让你那么出色,在金陵城战役中让我军吃瘪!谁让你那样闪耀,让元帅都对你刮目相看!

    你知道吗?我可是在元帅的身边追随了二十年。二十年的时间,你懂吗?难道我的二十年还不如你这短短的一瞬间吗?

    我很生气,我恨你。啊哈!也可以说是嫉妒。总之,你今天必须成为我的傀儡。我要把你带回去,我要让元帅知道,他看中的人也不过如此!”

    “你说的我都听明白了,我想问一下,被你变成陶俑的他们还能够恢复吗?”

    “当然能!只要你杀了我,他们就能恢复,只是你认为这可能吗?我可是阴人大统领,而你只是人类中区区的一个日境文者而已。

    哦!对了,看在你不辞辛劳赶来的份上,我再告诉你一个消息好了。他们是陶俑,也是我的傀儡。

    你若是把他们打碎了,那他们也就真的残了。虽然我可以把他们再度恢复,但你觉得我会这样做吗?

    桀桀桀,游戏开始了,希望你能够让我的这场游戏尽兴!”

    鬼傀身形往后一跃,黑色的星点是从空中缓缓飘落。每一个星点都准确无误的落入到相对应的陶俑中。

    “开始吧!小的们!我不会囚禁你们的智慧和情感,但你们必须执行我的命令,去!杀了他!”

    “咔咔咔...”

    数以千计的陶俑动了起来,他们目光呆滞,但每一个陶俑都可以开口说话。

    “将军,快走!”

    “将军,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将军,请代我向家人问好,就说我英勇牺牲了!”

    “将军,我死后,你一定要帮我杀了那个阴人!为我和兄弟们报仇!”

    一个又一个的声音在风明的耳边响起,风明一时间真的有点举棋不定。

    进攻?可他们是自己的战士,那个叫鬼傀的家伙是不会好心的让他们恢复如初的。

    防守?久守必失,就算是陶俑,数以千计的拳头砸下来,就算是精钢也会出现凹痕。

    “呀呀个呸的,擒贼先擒王!你以为我傻啊!”

    风明单脚一点,凌空跃起,他脚步连点,踩着陶俑的肩膀,向着身在远处的鬼傀就攻了过去。

    “桀桀桀,风明你很聪明。只是你认为我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吗?”

    “嗡”的一声响起,黑色的光罩是在鬼傀的话说完后,把风明和众陶俑困在了里面。

    光罩出现的过快,让风明蓄势的一击不得不向着光罩挥出。

    “轰”的一声,光罩泛起了轻微的涟漪,之后,稳固如初。

    反观风明,拳头的正前方通红一片,那一只用劲的手臂,在自己的极力克制下,还是出现了微微的颤动。

    “桀桀桀,风明,不要想着杀死我。只要你把这些陶俑都打碎,光罩自然会消失。我可没有骗你,我可以用我的名誉来起誓。

    只是,你会吗?他们可都是你的部下,你听,他们还在喊你将军呢!桀桀桀...”

    风明的双拳紧紧握紧,他感到很愤怒。是可忍孰不可忍,自己最讨厌的就是这样阴险的家伙!明明实力不足,还硬要伪装成一个强者。

    真正的强者用得着这样的鬼蜮伎俩吗?哼!龌龊卑鄙的小人,夜白没有重用你是明智的,下次见到他,一定给他点个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