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智者孟浩
    风明不知道蔡将军会将矛盾进一步升级。他将皮球直接踢给了孟家,让孟家直接和风明产生了矛盾。

    施副将快马加鞭,心想孟家能够早一点知道这个消息,风明就会早一点受到惩处。一旦风明被孟家拿下,自己非但可以报仇说不定还可以鱼跃龙门,直接坐上金陵城将军的位子。

    整整两天的路程,在他心中执念的刺激下,是用了一天的时间就赶到了孟家所在的孟家岭。

    “什么人!速速下马!”孟家守卫每一个都是五日修为的武者,他们横眉一瞪,差一点让施副将从马上坠下。

    “烦请通报一声,蔡将军麾下,施阴副将领命前来求见孟浩少爷。”施阴翻身下马,对着守卫头领很恭敬的说道。

    “原来是姑爷的手下,请稍等,我这就去通报。”对于自家人,守卫还是很客气的。

    没过一会,守卫就从里面带话出来,让施阴直接去后花园的静湖旁,少爷正在那钓鱼。

    施阴是蔡菜的心腹,孟家的后花园自己也是来过的。知道了地点后,他是谨小慎微的向着那里快步走去。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静湖旁,一位身穿白衣,遗世独立的男子,手执鱼竿,斜靠在一株柳树旁。他闭着眼,像是睡着了一般,但那举杆的手臂确是纹丝不动。

    在离孟浩还有五步的距离时,施阴弯身拜道:“小的施阴拜见孟少爷,孟少爷吉祥。”

    “是小施啊!你怎么没有跟在我姐夫身后,跑到我这来了?不会是惹姐夫生气了,跑到我这避难来了吧!”

    “孟少爷开玩笑了,小的哪敢得罪大人啊!是大人差小的前来,有要事相报。”

    “哦?能让你亲自前来汇报的事一定是有趣的事。说说吧,我正好这段时间有点空。”

    “是,那小的就言简意赅了。

    金陵城地域的野路,最近被金陵城军区的人完全给净化了。也就是说这块野路完全成为一个无主的可供世人生活的领地。

    原本大人是想过去将这片领地接收过来,划给家族使用。可谁曾想到金陵城军区的暂代将军风明却不买大人的账,还狠狠的修理了大人一顿。

    大人的身份和背景,在整个南玄武境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风明敢顶撞大人,自然也就知道,他连同孟家也一同得罪了。

    可他在大人表明了身份并愿意和气生财后,还是咄咄逼人,硬是让大人的脸面尽失。

    他还放出话,说这块野路是属于他的,旁人想动都不可能。

    孟少爷,大人让我过来,就是想告诉您。他原本的一番心意如今已成梦幻泡影,自己的面子丢了也就丢了,可孟家的脸面不能丢。

    您是梦家的智者,想要挽回孟家的脸面,赢到他心服口服,也只有您能做到了。”

    “有趣,真是有趣。姐夫这话说的恐怕连他自己都不信吧!他为什么每次都是马后炮呢?我真不知道当初姐姐是看上他哪一点,就这样的人,怎么就成了我孟家的女婿了呢?

    听了你的汇报,说句实在话,我觉得那个叫风明的还蛮有骨气的。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原因,并且在当时的那里,发生的事,也许会和你口中诉说的有些出入。

    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看似平淡的话语却让施阴“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他的额头上在此时也是渗出了细密的冷汗。

    “在您的面前,我的这一点智慧算得了什么。小的刚才的话的确和现实有些出入,但大体相当。”

    “哦?那我问你,姐夫这次去金陵城的目的是什么?如实回答。”

    “是,是,是想和风明商量一下,将那新开拓出来的野路二一添作五给分了。”

    “好,我再问你,风明真的辱及孟家了吗?”

    “没有,不过他应该知道。”

    “你知道你的用词有一个错误的地方吗?知道就是知道,什么叫不过知道。

    嗯,我也不追究你的问题了,既然是姐夫向我寻求帮助,我也不能不帮。你让我仔细想一想啊!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立即见效,既让姐夫拿到了实惠,又能让风明受到惩罚,让他引以为戒。”

    “啵,啵,啵...”

    就在孟浩思考的时候,镜湖里鱼线入湖的地方终于有了动静。

    孟浩高兴地一提竿,一条金色的紫罗鱼是被他给钓了上来。

    “不错,上钩的时间刚刚好。你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啊!”孟浩看着这一尾被自己钓上来的紫罗鱼,脸上是藏不住的露出无比的喜悦。

    站在一旁的施阴看的有点晕,他不明白孟浩的意思。难不成一尾鱼就能给孟浩出一个良策?

    “你可以回去了。告诉姐夫,让他放心,风明很快就会从他的眼前消失,金陵城地域的那片野路也很快就能收入他的囊中。

    但有一点你必须特别的提醒他。就是在我还没动手之前,他要继续把现在这个角色演好,千万不能角色一变,又恢复了以往的花天酒地。”

    “是,请孟少爷放心,我一定将您的话一字不落的转达给大人。”

    当施阴退下后,从孟浩的另一边走出来一名中年文人。他对着孟浩一拜后说道:“主人,您真的要帮蔡将军吗?”

    “是的,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不妥吗?”

    “我想您应该也听说过风明的名字,他在金陵城保卫战中立下了天大的功劳。虽没有获得实质的赏赐,但想要获得一块被净化的野路,军部的阁老们还是会批准的。”

    “你的意思我明白,我又不是要直接对他动手,而是要送他一场造化。若是他真的福大命大,说不定就能成为真正统帅一方的将军。若只是一时的运气,那也不能怪我,只能说他命中注定会遭此一劫。

    我知道姐夫这个人是惹事精,可谁让我的姐姐那么爱他呢!有时我真的怀疑他是不是对姐姐下咒术了。要不然,凭他现在的模样和作风,姐姐怎么可能还这样爱他!

    哎!爱情这两个字写和说都容易,但要真的身临其境了,也许就算是我,也不见得能跳脱这二字之外。”

    “主人深谋远虑,属下佩服之至。听了主人的话后,对于风明接下来的遭遇,我到是有点期待了。”

    “不要着急,我们要文火煮鸡汤,这样味道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