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孙副将带着战士们在营地外挖战壕的举动,在第二天还是引起了修罗斥候的注意。

    “队长,您说他们这是在做什么?有必要这么折腾吗?”

    “这不是折腾,而是怕我们。难道你没注意这里的地形吗?一望无际的坦途平原,若是我们组织一次大规模的骑兵冲击,你认为他们的军队能抵挡得住吗?

    他们挖的壕沟不仅可以作为守护和反击的军事工事,更是为了阻挡我们骑兵的冲锋。

    风明将军我还是钦佩的,能够将这么一帮废兵统帅的这么好,实在是难为他了。只是有一点我很奇怪,皇庭的援兵怎么还没来呢?难不成皇庭真的准备放弃东山要塞了?

    一旦失去东山要塞,这块区域可就完全处于我们的控制之下了。”

    “队长,我觉得您在跟随将军后,思维真的开阔不少,想的要比以前多得多。”

    “这叫进步,懂吗?走,我们回去,把这里的情况向将军汇报下。”

    在离修罗斥候不远的田野里,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乞丐,若有所思的望着那飞驰的军马还有那从地下不断往上捯饬的尘土,心里是忧心忡忡。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修罗的斥候都侦查到这了,他们难道一点察觉都没有吗?还有挖这壕沟有用吗?这不明摆着告诉修罗人,自己处于劣势吗?

    再说若换成我是修罗人的统帅,就算你有壕沟,我也有十几种办法,能够迅猛的拿下这处营寨。

    神一样的军师风明,我看真的是浪得虚名啊!这里的情况我必须立即反馈给玄武阁老,再让他这样胡闹下去,非得把我们的脸丢尽了不可!”

    谁能想到,这个看起来是乞丐的人,实际上是军部派到这里的探子呢?他可是军部的王牌情报员,论观察力和分析力,不逊于出色的将军。

    就在他们两边各自行动的时候,坐在中军大帐内的风明是睁开了双眼,一脸的微笑。

    “高明的伪装不仅要能够欺瞒敌人,更要连自己人能都欺瞒。只有这样,才能将实际的战术发挥到极致!”

    风明小声的念叨了一句后,离开了营帐,向着东山湖的岸边走了过去。

    他登上了一艘早已命人准备好的小船。小船在他的划桨下,缓缓地向着湖中心驶去。

    “俊风啊!这次你玩的很大啊!上一次是撒豆成兵,这一次你难不成要水淹七军吗?”

    “你不是最喜欢看热闹吗?怎么样?这一次我准备的热闹合不合你的胃口?”

    “胃口是合了,只是你确定能够引来那么多的水吗?你要知道你准备的进军计划需要的水量可不是一丢丢啊!”

    “嗯,所以我才到这里来啊!我想绘制一些水龙符,在水元素聚集的地方,成功率应该高不少。”

    “什么?水龙符?俊风啊!你没有发烧吧!侯符水龙符是你现在就可以绘制出来的吗?

    火龙符你能够绘制出来,是因为你在火系一道上有独特的天赋,并且是从最低级的火系符箓一步步走上来的。

    现在你跟我说要绘制水龙符,你认为我会觉得你成功吗?你这不是在天方夜谭吗?”

    “别激动,不是还有你和混沌吗?我想凭我们三个人的力量应该不难绘制出来吧!”

    “咳咳咳,这倒也行,不过我们得先练习下,在绘制的过程中可是不能有一丝停顿的。

    混沌,别睡了,起来干活了!”

    “二哥,难得今天睡个懒觉,你就不能让我痛快的睡到自然醒吗?”

    接下来,兄弟三人开始了他们的配合练习。湖面上时不时会传来一声沉闷的轰响。

    东山要塞,罗娇,衣老还有紫凌风在听取了斥候队长的汇报后,每个人的脸上都出现了相同的神色。

    “你先下去吧!之后,你亲自带队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给我盯着那里,一有风吹草动,立刻来报。”

    “是,将军。”

    等到他离开营帐,罗娇向衣老问道:“衣老,您觉得这件事的背后会不会有阴谋?”

    “阴谋应该有。自从他将东山要塞让给我们后,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他的阴谋论中。他做的每一件事在我们看来都是充满阴谋的。

    想要打破阴谋论,就必须跳出这个圆圈,打破他的束缚!”

    “您的意思是发起进攻,彻底歼灭他们?”

    “是的。如今我们大军已经集结完毕,粮草充沛,士兵们的斗志也很旺盛。

    按照公主殿下您之前所说,实际上你已经违反了与他先前的约定。这里驻守的人马可远远超过了预期的数字。”

    “喂喂喂,你们不要当我不存在好不好?难道我的主意就不是主意了吗?我觉得你们没必要在这里磨磨唧唧了,战场之上无父子,各为其主。

    战争本来就是残酷的,为了胜利而不择手段的人多了去了。史书上记载的也都是胜利者,对于失败者就算是仁义的一方,也只会被寥寥数笔带过。

    我们身为修罗国的子民,就要为修罗国多想想。在个人与国家面前,我们应当将修罗国的利益摆在第一位。”

    紫凌风早就想领兵杀过去了,可谁让此次的主将是罗娇呢?再加上自己又那么迷恋她,只要她不做出有损大局的事,就随她去吧!

    可如今的局势不得不让他说出心里话,一旦时机错过,想要再度出击,那胜负之数可就不好说了。

    罗娇稍微思考了下,紧接着,恢复其冷峻的一面说道:“好!三天后,发兵东山湖。”

    皇都,军部玄武阁老的办公室内,他看着情报部门紧急传送过来的情报,双眼猛的一瞪,“呼哧”一声,握在他手中的情报燃烧了起来。

    “还是太嫩了啊!就让小秦去处理这件事吧!”

    视线一转,东山湖的小船上,在三个人默契的配合下,水龙符在失败了三百六十五下后,终于成功的绘制出来了。

    “来来来,一鼓作气,我们趁着这股成功劲,再绘制个三五百张。”

    “打住,最多十张,我可吃不消了。”

    “男人不能说不行,一百张。”

    “四十九张,不答应就算!五十张已经绰绰有余了!”

    “好吧!谁让你是我兄弟呢!”

    三个小时后,五十张水龙符被风明小心翼翼的收入了戒指中。

    “很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再等两天,就可以夺回东山要塞,进占西日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