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事不过三
    一柱香的时间还是很快的,妙俊风趁着这段时间,也是彻底的将麒麟印熟悉了一下,并收入了自己的精神世界。零点看书

    就算让人知道了麒麟印的炼制方法,也不可能再炼制出拥有神兽麒麟分身的麒麟印。想要印成,没有麒麟血可不成。想必在这世上也只有自己的身边才有一只真正的麒麟了。

    “你们都考虑好了吗?”妙俊风用平静的目光注视着他们问道。

    “妙俊风,这枚麒麟印就暂时放在你这保管吧!但这件事我还是会上报长老会,请他们作出裁决。”那位立场坚定的视察长老率先开口回道。

    “这个可以,您可以离开了。”妙俊风对他示以微笑。

    他对着妙俊风点了点头,转身就准备离开。

    “你们给我站住,我有说让你们离开了吗?等你们表完态再走也不迟。当然,有可能你们当中有的人是再也离不开了。”

    看似平淡的话语却让其余的几位视察长老感到深深的寒意。他们现在绝对不会怀疑妙俊风的话,因为细细回想一下,他可是有过先例的。

    几位视察长老你推推我,我推推你,最后推选出了一位代表。

    “咳咳咳,我代表我们几位向妙俊风会长表示热烈的祝贺,同时我也代表我们几位视察长老向你表个态。

    对于你今天炼制出的这件符器,我们会上书长老会,会以朋友的身份为你多说几句好话。希望你,哦不!希望阁下在晋升成为炼器宗师后,不要忘了我们几位。”

    说完话的他,重重的咽下一口口水。他生怕妙俊风接下来的话,会让自己和身后的同伴坠入寒渊。

    “好,我记住你说的话了。若是在今后让我知道了与你今天所说内容相悖的话与事,我会直接杀了你们。当然,我会优先照顾你。”

    “谢谢。”他对着妙俊风拱了拱手,后退着走了出去。

    直到出了炼器室的大门,他才发觉自己的后背的衣服已经完全被汗水浸透。

    其他几位长老到是要比他好些,但每个人的脸色都出现了不正常的白。

    剩下来的一小部分人是合城炼器师公会的人,他们很想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自己的老板还没有发话,自己若是插话,那这优越工作的日子也就到头了。

    “金鹿,你是马腾的弟子,眼界应该比他们更高。我知道你的炼器水平也不错,但你若认为光凭这个就能打倒我,那我也只能说你太天真了。

    马腾是王境强者,炼器宗师。可是他进入王境的年龄我实在不敢恭维。此生若是没有大的机遇,他也就止步于此了。

    但我跟他不同,我现在连二十岁都没有到。问道境只要我想,我就能立刻进入,之后,就是王侯境。

    我的炼器造诣你也见过了,我看的出来你在炼器一道上是秉持公正之心的。那么,我炼制出的符器和你老师炼制出的符器,在你的心中,孰强孰弱应该一目了然。

    我不想为难你,我只希望从今天开始,从此刻开始时,你好好的发展你的炼器师公会,不要与我妙家为敌。我妙家是注定要崛起的,凡是阻挡我妙家崛起的人和事,我都不会让他们存在这个世上。

    也许你会怀疑我的话,你的老师不是活的好好的吗?事实的确如此,但并不代表我不会去找你的老师。现在的我实力不足,去找你老师,不是鸡蛋碰石头吗?

    你可以替我带句话给你的老师,若是他放弃与我妙家为敌的念头,并奉我妙家为主,往日的恩怨我会一笔勾销。

    当然,他也可以继续坚持他的原则和看法。但我保证当我晋升成为侯境强者时,就会去找他。我相信凭我的实力,应该可以杀了他。

    好了,你可以站到一边了,接下来我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做个见证。”

    和金鹿说完,妙俊风立刻将目光看向了马鸣。他目光如刀,让马鸣觉得自己仿佛站在了一间充满刀气的空间内。

    “马鸣,之前我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可你没有珍惜。这是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这一次的机会我是看在妙文的面子上才给你的。

    请你不要放大自身的影响力,在我的眼里你想杀也就杀了,马娟也是。可我不想让妙文伤心。

    事不过三,我希望你能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不要把马腾的话当圣旨,连他都是我要杀的人,更何况是你!

    金鹿,你给我做个见证。从即刻起,若是马鸣再做出有损妙家或者与妙家为敌的事,我会亲自出手杀了他。”

    马鸣身体一晃,脸色一变,差一点就要一头栽下来。

    他可怜巴巴的看了妙文一眼,但妙文对他的目光却熟视无睹。现在的他略微低头,恭恭敬敬的站在妙俊风的身后。

    “至于你们,我也不想过多苛责。你们都是打工的,也不容易。我也不需要你们的保证,只要你们好好地尽职工作就行。”

    妙俊风可不想打击面太广,凡事留一线,对于这些不相干的普通人,自己就不要过多为难了。

    “妙文,赵有德,我们回去吧!”

    妙俊风双手一背,从容的在以金鹿为首的人群注视下,慢慢的走出了炼器室。

    “马叔,您不用太紧张。只要我们把今天发生的事修书一封,立刻传送给老师,老师一定会为我们出头的。”

    “金鹿啊!我知道老祖的实力高,但妙俊风这个人能不得罪最好就不要得罪。我可是亲眼看着他一步步崛起的。

    他刚才有一点说的很对,就是他比老祖要年轻。年轻在某些时候是缺陷,但对于修行中的少年天才来说,那是无比闪耀的先天优势。

    他的确连二十岁都没有,很多人在这个年纪时往往都在月境修为徘徊,而他已经到了日境巅峰,随时可以迈入问道境。

    我在想他之所以没有急于迈入,应该是有着更大的野心。

    金鹿啊!今后有关妙家的事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只想安度晚年,父女平安,至于其它的我真的已经不想再关心了。”

    听着马鸣萧索的语气,再看他那颓废的神态,金鹿明白,他的确是怕了。

    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想像他一样呢?但如今的自己也是身不由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