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忙碌的要塞 中
    “等一下,把这里丹药给他服下,然后送他去营房休息www.kanshu.la”风明从怀中掏出了一粒丹药。

    凡事讲究顺心意,心念不达,思绪不畅,虽不至于给自己带来致命伤。但随着积累,在日后会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

    这便是自己给自己种下的魔念,一种连自己也无法控制的魔念,只有等魔念出现时,才能通过自己的手段将其化解。

    很多修行者之所以止步于问地境,就是因为心中的魔念积怨太深,而本身又不具备化解魔念的能力,终导致修行一途到此为止。

    很快那名统领就从营地内跑了出来,笔直的站在风明的身前。

    “我初来此地,对这里的情况不了解。下面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用最直接的话回答我就行,我不想耗费精神的去分析你是不是话中有话。

    若是听明白了,就喊声是,若是不想说,就立刻掉头,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是!”统领很干脆的就喊了一声,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看似年轻,实际上比妖怪还要妖怪。

    “要塞已经有多久没有发军饷了?”

    “军饷每个季度都会正常发放,不会有拖欠。”

    “嗯?那为什么你们的武器装备会这么陈旧?难不成是军部有意如此吗?”

    “回将军,军部的意思我不清楚。我只知道由于我们东山要塞地处险地,易守难攻。每次军需处的上峰来了都只是将军饷和粮草送到,至于武器装备除非是到了不能用,不然,就算是我们申请也会被驳回。”

    “嗯。那我再问你,为什么到了晚上要塞不设防?明哨除了守门的士兵,暗哨是一个没有。河流里没有机关,通过密林也能轻易的进入营地,营地中的士兵更是一点戒备之心都没有,就好像在自己家一样,完全松懈下来。”

    风明的问题让统领知道,他之前对大家说的话不是假话。他的确是来考察过,而且还是仔细地考察了一遍。

    以往也不是没人和他说过相似的话,但那话一听就知道很假。这位新上任的将军,看样子是真来干事的,并非是来镀金的。

    “将军,我们也想设防。可您也看到了,如今在军营里的都是些新兵,很多都是从方圆百里内的村落里招募而来。

    随着老兵的退役,真正懂得排兵布阵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也许在整个要塞中,除了我就真的再没有一个人懂得您上面刚才所说的意思了。

    您知道为什么这里只剩下我一个统领了吗?因为,很多人看不惯玄东大将军的作风。每次有人想要镀金升迁,就会被安排到我们这住上一阵,之后,屁大的功劳都没有,很快就升到了将军的位子上。

    而我们这些辛辛苦苦驻守在这的老兵,却隔三差五的扮演店小二的角色,整天伺候这些王公子弟。要不是我实在对这里舍不得,我也会和他们一样,服役期一满,立马打包袱走人。”

    “你说的这些上面难道就不知道吗?”

    “知道啊!可他们又能怎么办?上面可是玄东大将军啊!整个东玄武境军权的最高掌权者。和他硬碰硬,我估计那是嫌自己命长。”

    “先不说玄东将军,那个焦将军又是怎么回事?我看你似乎对他很尊敬。”

    “是的,他对我们还不错,虽然也是一位贵族,人也骄傲浮夸了一些,但总体来说对我们还不错,至少补贴了我们这的伙食。”

    “补贴伙食?这里的粮草不是很充足吗?为何要他补贴伙食?”

    “回将军,是我刚才遗漏了。这里的粮草的确是按时按量供应。但大伙也不能每天都吃大白菜吧!没有油水的大伙有时真的是心慌得很。

    要不是我们招募来的这些新兵,家境条件本就不好,我琢磨着,我们这要塞至少要空三分之二。”

    “好,我们现在把话题再回到玄东大将军身上来,你若是不想说我不勉强你。可一旦开口,你必须要为你说出的每个字负责。

    我听说玄东大将军骁勇善战,在战场上令修罗人闻风丧胆,本身也是一个耿直的人。这样的大将军怎么会做出你上面所说的那些事呢?”

    “回禀将军,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全部都是我的肺腑之言,若是有半句假话,我出门就摔倒,喝水就噎着,下雨就被雷劈着。

    玄东大将军的确如此,可他的后代呢?谁不知道他有一个嚣张又跋扈的儿子,谁不知道玄东将军是在一连有了八个女儿后,才得到这么一个宝贝儿子。

    这样的出生造就了对此子的娇生惯养,也让此子养成了目空一切,嚣张跋扈的性格。

    玄东大将军在军务上是很勤恳,也不结交什么权贵。但他的儿子就不一样了,整日游走于权贵之间,凭借其父的影响力,让他个人的势力在短短数年间,一下子发展到令人不可思议的地步。

    您知道吗?在我们东玄武境有这样一句谚语,可以不认识乌龟,但必须要认识秦公子。”

    “看来民众对他的意见很大啊!乌龟虽然听起来顺耳些,但谁不知道这就是王八呢!玄东大将军的威名恐怕就要毁在这个宝贝儿子的手里了。

    我就不相信,这个谚语他老人家就不知道。他难道就不管管吗?”

    “将军,他是想管,可他真的管不了。您也知道三个女人一台戏。可秦大将军要面对的是九个女人,九个女人可就是三台戏啊!

    每个人都来一次一哭二闹三上吊,就算是将军您恐怕也会受不了吧!”

    “是个问题啊!不过这不是我们现在要面对的。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要整顿军务,让整个东山要塞立刻忙碌起来。

    死气沉沉的可不好,要活跃,要有斗志,要有一种视死如归的精神。这一次的战争非同儿戏,以我对修罗人的了解,他们是不会做无的放矢之事的。

    我现在提升你为副将,命你立刻去给我挑选二十名忠诚度高,头脑灵活,身体素质好又能服众的人出来。

    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训练出一支铁军,至少要让你们能够在依托要塞和有利地形的条件下,让修罗人望而生畏。”

    “领命,卑职这就去。”孙统领的内心毫无征兆的升起了一团希望之火。他觉得眼前的风将军正是自己一直以来,苦苦等待要誓死效忠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