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新设的公会
    一天的休息,让全体战士得到了彻底的放松和休息。一秒.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天一早,风明就让刘云风带着全部人马返回驻地去了。

    按照他对战士们的说法,他是准备去合城地域私访一下。人多了难免引起注意,一个人方便些。

    如今整个金陵城军区的战士们已经把风明视作真正的将军。对于他的话,他们不会怀疑,只会坚定不移地执行。

    行走在合城地域的野路中,沿途所遇的一切鬼物在风明还没有遇见时,就主动的避让开来。

    “这些家伙有时也蛮可爱的,要是不主动攻击人类,那就更可爱了。”

    走出野路,进入界路中。风明见到的是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

    风明很好奇,走上前去对着一位像是负责人的人问道:“你好,打扰了。请问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你是从外地来的吧!不知道也不奇怪。近来我们合城发展的很快,原有的界路已经不适合现在的合城了。

    这是经过城主府批准,妙家出资扩建的项目。等你下一次再来合城,就可以见到一条比现在界路要宽一倍的新路。”

    “嗯!很期待啊!你们继续忙吧!”风明对着他笑了笑,继续向着合城的方向走去。

    一路的所见所闻,都让风明觉得,随着妙家的崛起,合城也开始了蓬勃的发展。只要妙家不倒,合城的发展就不会停止。

    心情愉悦的妙俊风忽然间被一栋新建的三层建筑所吸引。这栋建筑自己再熟悉不过了,只是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呢?

    “来人止步,可有预约?”

    风明的一只脚已经迈上了一层石阶,就在另一只脚抬起的时候,守在公会门口的侍卫“恰到好处”的冷言大喝道。

    “预约?来炼器师公会需要预约吗?据我所知,除非是拜见炼器大师,不然,是不需要预约的。不知道你们所说的预约是什么意思?”

    “一看就是从乡下来的,谁告诉你来我们这就不需要预约了?我们合城的炼器师公会可是由炼器师公会批准,最新设立在合城的支部。

    由于是刚刚起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平稳的走过过渡期。凡事要来炼器师公会炼器的人或是购买符器的人,必须要提前一天预约。

    否则,就算是城主大人来了,也得从哪儿来回哪去!”

    “好大的口气啊!不知道如今的会长是谁?是马鸣吗?”

    “你认识马鸣执事?”侍卫在听到马鸣的名字后,态度明显好转了一些。

    “马鸣只是一名执事吗?那现在的会长是谁?”

    “本炼器师公会的会长,是五日修为的金鹿大人。金鹿大人可是炼器宗师马腾大人的得意弟子,只要在炼器界就没有人不知道我家大人的名讳。”

    “抱歉,恐怕我就是那万中无一的人。我还真不知道金鹿是谁?”说完,风明转身就离开了炼器师公会。

    “哼!一个乡下来的财主家的少爷而已。”侍卫冷哼一声,继续昂起头,精神抖擞的站起岗来。

    风明对于炼器师公会的出现并不感到诧异,但对于金鹿这个人却升起了警戒之心。

    合城是一座小城,以往炼器师公会是不会在这种偏远小城设立支部的。可谁让如今合城发展的势头很迅猛,大有赶超金陵城之势。

    只要有远见的领导者,都会在前期埋下伏笔,为未来争取最大的利益。

    从公会的选址来看,它正好位于合城南城门的东南方,一旦合城扩建,它的地理位置将会变得极为优越。

    马腾的反应很快,做事也很果决。没有让自己的后辈来担任会长,反而推荐了自己的徒弟。从这一点来说,他到还算是个人物。

    只是被自己按压下去的马鸣在马腾的帮助下,会不会又有了异动的念头呢?若是再有金鹿的帮忙,那对于妙家的发展可不利啊!

    “不行,得回去看一下,希望家族已经有了戒备。”风明说走就走,在赶路的同时也是恢复了真实的容貌。

    来到家族的大门口,看着连绵起伏的建筑和进出不断的妙家子弟,妙俊风的心里感到很温馨。

    可还不等他进入宅院,就听到了从院落中传出的争执声。

    “赵有德,我只不过是要去炼器师公会炼几件符器,你用得着如此紧张吗?”

    “妙文长老,若是您想炼制符器,我们可以将马鸣执事请到家里或者我们派人去金陵城的炼器师公会。”

    “岳父他老人家的炼器水平还在提高中,我想炼制的可是五日境界的符器,只有金鹿会长才能炼制。

    再说我们何必舍近求远去金陵城,放着离自家这么近的炼器师公会不去?”

    “妙文长老,难道您忘了家主离去前的话了吗?若这是内务,我只会提醒但不会阻止。可一旦牵扯到外务,我就不得不挺身而出了。

    妙文长老,您要知道马明先前对我们妙家的态度还算不错。但在合城设立了炼器师公会,外加他又突破到一日境界的炼器师后,对我们妙家的态度又出现了一丝轻微的转变。

    这个转变您可能觉得没什么,但我觉得这却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我们妙家若是没有家主,我敢保证,就算有目前这样的基业,也会在一夜间土崩瓦解。”

    “赵有德,我只不过是想炼制几件符器,你用得着这样危言耸听吗?炼制符器怎么又跟家族大义扯上关系了呢?

    您可别欺负我年纪轻,在大是大非面前我还是不含糊地。我还是那句话,你给我让开,别以为你年纪大,我就不会对你动手。

    拳脚无眼,要是把您伤到哪?哥哥那里我可不好交代啊!”

    “妙文长老,今天你除非打死我,不然,我是坚决不会让步的。”赵有德深吸一口气,直挺挺的站立在妙文的眼前。

    “好,很好,这可是你让我动手的,要是伤筋动骨了,你可别怪我!”妙文的拳头被他握的“咔咔”直响,眼看就要暴力出手。

    “拳头是朝外的,不是对着自家人的。妙文,你怎么还那么冲动呢?”

    这道声音的响起,让整个院落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哥,哥你怎么回来了?回来也不提前通知一声,我也好派人去接你啊!”

    “要是通知了,我哪能看到如此精彩的一幕呢?都跟我进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